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奶粉 裸睡 習包子

社論:網路政治民意的虛妄

立報/社論 2012.01.17 00:00
這次的總統選舉,選前的網路民意頗有政黨輪替的氣勢,開票結果卻與網路態勢形成大反差,再次顯示了虛擬世界的可信度令人存疑。這個現象雖有濃厚的政治屬性,顯示網路上的政治行銷已經進入瓶頸、人與人之間的連結有其不可替代性,但是,對於關注社會議題的人士,其象徵意義更大。網路世界的虛擬性質常被描述成無所不能、潛力無窮,據說網路所集結的群體智慧,比起實體世界更值得注意,網路的匿名性所能匯集的群眾動力,效益比現有的電子、平面媒體要高。中選會將「未來事件交易所」視為民調的一種,就反映了這種氣氛與共識。網路總被描述成有無限可能性的新媒體,對於政治、社運團體而言,似乎可以跨過人與人之間的冗長、繁瑣接觸,部落格寫手、發言部隊就能以小博大、瞬間翻轉局勢,網路似乎比報紙、電子媒體更有效,網路世界的影響力比八卦媒體的爆料更有震撼力。據說,網路上的匿名性質,會讓人毫無顧忌、暢所欲言,網路這個開放空間所凝聚的群體智慧,例如維基百科,更能超越傳統菁英的水準。但是,這次選舉結果只是再一次證實,網路其實沒有那麼神,許多效應都是誇大,甚至刻意的篩選。網路民意一片叫好、現實世界卻不動如山的案例很多,網路集體智慧所形成的預測,跟現實的落差,更是屢見不鮮。這次的總統選舉結果,並不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2008年的金融海嘯不只是專家沒看出來,各種網路言論也沒有比專家強到哪裡去;網路投資部落客對於股市的預測準確度,與大戶、各種「老師」相去不遠;去年的「五都選舉」也是一個可以跟現在作對照的例子,只不過當時的槍擊案把眾人的注意力移轉了;數月前美國的「占領華爾街」運動,則是網路的動員力量難以持續的例子。它們都是離現在不遠的實例。我們只凸顯了網路在中東民主潮所扮演的角色,似乎埃及等國的改革浪潮,「都是」被網路牽引起來,卻完全忘了,反面的例證更多。對於網路的過度期待,其實是源自商業邏輯。網路能形成以小搏大效應的想像,全是移植20年前商業界對於網路媒介的想像,只要看看網路公司泡沫化之前,各方對於網路的操作想像,就可以發現,我們對於網路與公共議題的「經營」,與商業界有高度相似性。網路被商業界描述成無所不能,甚至還曾經有「網路經濟」的說法,認為網路出現後打破了某些既定的經濟法則。以今天的形勢來對照,1990年代商業界對於網路的想像實在是過度樂觀。但是,網路公司的泡沫雖破,其中的觀念卻流傳至今,然後,在新一波的網路公司的商業操作下,「以小搏大」的概念,轉而滲透到政治、社運領域。在台灣,最常被提起、也是被誤解的案例,就是歐巴馬在2008年的總統大選神話。台版的說法是,歐巴馬的當選,是政治行銷與網路兩相結合的典範,以致於歐巴馬有極高的支持,此說法後來影響台灣政黨的政治行銷概念,類似於歐巴馬的「Change」話術,還有網路政治行銷逐漸成為主流。歐巴馬與網路的關連是個誤解,歐巴馬日前的聲勢低落,就可以作為「網路也許能讓人當選,卻不能協助治國」的佐證。而且,依據美國國內的相關研究,例如從聯邦選委會(FEC)所公布的歷年小額募款等資料,都能看出對於網路民意的印象,其實經不起現實資料的分析。嚴格說來,網路其實跟一般媒體沒有太大不同,但是眾人總是將它特殊化,認為網路上的言論、行為有特異之處。更特別的是,網路上的氣勢讓人過度膨脹,忘了現象與實質之間的其實有落差,公共議題只是淪為聲勢的較量而已。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