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賽德克素人 回歸原鄉逐夢

中時電子報/記者黃奕瀠/專題報導 2012.01.26 00:00
有別於《賽德克.巴萊》中正式踏上星途的演員忙碌於通告,大部分素人演員選擇回鄉過自己的生活,耕耘族群文化。在替導演魏德聖圓夢後,他們也不放棄自己的夢想,積極而努力。

例如,飾演莫那魯道父親魯道鹿黑的曾秋勝及飾演魯道鹿黑重要夥伴烏布斯的陳松柏,便在群山環繞之間,種植咖啡、楊梅和有機蔬果;也有人繼續原本的學業、工作,在自己夢想的軌道上前進,如飾演莫那魯道次子巴索莫那的李世嘉或流淚戰士劉忠厚等等。

這些演員原就屬於賽德克族,他們義氣相挺導演魏德聖完成祖先的故事,而後一轉身,沉默回到自己的族群,生活像是沒有被改變一樣,但他們獲得了一群如兄弟手足般深厚感情的原住民夥伴,還有可以說個不停的拍片故事。

在台東文旅服務的劉忠厚,家住廬山溫泉區,即當年的馬赫坡部落。其父劉逸修當年收留了環島流浪的漫畫家邱若龍,才開啟一連串霧社事件創作、拍攝的機緣。而今,劉逸修在廬山做賽德克歷史導覽,劉忠厚則希望有天能回到廬山開民宿,共同為旅客提供深度且良好的賽德克文化旅遊服務。

有著相同夢想的,還有居住在眉溪部落的李世嘉。真實世界中的「巴索莫那」,期望在自家土地上,再現馬赫坡社主屋,讓遊客都能來參觀體驗,「我不知道其他人的感覺,但火燒馬赫坡這場戲讓我心痛。」重建賽德克傳統屋舍,便成為李世嘉的夢想。

跨年夜當天,一群《賽》片影迷來到眉溪部落,聽著李世嘉父親李正義解說賽德克人設陷阱和使用弓箭和獵刀的方法。李正義將保存和推廣賽德克文化視為職志,《賽》片中的弓箭多出於李正義之手。如今,因電影效應以及兒子的名氣,愈來愈多人上門前來拜訪,李正義也不吝於分享和訴說祖先的故事。問他兒子表現如何?他僅是笑一笑說,因篇幅關係電影能呈現的不多,還有好多故事沒被說出來,「不過老人家都不在了,現在我們說,又有誰相信呢?」

居住在廬山部落(當年的波阿崙部落)的陳松柏,本業是個農夫,外表帥氣有型的他被看上,遊說參與演出。當時,美術指導邱若龍也在場,直說:「我認識他!」原來邱若龍當年創作取材時,便認識陳松柏,兩人是快二十年的朋友了。

沉穩害羞的陳松柏在電影中是魯道鹿黑和莫那魯道忠誠的夥伴,也擔負照顧少年隊的工作。現實生活中,他也是少年隊的照顧者,時常負責接送這些年少的賽德克戰士上下戲。他在廬山部落種有機蔬果,那裡可以眺望馬赫坡古戰場。對他來說,拍電影像一場美好的夢,但真實的是和其他原住民演員間的手足情感,連錄音師湯湘竹也愛上山找他買菜,希望他細心照顧的美味收穫能讓更多人品嘗。

同樣在家鄉種植作物的還有曾秋勝父子。飾演魯道鹿黑的曾秋勝是在土布亞灣溪力戰鐵木瓦力斯的戰士後代,他從九年前參與《賽》五分鐘試拍片到現在,一直都是魏德聖最重要的支柱,但他本人在清流部落卻過著低調且自給自足的生活,如同過去的賽德克。曾秋勝的妻子織布做衣,而他則耕種、打獵、做果釀,這幾年甚至嘗試種咖啡、烘培咖啡,已小有成果。

飾演比荷瓦力斯的曾伯郎是角力選手與教練,他不僅隨同父親曾秋勝參與《賽》片演出,其學生林源傑也以矯健身手讓人驚艷,甚至入圍金馬獎最佳新人。曾伯郎對學生的品德要求嚴格,一如曾秋勝對兒子教育嚴格一般,曾伯郎說話必定談到父訓,也能細數賽德克GAYA,讓人觀見一個嚴格遵守GAYA的現代賽德克家庭的風範。曾秋勝細心耕種的咖啡,由曾伯郎烘培和調煮,他說,希望將來可以自創咖啡品牌,讓大家都能喝得到賽德克的好咖啡。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