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南韓 中正紀念堂 北極熊

吳念真空中對談-再造南澳原鄉

中時電子報/專訪籌備:黃奕瀠、江慧真、何榮幸/執筆:江慧真 2012.01.30 00:00
回到上帝身邊,「莫那魯道」的悲憤仍在。他在南澳七村的社區服務持續進行著,想在文明世界裡找到原住民的未來。

去年,國片《賽德克.巴萊》大放異彩,素人演員林慶台一夕爆紅。對影迷來說,林慶台飾演的角色,是賽德克族抗日英雄莫那魯道;對脫下戲服的林慶台而言,銀幕中那個仇恨文明、哀傷漠然的靈魂,其實正是他自己。

真實生活的林慶台,既是獵人、木雕師、吉他手、裝潢師傅,更是宜蘭南澳鄉金岳教會的牧師諾萊(Nolay,泰雅語)。電影落幕了,他沒有停留在英雄身影裡,毅然選擇離開,等相關活動告一段落後返鄉,向請了兩年假的上帝報到。

來不及學新的 文化的根已消失

應中國時報之邀,林慶台和名導演吳念真展開空中對談,呼喚外界了解他的故鄉。看到赫赫有名、眼神兇狠的林慶台現身,吳念真直說好大的「反差」,因為,林慶台談起南澳部落,講到泰雅族人,眼底盡是溫柔。

因異族入侵統治而遷徙至此,泰雅族人稱南澳為「葛蕾扇」(美麗富庶之意)。南澳鄉共有七個村落:金岳村、武塔村、碧候村、東澳村、南

澳村、金洋村、澳花村;林慶台來自碧候村,長年服務於金岳教會。

林慶台感嘆,國民政府的統治、文明的入侵,這些過程太複雜,遠遠超過他們的能力,「我們被迫硬梆梆接受文明世界的規則,部落的習俗被淘汰,還來不及學會新的,文化的根卻消失了。」

曾為對抗公權力 氣到拿刀抗議

談起公權力,林慶台盡是悲憤。他從自家後一個五百噸水塔說起:根據原住民土地管理辦法,公共設施必須離部落五百公尺, 「沒有!它就蓋在我家上頭,連一公尺不到,開挖時還打壞了我的洗衣機!十年後又挖了一千五百多噸,這是保留地,一紙行政命令,地主也沒同意就蠻橫進入,我一生氣就拿刀去抗議,自己寫白布條掛起來,有人還拿一疊的鈔票要給我,最後是看到刀才不敢動工……」

政府訂定保育法令,又是對原住民的一種暴力。林慶台說,原住民其實很有保育概念,每年十一月打獵,隔年二月便停止,因為三到六月是動物的繁殖期。但《保育法》強制把律法丟到山上,「卻連最起碼的尊重、溝通都沒有!」現在比過去更糟糕,因為所有的生態、土地全毀了。

外界以為原住民最大的問題是酗酒,事實上,關鍵在失業。「部落裡的年輕人,沒一個真正在過好日子!」他領悟到,會來教會聽講道的人,至少還顧得到,「但沒聽的人怎麼辦?我決定進到他們的生命中!」林慶台和擔任金岳社區發展協會總幹事的太太宋月娥,開始投入社區服務。

南澳人口不到六千,平均年齡三十四歲,足見壯年人口不足。「最難過的事情,是部落的孩子沒有明天!」村裡九成以上的孩子,爸媽都在外地打零工,平時交給老人教養,孩子一味學習現代,卻沒有傳統智慧,爸媽回部落時,往往傷痕累累,薪資微薄、喪志憤怒,無法提供孩子競爭力。

投入社區再造 為原住民找未來

「孩子一定要接受教育,未來才有希望!」林慶台投入孩子課業輔導,並和世界展望會、仰山基金會及退休老師合作,讓資源進入社區學校;他列舉,南澳鄉三個社區協會包括東岳、南澳、東澳等,現在都做得很好。

林慶台的個人魅力,讓不少企業捧著鈔票前來,但他文風不動,一臉酷樣的說,「先來南澳做客吧!只有了解我們,才會知道需求在哪裡。」林慶台矢志,唯有自我內在力量的聚集,打造成功的社區模式,七個村落一起站起來,原住民才能在文明世界裡找到未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