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人民幣波動大 國際化論戰升溫

中央社/ 2012.01.29 00:00
-人民幣專題報導之1(中央社記者蔡素蓉台北29日電)國際匯市去年底出現作空人民幣力道,大陸央行則強力維穩。人民幣多空對戰,使人民幣國際化論戰升溫,人行行長周小川對資本帳「兩不一要」原則,為人民幣國際化進程下了註解。

中國大陸2012年經濟將趨緩,人民幣2011年底出現一波貶值潮,在大陸央行維穩下,人民幣兌美元全年度升值4.7%。

美國長年批評大陸政府壓抑人民幣升值走勢,人民幣遭低估約20%至25%。但人民幣匯市去年底卻出現180度大轉變,靠著大陸央行(中國人民銀行)維穩,強拉中間價,才穩住人民幣連波貶勢,全年度以收紅作收。

大陸人行對人民幣升貶幅度有嚴格規定,人民幣銀行牌價(即期匯價)可按中國人民銀行所定的人民幣中間價做千分之5幅度的升貶變化。人行每個工作日上午均委託中國外匯交易中心公布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

多年來,由於中國大陸經濟成長率高漲,熱錢紛紛湧入大陸,推升物價,大陸民眾苦於通膨怪獸肆虐,因此,人行多半壓抑人民幣升勢,即期匯市裡的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收盤價常高於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

不過,這個情況卻在去年11月底開始改觀了。

去年11月30日起人民幣兌美元即期匯率連續跌停;12月份更連續十幾個工作天逼近跌停區。人行多次出手維穩,去年最後一天交易日(12月30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6.3009元,創2005年匯改以來新高。

2011年底在即期匯市交易市場人民幣兌美元收盤價6.2940元,創2005年匯改以來新高,全年度累計升值4.7%,創下2008年以來最大升幅。人民幣升破6.3元,這也是18年來首見。

這波人民幣貶勢,使得連之前反對人民幣升值的大陸學者也紛紛站出來護衛人民幣,認為這波貶勢無疑是國際投資機構有意「作空中國」、「作空人民幣」。大陸媒體甚至以「外資狙擊人民幣」來形容這波貶勢。

平心而論,大陸去年底確實出現資本外移的現象。但有些國際資金回流歐美,是因本國資金需求所致,也有的因為大陸今年經濟成長幅度可能趨緩,而主動調整對各國的投資。

這波人民幣急貶,也使得人民幣國際化議題論戰更為升溫。

大陸人行行長周小川2009年3月提出,應「創造一種與主權國家脫鉤、並能保持幣值長期穩定的國際儲備貨幣」;在國際儲備中,應擴大特別提款權(SDR)應用。一般認為,這代表大陸希望推動人民幣國際化。

隨著市場看空人民幣力量愈來愈大,人民幣國際化的論戰在大陸也日漸升溫,大部分專家主張,人民幣國際化非一蹴可幾,有些學者甚至持反對意見。

大陸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理事長戴相龍認為,人民幣國際化包括人民幣可行使國際貨幣職能,同時各國央行持有人民幣作為外匯存底,且占總外匯存底1/10,相當於大陸經濟總量占全球經濟總量比例。

他說,人民幣要國際化,首先要推動人民幣跨境貿易結算,使人民幣成為許多國家用於結算的貨幣;其次,加速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成為可投資貨幣;第三,進行利率和匯率改革,使人民幣可在任何地方自由兌換,使外國能持有人民幣作為外匯存底。

因此,他認為,人民幣國際化進程沒有具體時間表。

不過,中國社會科學院高級研究員余永定則認為,人民幣資本項目自由化,但這意味巨額國際資本可能突然流入或流出,衝擊經濟穩定。若利率、匯率先已市場化,資本跨境流動對經濟穩定的影響可減至最低。

他說,中國大陸目前利率、匯率還未市場化,若開放資本項目,間接帶來的套利、套匯的機會,將使納稅人蒙受損失。

因此,余永定認為,可暫時擱置「人民幣國際化」話題,面對國際金融市場動盪不安,為避免受到衝擊,中國應該像絕大多數發展中國家一樣,反而應加強資本管制而非開放。

他說,中國應在資本管制的保護下,加速推動利率和匯率的市場化進程,待條件成熟後,再進一步考慮如何推進資本項目自由化和人民幣國際化問題。

但香港聯合交易所總裁李小加去年底發表專文指出,人民幣國際化之於中國,有如「養兒子」,既不能不養,又不能急於回報,而且要花錢、費力並擔風險。

他說,儘管中國大陸當前尚未完成利率、匯率與資本項下管制等改革,但隨著大陸經濟全球化、財富聚集,封閉資本項目已不能適應大陸經濟發展需要求,這個「兒子」實際上已經到了不生不行的時候。

李小加說,人民幣國際化是一個長期過程。人民幣成為國際投資貨幣可能需要大約十年;要成為重要儲備貨幣需要更長時間。但人民幣國際化長期目標是重建國際貨幣體系,使中國獲得更大的政治經濟話語權。

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1月初說,「中國尚未實現但不拒絕資本項下可兌換」,「兩不一要」揭示了人民幣開放資本項目可兌換的原則,為這波人民幣國際化論戰下了定論。

周小川說,人行對資本項目可兌換的三項見解,第一,資本項下可兌換不意味對外債不加管理;第二,不等於放棄對跨境金融交易進行監控;第三,以及在市場有異常波動時仍可予以適當管制。

從周小川的說法,可以看出大陸官方了解人民幣國際化勢不可擋的趨勢,但何時推及如何推,才能避免過多的負作用,將考驗大陸官方智慧。

國際收支區分為經常帳與資本帳。簡單而言,用於進出口貿易兌換、旅遊、留學、差旅等用途屬於經常項目;資本項是指投資、資本運作、外債等,例如股市投資、企業投資、房市投資,在大陸均受嚴格外匯監管。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