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貧窮警報響 希臘棄兒暴增

立報/陳玫伶 2012.01.16 00:00
【編譯陳玫伶綜合外電報導】根據《英國廣播公司》報導,希臘的金融危機已造成一些家庭放棄了孩子,產生了不少棄兒。▲希臘東正教會為緩解街頭日益嚴重的貧窮問題,於2011年12月22日在雅典分配食物給民眾,一名孩童正排隊等待領取。(圖文/路透)2011年耶誕節前夕,雅典一名幼稚園教師在4歲的學生身上發現一張紙條,署名學生母親的紙條上寫著:「我再也無法來接安娜,因為我不能照顧她,請好好照顧她,抱歉!」2011年11月和12月期間,東正教牧師安東尼奧斯(Antonios)在所主事的弱勢青年中心門口發現了4名小孩,其中一名是出生才幾日的新生兒。另外一家慈善機構則幫忙一對雙胞胎接受營養不良的治療,胎兒母親因為營養不良而無法哺乳。這些案例故事震驚了家庭觀念濃厚的希臘社會,無力照顧小孩的失敗難以被社會所接受,他們認為這些故事是第三世界國家才有的,不可能在雅典發生。安東尼奧斯照顧的孩子當中,兩歲的娜塔莎被母親親自帶到中心,其母表示因為失業、無家可歸而需要協助,但是在工作人員尚未提供她任何幫助時,這位媽媽就消失了,留下娜塔莎一人。安東尼奧斯說:「在去年一整年中,我們有數百位個案的父母親想把孩子留在這裡,他們知道我們也相信我們,他們說沒有錢、房子和食物給孩子,希望我們能夠提供孩子們所需。」牧師原來就明白這些狀況,直到金融危機爆發之後,孩子們的處境變成直接被父母親棄養。貧窮問題讓社福無力擔負因為貧窮而放棄養育孩子的瑪利亞是一名單親媽媽,失業超過一年。她說:「每天晚上我在家裡獨自哭泣,但我能怎麼辦,我很傷心卻沒有選擇。」她花很多時間找工作,晚上也不間斷,讓8歲的孩子讀自在家,母子倆仰賴教會免費供應的食物過活,瑪利亞已經瘦了25公斤。後來,她決定把孩子留給慈善機構國際兒童村(SOS Children's Villages),她說:「我可以承受這些,但孩子不應該。」現在瑪利亞在咖啡店找到工作,日薪20歐元(約新台幣765元),她每個月去機構看孩子一次,希望經濟狀況改善時可以接她回家,但看似遙遙無期。國際兒童村社工部主任席佛尤思(Stergios Sifnyos)表示,慈善機構以往並不習慣照顧經濟不利家庭的孩子,也不想接受。她解釋:「瑪利亞和她的孩子的關係非常緊密,你看不出任何問題,為什麼這個孩子必須和母親分開,但對媽媽來說,要把孩子帶回去非常困難,因為她不確定隔日是否還有工作可以做。」過去國際兒童村收容小孩的原因,多是因為家長是藥品或酒精上癮的族群,無法照顧孩子,但是現在兒童村收容的主因是孩子的家庭貧窮。希臘的金融危機造成更多貧窮的人民,超過社會福利制度可負擔的程度,非營利組織的角色來彌補當中的落差。然而,這些組織的捐款也隨著景氣下滑,需要繳付稅款。國際兒童村執行長波托帕巴斯(George Protopapas)說:「像我們這樣的慈善團體負擔的工作量超過希臘政府的50%,不但沒獲得感謝,反而還被處罰。」將孩子送到慈善組織安置的家庭大部分來自雅典,因為那裡的傳統家庭和社群關係已經疏離了。另外一個慈善機構兒童微笑(The Smile of a Child)過往安置受暴或者是被忽視的兒童,現在也收容雅典的貧困家庭的孩子。孩童內心傷痕影響社交機構所屬的心理師督導歐文諾思(Stefanos Alevizos)表示,當父母親把孩子送到機構,孩子會感覺到他的整個基礎是動搖的。他說,他們經歷的分離是一種暴力行為,因為他們不知道原因。當家長沒有能力給孩子必要照顧時,他們會感到絕望、孤單和憤怒,身上背負著一股強大的文化污點和罪名。孩子會受到家長情緒的影響,甚至將情緒內化成自己的一部分,尤其是罪惡感,他們經常覺得自己是罪魁禍首。照顧者會避免與安置中心的孩子形成關係,因擔心孩子會覺得自己背叛家長,也意味著父母親將不會接他們返家。當受安置的孩子長大之後,可能會產生信任問題,造成社交困難的現象。兒童微笑組織的考希(Sofia Kouhi)看過最悲慘的狀況是,把孩子送來機構的家長,往往是最疼愛孩子的人。她說:「看到他們離開孩子非常令人傷心,但是他們知道這樣對孩子最好。」安東尼奧斯不同意考希的觀點,他相信不管家長多麼貧困,孩子跟著父母親是最好的安排,他說:「這些家庭會因為拋棄孩子而受到評斷,我們可以提供孩子食物和居所,但事實上,孩子們最巨大的需求是感覺到父母親的愛。」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