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指尖哥 李婉鈺 共軍

經濟政策走向:來自蓋達爾論壇的觀點交鋒

俄新網/俄新網 2012.01.20 00:00
作者:俄新社觀察員 劉乾

1月18日至21日,在由俄羅斯總統直屬國民經濟和政府管理學院、蓋達爾經濟政策研究所和蓋達爾基金會組織的蓋達爾論壇框架下舉行了《俄羅斯和世界:2012-2020》研討會。俄羅斯經濟領域的領袖人物的發言出現了諸多觀點的交鋒。

經濟增長、投資和商業環境

俄羅斯經濟發展部部長納比烏琳娜表示,為了使俄羅斯經濟增長達到每年5%至6%的幅度(這是總理普京提出的目標),必須改善投資環境。她說:“我們需要改善投資環境,以開始新的經濟增長模式。”她認為,經濟危機前那樣的高油價(每桶約150美元)不會再有了,這是俄羅斯經濟面臨的最主要的挑戰。這需要新的經濟增長模式來加以回應——新的模式應該建立在非資源行業發展的基礎上。

納比烏琳娜認為,改善投資環境將使“投資進入關鍵領域”,“俄羅斯擁有投資的基礎吸引力——相對廉價的受過高等教育的勞動力,擁有原料資源。”她表示,按照現有的經濟增長方式,只能保証每年2%至3%的增長率。同時,改善投資環境首先需要創造高效的司法體系並降低腐敗。

俄羅斯中央銀行第一副行長烏柳卡耶夫表示,目前存在全球經濟增長減緩的趨勢。“在現有制度的限制下,不可能達到5%至6%的經濟增長。”他認為,近期的經濟增長必須依靠國內需求,而國際貿易額將會放緩。他表示,“這對于俄羅斯來說,意味著貿易平衡的風險,必須立足于國內投資的增長”。

烏柳卡耶夫認為,前些年,消費需求的快速增長刺激了投資。而現在的情況發生了變化,消費停止增長。由于歐美的債務危機,無法指望這些國家成為投資的來源,應該尋找自己的資金。

俄羅斯儲蓄銀行行長、前經濟發展與貿易部部長格列夫認為,對于俄羅斯經濟來說,現在講創新還為時過早,俄羅斯還沒有達到創新增長。列入日程表上的應該是現代化而不是創新,而現代化不能沒有投資。

經濟發展部投資政策司司長別利亞科夫表示,對俄外國直接投資未來幾年應該增長三分之一,從去年的519億美元增加到700至750億美元。他表示,10年內,俄羅斯應該進入商業投資條件最好的前三十個國家之列。不過,根據世界銀行的排名,俄羅斯的商業環境在183個國家中名列120位。

烏柳卡耶夫表示,俄羅斯的資本外流1月份仍在繼續。“我們進行了少量的出售外匯的幹預。”根據央行的數據,2011年俄羅斯資本外流達到842億美元。他說,資本外流何時停止難以預測,“這完全可能出乎意料”。

歐洲衰退和流動性危機

由于俄羅斯商品出口的60%流向歐洲,歐洲的經濟形勢對于俄羅斯經濟發展和企業融資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不過,俄羅斯認為歐洲的情況並不樂觀。

納比烏琳娜表示,2012年歐洲經濟可能衰退0.6%。她說:“系統性風險不是簡單的增加,而是成為了現實,歐盟已經進入衰退階段。”根據經濟發展部的評估,2012年歐盟經濟可能為零增長或者降低0.6%。

納比烏琳娜認為,歐洲國家無法解決經濟和金融問題,降低國債、預算開支和赤字。而歐盟經濟危機的主要原因是歐洲生產商的競爭力下降。

歐盟委員會去年11月大幅降低了經濟增長預測,2012年增長率預測從1.3%降低到0.6%。

儲蓄銀行格列夫認為,對于大部分俄羅斯公司來說,歐盟國家的債務危機導致他們融資的外部市場已經關閉。“即使最優質的客戶,歐洲和美國市場也已經關閉。”格列夫強調,俄羅斯目前暫時沒有通脹風險,但“目前存在流動性減少的風險”。

根據烏柳卡耶夫在論壇上透露的數字,今年1月俄羅斯通脹率遠低于1%。俄羅斯總理助理德沃爾科維奇說,到1月16日,俄羅斯的年度通脹達到歷史最低水平,只有4.8%。俄羅斯官方預測2012年通脹率為5%至6%。烏柳卡耶夫表示,今年通脹可能只有4%。

