回到頂端
|||
熱門: 鬼蝠魟 間諜海豚 平均薪資

社論:血汗工廠議題是上流圈的歷史共業

立報/社論 2012.01.31 00:00
媒體引用紐約時報對於蘋果、血汗工廠的報導,再度讓此議題成為本地關注話題,儼然是商業道德、企業社會責任的大戲。但是,血汗工廠雖是真實的存在,對於血汗工廠的關注則是虛假議題,只是上流社會援引「外例」的一場內鬥大戲。

說它是假議題,因為這是口惠不實的虛言。血汗工廠向來伴隨資本主義而生,範圍廣及製造、服務、金融等領域,歷時數百年從沒有被真正解決過。這是資本主義的結構性問題,也是資本家、有錢人的歷史共業,他們在此議題只有參與深淺程度的差別,並沒有誰是真正雙手清潔。

所以,對於血汗工廠議題的談論方式、拋出時機,本身就有明顯的政治意涵。時尚菁英、媒體、文化人士藉此議題展現優雅姿態,大家在杯觥交錯之時動動口、寫文章,詞藻華麗有如成人世界的作文比賽,藉此機會教訓製造業;至於同業之間拋出這個話題則是藉著打擊商業對手來抬高自身的形象,是典型的公關形象戰爭。彼此之間都各有盤算。也正因為是歷史共業,話題一旦拋出就有如武俠小說的七傷拳、冷戰時代的核子武器互相毀滅策略,所以出手時都互有默契、見好就收,以免效應擴大到無法收拾的地步。

這次的血汗工廠話題的源頭,並不是美國人突然大發慈悲,它的現實基礎是美國製造業出現復甦跡象,襯底的社會氛圍則是摻雜了美國社會對於中國的焦慮,以及不同製造業部門的布局,還包括商業界內部競爭的緊張關係、大選年的選戰策略。敏感的媒體、相關業者在此夾縫中進行議題操作,於是再次請出血汗工廠的話題。嚴格說來,它應該被歸類為「商業政治」的操作,是上流人士之間黔驢技窮的展現,而不屬於商業界的道德覺醒,或是上綱到經濟議題的層次。

獨獨台灣與世隔絕,矇矇懂懂搞不清狀況,把假議題當成了真議題來思考。本地對此話題的關切點,只剩下消費者運動、蘋果商機,以及台灣首富旗下工廠被盯上所可能造成的負面台灣形象,很有商業、上流的氣味。我們刻意遺忘歷史,完全不提起,從1960年代開始,台灣持續40多年的經濟「黃金歲月」,就是作為西方世界的血汗工廠,當年,台灣號稱是多項產品的「世界工廠」,台灣的低製造成本曾經吸引國外業者來台灣設廠,台灣勞工的處境也多次成為1980年代西方媒體的關注焦點。

台灣在此議題其實有豐富的經驗,也最有發言立場,不必透過西方人對於中國勞工慘況的描述,本地人就有許多「在地」血汗工廠的記憶,甚至現在就處於血汗工廠監督的第一線。但是,台灣整體社會卻採取了抽離、遺忘的態度,好像血汗工廠是現在才剛出現在中國的事物。這種以為自己已然躋身上流,在急著「漂白」時,既想插一腳討論,卻又作壁上觀的疏離態度,頗為有趣。

本地提到在地的歷史記憶、特色,就往光明正面的部分靠攏,潛意識感受到的「難登大雅之堂」的經驗,就採取壓抑遺忘的態度。例如,台灣只提到夜市美食的多樣、新奇,似乎是台灣文化活力的象徵,卻完全不提,夜市美食從一開始就是做為血汗工人的「滿漢大餐」。正因為不提自身的經驗,以至於,本地一提起血汗工廠、企業社會責任的議題就以西方觀點做典範、以中國為案例,似乎台灣是世界近代史的化外之地,西方社會都沒有權謀、鬥爭與心機。

這是個很值得關注的現象。重點不在於血汗工廠的「好壞」、「存在與否」,而是,西方人能談到何種程度。「血汗工廠」是假議題,在談到假議題時採取何種迴避方式,才是真議題。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