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野戰季 無畏女孩 館長

總是誤入歧途的「民間參與」

自由時報/ 2012.01.17 00:00
文/洪淳琦(律師、哈佛法學碩士、文化元年基金會籌備處成員)

行政機關在形塑、執行文化政策決策時,廣設各種委員會、顧問團,或以設立基金會方式,直接「避走」到私法領域,對外聘任董事、執行長,引進民間專家學者,想要提升決執行效率,也脫離政府採購、公務員體制限制。所以,從正式立法成立的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各縣市的文化基金會,或之前引發爭議的建國百年基金會,都聘請許多學者專家來決定資源分配及政策規劃。

但我們看到避走到私法領域的台北市文化基金會,被議員窮追猛打,基金會職員成天疲於奔命寫聲明稿,說明基金會如何合法使用預算。新任文建會主委上台,要廣納藝文界人士意見,結果半途快閃。現代政府決策的怪現象已經存在很久了:真正受到決策影響、想表達意見的人民,被政府當成張牙舞爪的怪獸,與政府關係良好卻已遠離社會現實的「學者專家」卻被奉為上賓。

我國的文化政策制定,一直都有考慮「民間參與」,但為什麼離文化民主還是這麼遙遠?問題在於政府對於民間參與的想像過於貧弱!民間參與從來不應只是把藝文場館OT、BOT,而把藝術家趕出藝術園區;也不應只是請幾個知名的民間人士來開會、當顧問。

民間參與是要能真正落實多元參與的文化政策和溝通平台:不論是各原住民族、客家、外籍配偶、同志群體,不論視覺藝術、音樂、表演藝術等各藝文團體,不同文化背景及藝文專業的聲音,都應該在文化決策的時候被考慮進去。

不同團體所代表的是特殊、多元的感知和經驗。保障多元群體的文化決策機制,不只是為了保護弱勢群體,而是惟有代表不同經驗的聲音加入決策,才能確保決策結果的公平。因此,現在為文化政策提供諮詢或決定的各種委員會、顧問團、董事會代表,全部都應重新檢討,以任期及連任限制、民間團體推薦的方式重新聘任。

此外,政府應定期舉行全民可參與、有實質效用的文化公民會議,讓多元群體的聲音能真正被聽見,因為在文化領域裡,若排斥了某些文化團體成員的加入,視野便會流於淺薄、侷限。

國家不須主導,只須保障每個人主動發聲的動能及發聲的權利,我們的文化政策才能像燦爛煙火一樣美麗。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