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愛記》披露 英國忌憚中國富強

中時電子報/王銘義/台北報導 2012.01.18 00:00
一九四三年十一月二十日晚間,蔣中正總統原攜眷取道印度,準備出席與羅斯福總統、邱吉爾首相的「開羅會議」,但在從印度飛往埃及的飛行途中,蔣中正在日記上寫著:「夜間在機上,其(宋美齡)皮膚病復發,且甚劇,面目浮腫,其狀甚危,幾乎終夜未能安眠!」

國史館出版的《蔣中正總統五記》:《愛記》完整地記述了蔣中正與妻子、子女之間的愛情、親情,以及蔣氏早年的人際關係。其中,對二戰結束前,中華民國參與中美英三國領袖召開的「開羅會議」始末,透過蔣氏日記對宋美齡的相關描述,反映諸多不為人知的祕辛。

開羅會議是中華民國政府在二戰期間參與的最重要國際領袖峰會,對當時國際地位的確立,產生關鍵作用,同時也是決定台灣、澎湖群島在戰後應歸還的重要會議。蔣中正在《愛記》內容所呈現的生活細節,披露宋美齡原來是「抱病」陪夫前往開羅開會。

《愛記》內容記載說,蔣中正在抵達開羅後,邱吉爾原計畫來見面,但蔣表示主動往訪。隔日,邱吉爾回訪蔣,雙方與談一小時,邱吉爾與宋美齡談笑不斷,邱吉爾還問宋說:「妳平時必想我邱某是一個最壞的老頭兒乎?」

十一月廿五日,中美英領袖在羅斯福的駐地照相。根據《愛記》記述,「羅斯福謙讓,推余坐中位,余堅辭,乃自坐其右側,邱吉爾則坐其左側,最後邀吾夫人同坐。共照一相。」

蔣羅再次晤談,「今再與羅詳談,羅斯福:『現在所最成問題,令人痛苦者,就是邱吉爾也』;『英國總不願中國成為強國』,言下頗有憂色,其情態比上次談話時更增親切也。」

隔日,「吾妻自上午往訪羅斯福商談經濟回來,直至晚間霍浦金辭去,幾乎無一息暇隙,所談皆全精會神,未有一語鬆弛,見其疲乏不堪,彼目疾未癒,皮膚病又癢痛,而能如此,誠非常人所能勝任也。」

開羅會議結束,在回程取道印度途中,蔣曾記述:「台灣、澎湖群島,乃已失去五十年之領土,而能獲得美英共同聲明歸還我國,又得共同承認朝鮮於戰後獨立自由,此固由余平時之人格感召,而吾妻為余協助之功實更大。」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