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台北燈會 飛兒樂團 衛生紙

民進黨應從忘記二○一六開始

自由時報/ 2012.01.29 00:00
記者鄒景雯/特稿

民進黨總統大選落敗,敗的票數比預期多了一點;民進黨立委選舉成長,成長的席次比想像少了一點。在這個雖不滿意但只能接受的基礎上,反對制衡力量如何以及能否邁出下一步?對台灣整體來說很重要,從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站起來,民進黨必須從忘記二○一六開始。

忘記二○一六,與沒有二○一六、或二○一六機會不大,是截然不同的思考。後者是失敗主義者,前者則是務實主義。

為何民進黨要忘記二○一六?因為民進黨現在沒資格談這個問題;有資格的,是國民黨內的好幾個有志的接棒者。現在沒資格,並不表示未來沒資格,一九九六年李登輝當選時,誰能想到四年後陳水扁有機會?二○○四年陳水扁連任時,誰又確定四年後絕對是馬英九?同理可證,民進黨在這個時間點扯二○一六,講什麼黨內有默契讓誰再選一次,證諸歷史,都是笑話。

忘記二○一六,民進黨現在該記得什麼?首先,四年的時間相當寬裕,兩年內沒有選舉,下次再選是七合一,那麼所有人都拿掉權力邏輯,好好腳踏實地重新檢視過去四年,有拓展的繼續累積,沒做到的趕快完成補強。

例如,廢除鄉鎮市黨部這個決定是對是錯?若是錯的,該如何致力基層經營?如果有對有錯,又該如何調整?又如,人才培養成果如何?在地經營是鐵律,還是特殊人等可以轉彎?這些一鋤一犁的苦事不咬牙苦幹,二○一四這場組織角力的硬碰硬就先過不了,如何二○一六?

其次,未來的黨主席,要把能量最大化,不只要忘記二○一六,根本就要宣布絕不二○一六!當前的民進黨,必須依靠「無私」來黏著,若把企圖寫在臉上,絕對無法適任,黨內也不會信服。這個新主席,要有強力的社會募款能力,並且建立健全的募款制度,這能力從其高舉的價值而來,以解決民進黨無錢因此無人的惡性循環,同時有餘裕支援黨內人才安心落地生根,不如此,就無法翻動板塊。

第三,新的黨主席要有廣闊的胸襟,對內,能夠真正整合民進黨,決策全面開放討論;對外,可以隨時走出去與各政黨領袖論與國是,對於重大爭議,有看法,能引領,不閃躲,不迴避。尤其,必須主動出擊,不斷針對時弊提出改革方案,回應並爭取社會評價,推動已形鈍化的國家前進腳步。

民進黨現在有沒有這樣的人,以及這樣的心態?如果一個人沒有,就要一群人集體共創,如果全黨都搞不出來,一切免談,就不要再鬧二○一六的笑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