格列夫認為,由于沒有通脹壓力,需要增加市場的流動性,但俄羅斯央行目前沒有足夠的手段保障金融體系正常的長期流動性。他表示,流動性短缺會導致借貸成本增加,“我們只能向最高效的企業和投資項目融資”。

但烏柳卡耶夫表示俄羅斯目前不存在流動性短缺的問題。他認為,增加流動性的供給應該取決于具體情況,而目前不存在緊急情況。同時,不應該對較低的通脹水平掉以輕心。

預算和軍費開支

在預算問題上,俄羅斯財政部長西盧阿諾夫表示,不支持2020戰略專家組提出的提高預算開支的建議。專家組建議未來10年的預算開支的增幅應該為國內生產總值的2%。目前預算開支的水平為國內生產總值的21%。

西盧阿諾夫說:“如果提高兩個百分點,這將導致財政失衡。”根據俄羅斯預算,明年的預算赤字為國內生產總值的1.3%,2014年為0.7%。國內生產總值的2%約為1萬億盧布。他說:“如果石油價格下跌,我們的儲備將很快耗盡。之後我們所承擔的義務將出現問題,這不是我們需要的政策。”今年財政部計劃在國內市場發債1.8萬億盧布,高于去年的1.4萬億盧布。“如果再增加1萬億盧布,這是不現實的。”西盧阿諾夫表示,原則上可以通過國外市場借貸,但需要考慮融資成本。他同時強調,在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的條件下可以增加預算開支。但開支結構應該保持原有水平。

因在增加軍費問題上同總統產生分歧而被解職的前財長庫德林表示,按照購買力平價計算,2012年俄羅斯國防採購額將達到770億美元,美國的相應開支為6000億美元。他也認為,俄羅斯不需要向美國那樣的軍費開支。“我們不需要美國那樣的軍隊,美國預算中的1500億美元是用于全球地區衝突中的軍事行動的。”

高等經濟大學宏觀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阿列克薩申科認為,俄羅斯政府應該大幅削減軍費開支,以保障預算在危機時期的穩定和支持經濟發展。“對于俄羅斯預算來說,唯一的儲備是大幅降低軍費開支。”他表示,按照各種評估,俄羅斯經濟規模據全球第6至第8位。“而我們為什麼要和第一名,國內生產總值是我們10倍的國家競賽?我們如何能夠顯示我們的軍事力量和這個國家相提並論。為什麼中國,英國或者法國不這樣幹?”他認為,政府將軍費開支提高到國內生產總值的3%至4%是不理智的。

但總理助理德沃爾科維奇認為,放棄提高軍費開支是輕率的。他說:“我們確實有軍費開支過高的風險,但我認為,我們應該有強大的職業軍隊,好的武器。”“薄弱、裝備不良的不專業軍隊會讓我們付出更高昂的代價:我們將來需要花費更多,以便解決這種狀況。”他同時稱,國防開支是對俄羅斯社會未來的投資。德沃爾科維奇強調,國家安全領域的重大需求能夠促進創新行業的發展。他說,美國“硅谷”就是依靠國防公司的訂單成長起來的。

加稅還是減稅

西盧阿諾夫在談到增加預算開支的同時稱,對俄羅斯是否能夠找到提高收入的來源表示懷疑。

但總統助理德沃爾科維奇認為,減稅能夠促進預算收入。他說,財政部在制定稅收政策時應該改變對商業的態度——財政部在制定稅收政策時,採用的是限制而不是刺激的措施。很多部委都將大部分商業機構視為潛在的違法者。採取的措施都是在對付企業和社會方面的負面反應。他舉例說,政府官員傾向于認為“商業總是會逃稅,還會繼續像90年代那樣幹”。

德沃爾科維奇承認,一些公司在走違法的途徑,利用現有法律不完善的漏洞,“但這是少數”。“政策應該建立在大多數人都盡忠職守的基礎上。降低稅收可以增加稅基,這意味著應該建立鼓勵體系。”

但前財長庫德林則表示反對,他認為減稅可能導致商業效率低下。他說,如果對某個行業減稅,就會導致這個行業效率低下,投資收益降低——因為低的稅收可以加以彌補。

庫德林強調,稅收體系應該是中立的。“實際上,稅收應該創造額外的收益。”“市場會在各個領域攤平收益率。稅收應該是一樣的,而資本會進入那些通過技術進步、改善組織和管理,以及依靠其他因素提高競爭力的行業以獲得更多的收益。”

作者觀點不代表俄新社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