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世大運 柯P 霸凌

帶動經濟轉型?陸金改挑戰重重

中央商情網/ 2012.01.21 00:00
-大陸金融改革專題報導.dbp.cn.bank. (中央社記者蔡素蓉台北2012年1月21日電)一度「暴衝」的中國大陸經濟今年成長將放緩,不少人寄望金融改革帶動經濟結構轉型,但從其全國金融會議結論看來,利率市場化匯率自由化、人民幣國際化等改革仍是條漫漫長路。

大陸經濟過去幾年挾著高成長率,一路狂飆,即使2008年爆發金融危機,也靠著人民幣4兆元振興經濟計畫,成功刺激內需,景氣率先反彈;2010年更一躍而為世界第2大經濟體,僅次於美國。

不過,世界第2榮景背後,卻潛藏著不少危機,包括房地產泡沫風險大增、民間高利貸市場瀕臨崩盤、地方債務違約風險高。受歐債危機拖累,大陸今年出口前景不如以往,經濟成長率也將繼續下滑。

另一方面,當年依賴豐沛勞動力打造而成的「世界工廠」,在一胎化政策影響下,人口紅利漸減,珠三角等沿海地區不約而同出現了「用工荒」。有學者更憂心大陸會不會陷入「中等收入陷阱」?

因此,不少專家學者認為,大陸唯有推動金改,讓資源配置更具效率,才能帶動大陸經濟結構轉型,由出口導向轉向內需導向,才有機會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如果大量寶貴資源仍以低廉價格提供給不具備經濟合理性的項目,譬如地方政府或國營企業投資項目,那麼將無法保證宏觀經濟的健康成長,甚至債務和銀行危機也會可能接踵而至」,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財經評論員徐瑾提出警語。

因為近年來大陸中小企業苦於借不到錢,但地方政府卻向銀行借更多的錢,用於投資基礎建設。有學者質疑,大陸銀行比較願意把錢借給地方政府和國營企業。

根據大陸國家審計署統計顯示,至2010年底,大陸全省、市、縣三級地方政府債務餘額共計人民幣10.7兆元,其中,約8.5兆元透過銀行融資。若從償債期限來看,未來5年償還額占債務總額的比值在70%左右。

地方政府債台高築,但另一方面,大陸溫州等地卻爆發高利貸風暴,中小企業因為不易向銀行融資,轉向民間借貸,但年利率動輒30%起跳,不少企業主還不起錢而落跑或宣布倒閉,拖累許多提供資金的民眾。

大陸經濟學家盧麒元接受「民商」雜誌訪問直指,「金融業從中國改革開放初期誕生時起,由於政府存在資本嚴重短缺的情況,就被賦予了金融業過多財政職能。一段時期內,它成為中國經濟轉型『提款機』。」

「改革開放初期,這個『提款機』流出的款項主要用於彌補財政缺口,支持經濟體系的市場轉型;到了後期(近10年)這個『提款機』開始失控,變相成為機構和個人的『提款機』,開始成為財富再分配的重要手段。」他說。

因此,不少學者大聲疾呼,大陸金融改革,應先從「利率市場化」著手,破除透過金融體系資助公共支出,進而隱藏赤字或債務的作法。

每5年召開一次的大陸全國金融工作會議1月6日、7日在北京登場時,原本外界熱切期望這次可望觸及「利率市場化」議題,但會中並未對此有任何宣示。

大陸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則提出金改8大任務,聚焦強監管、規範民間資本、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防範化解地方政府性債務風險。他也要求金融部門需確保資金投入實體經濟,防止出現產業空心化現象。

大陸各界早有金融改革共識,卻苦於難以推動,國泰君安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迅雷去年底就曾分析,「正緣於利益格局難以撼動」。

他說,「利率市場化不能徹底推動,從地方財稅與國有股東利益看,銀行高額利潤既讓股東受惠,也帶來大量稅收;從地方政府和大型國企的利益來看,低利率有利於降低融資成本。」

「從銀行自身利益看,息差(利差)收入構成利潤絕大部分來源;而主要大銀行的行政級別都是副部級,使銀行部門在維護自身利益方式擁有更強的話語權」,他說,匯率市場化和其他金改遲緩,也因不願打破現有利益格局。

由於利率市場化將增加金融機構風險,使金改倍增難度,中國共產黨中央黨校教師陳建奇為英國金融時報撰稿時則提出不同建議。

他說,若利率自由浮動,會使「熱錢」加速跨境流動,人民幣將面臨劇烈升值或貶值壓力。因此,大陸金改應先由人民幣匯率機制靈活改革著手。

他說,首先,一旦人民幣匯率擴大浮動區間,就可以促進外匯交易市場發展;第2,在此基礎下,可推動人民幣匯率市場化和資本帳可自由兌換;第3,在匯率及資本帳自由化下,即可穩健推動利率市場化。

中國人民銀行(大陸央行)行長周小川9日接受人民日報訪問時,則說明了大陸官方對推動利率市場化的思維。

他說,「利率市場化始終都在推進,思路上沒有太大障礙,具體操作上主要是要考慮順序安排和國際國內經濟形勢。」

他說,首先是透過改革,對金融機構實現硬約束,端正競爭行為。同時要考慮到,在大陸國內外利率差別太大的情況下,推動利率市場化會吸引資本流入,造成較大壓力。

他說,另一方面,為穩定經濟成長、擴大內需,就要刺激消費。而推動利率市場化,如果存款利率向上浮動,就和擴大消費的目標不完全一致。「總之,推進利率市場化的時機需要權衡。」

他說,利率市場化改革6條件,第1,要有充分公平市場競爭環境;第2,銀行客戶要接受和認可;第3,商業銀行要敢於承擔風險定價責任;第4,推動整個金融產品與服務價格體系市場化;第5,完善貨幣政策傳導機制;第6,涉及過去銀行改革過程中成本分攤問題。

在加大人民幣匯率浮動區間部分,他說,「匯率的浮動區間可以進一步擴大。不過,波動幅度的擴大並不意味著匯率的平均水平會呈現朝某一方向上的明顯走勢。」

依周小川說法,現在還不是推動利率市場化時機,但這也顯示大陸官方已意識到金融改革重要性,只不過利率、匯率等金改牽一髮動全身,如何穩步推動改革,將是大陸官方今後要面臨的最重要課題。1010121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