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外星生命 訊息回收 新疆

立報犇報聯播:英雄以及他的歌

立報/立報犇報聯播 2012.01.16 00:00
英雄以及他的歌--委內瑞拉新歌運動中的人民英雄文/吳珍季英雄崇拜拉丁美洲漫漫三百年的殖民史,印第安人與黑人成為無聲的族群,受人奴役,壓抑囚錮的心靈渴求解放。十八世紀末、十九世紀初,歐洲啟蒙思想流傳到了拉美,人權的概念萌發,一些勇士起而帶頭領導人民脫離殖民、爭取獨立,勇士們提出美好的美洲藍圖,追隨者眾多,於是,開啟了拉美國家獨立國家遍地開花的一頁。這些勇士成了開國英雄,也開啟了拉美人民英雄崇拜的情愫。獨立後的拉美國家,國家制度、經濟狀況、現實生活的道路仍舊顛簸崎嶇,大莊園制度非一朝一夕可以廢除、民主制度呀呀學步、經濟尚依賴殖民母國,佃農普遍存在,人民缺少生產的工具,農村問題嚴重。因此,人民把寄託放在可以領導他們脫離困苦生活的領導者,領導者就是英雄,氣勢強焰、能幹有擔當、信心勇氣十足、具備個人特色就是人民崇拜的英雄。回顧歷史、直到今日,舉凡獨立運動、國家選舉、社會運動、游擊隊抗爭,在這些活動的背後都看得到英雄的影子,也成為拉美社會文化的特色。二位英雄在犇報32期中談到的委內瑞拉強人總統查維茲,深具個人魅力,化身為支持者的英雄,而英雄的心目中亦有英雄,二位英雄推行大玻利維亞主義爭取獨立,是查維茲師法的對象。◎法蘭西斯科‧米蘭達(Francisco de Miranda)生於1750年,死於1816年,父親是西班牙人移居委內瑞拉,經營布店,受到貴族輕視,從小給米蘭達接受良好教育。1771年到馬德里取得貴族身份證明、加入軍隊,1780年投入美國獨立戰爭,替美國人爭取脫離英國殖民。獨立戰爭期間認識了喬治華盛頓,見識了美國獨立並強化了解放拉美脫離西班牙殖民的決心。此後,米蘭達開始閱讀法國哲學思想與百科全書,受到法國大革命的啟發,萌生爭取拉美獨立的思想。後來到了法國,希望獲得法國支持拉美獨立,又到倫敦希望爭取英國的支持,在這段期間,米蘭達與玻利瓦爾保持密切聯繫,他在倫敦的住所是拉美革命者的聚會地方。回到委國,1806年他親自率領軍事行動,號召書上說「已經到了趕走野蠻者,打碎我們身上枷鎖的時候了。這枷鎖是西班牙強加於我們的。請記住,你們是光榮的印第安人的子孫,他們曾經為爭取自由不惜犧牲生命。……起來戰鬥吧!勝利一定屬於我們。」隨後,他開始鼓動拉美人民起來反抗西班牙統治、爭取民族獨立。米蘭達的思想是建立一個君主立憲國家,1810年4月,加拉加斯(Caracas)市民推翻了殖民當局的統治,玻利瓦爾省把米蘭達接回委內瑞拉,米蘭達成為委內瑞拉國會代表。1811年,米蘭達的獨立主張終於實現了,拉丁美洲第一個正式宣佈從西班牙統治下獨立出來的國家,史稱委內瑞拉第一共和國。現在,最支持查維茲的米蘭達陣線(Frente Francisco de Miranda)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 ◎西蒙‧玻利瓦爾(Simón Bolívar) 西蒙‧玻利瓦爾生於1783年7月24日,出生地是委內瑞拉的加拉加斯,卒於1830年12月17日,是拉丁美洲著名的革命家和軍事家,由於他的努力,委內瑞拉、秘魯、哥倫比亞、厄瓜多爾、玻利維亞和巴拿馬六個拉美國家從西班牙殖民統治中解放出來,獲得獨立,說是六個國家的國父實不為過。在他成長期間,法國啟蒙運動的思想和理想深深地影響著他。他讀過約翰‧洛克、盧梭、伏爾泰和孟德斯鳩等哲學家的著作,很欽佩拿破崙的才能和勳業,但是對拿破崙稱帝極為反感,鄙視其個人野心,並引以為戒。雖然後來他創造了很大的功業,面對人民的擁護,決不稱帝,終身認為對他最好的稱號就是「解放者」。1810年委內瑞拉開始革命,1811年提出正式的獨立宣言,推玻利瓦爾成為革命軍將領,不過西班牙軍隊翌年又控制了委內瑞拉。此時,革命領袖法蘭西斯科‧米蘭達入獄,玻利瓦爾只好逃到國外,隨後便爆發了一系列的戰爭。雖有短暫的勝利不過繼之而來是慘痛的失敗,玻利瓦爾卻從來不曾動搖決心。1819年出現了變化,玻利瓦爾率領由平民組成的軍隊,跨越河流、穿越平原,越過安地斯山上陡峭的山路,對哥倫比亞的西班牙軍隊發起進攻,他因此贏得具有決定性意義的波亞卡(Boyacá)戰役(1819年8月7日)。戰爭出現了轉捩點,委內瑞拉於1821年獲得解放,隔年厄瓜多爾獲得解放。 玻利瓦爾渴望建立一個新南美洲民族聯邦政府,而事實上委內瑞拉、哥倫比亞和厄瓜多爾已經形成了一個大哥倫比亞共和國,可惜1826年玻利瓦爾省召開泛美會議時,只有四個國家參加了會議,而這個共和國本身也很快就開始瓦解。1830年4月玻利瓦爾宣佈辭職,到了哥倫比亞的卡塔赫納(Cartagena),直到1830年12月病逝。玻利維亞主義玻利維亞主義的中心主旨就是要促成拉丁美洲的「聯合和統一」,這想法的成立背景是拉丁美洲獨立戰爭時期,獨立運動的先驅法蘭西斯科‧米蘭達早在1781參加美國獨立戰爭時就提出「西班牙美洲」(Hispanic-Spanish America)的概念,制訂美洲聯盟計畫。後來阿根廷領袖聖馬丁(José de San Martín,解放阿根廷、智利、秘魯)也提出整個南美國家聯盟,來實現獨立自由的理想,而真正比較有系統提出理論則是西蒙‧玻利瓦爾,被稱為玻利維亞主義。玻利瓦爾在訪英期間,即在1810年9月5日在《晨報》上發表:「不用很久,委內瑞拉人就會明白,他們嚴以律己,寬以待人,願同宗主國保持和平關係,不惜蒙受經濟損失,但是沒有得到應有的尊敬和好感。到那時,委內瑞拉人定將會堅決高舉獨立的旗幟,向西班牙開戰。委內瑞拉人不會忽視邀請美洲各國人民組成一個聯邦。」另外,玻利瓦爾也宣佈要建立世界範圍的均勢:「歐洲各國野心勃勃,把奴役的枷鎖帶到世界其他地方,世界各地必須設法同歐洲建立均勢,以打破歐洲的霸主地位,我稱此為世界的均勢,是估計美洲政局時必須考慮的因素。」玻利維亞主義追求的是美洲要聯合與合作共同抵抗歐洲的殖民勢力,爭取獨立自由,並且在自願平等原則上建立美洲聯邦。除此之外,玻利維亞主義也是早期擁有全球化意識和區域發展的理念。委國新歌運動歌手阿里‧普利梅拉(Alí Rafael Primera Rosell)生於1942年10月31日,卒於1985年2月16日,具有音樂家、作曲家、詩人三種身份,同時也活躍於委國政壇,是新歌運動(Nueva canción)重要代表,他的曲風表現了譴責帝國主義的剝削與壓迫,歌頌反抗霸權,被稱為人民歌手(El Cantor del Pueblo),2005年委國政府把他的音樂列為國家資產。給西蒙‧玻利瓦爾的歌(Lyrics to Simón Bolívar )Simón Bolívar, Simón, 西蒙‧玻利瓦爾caraqueño americano, 加拉加斯美洲人el suelo venezolano 在委內瑞拉的土地上le dio la fuerza a tu voz. 讓你聲音有力量Simón Bolívar, Simón, 西蒙‧玻利瓦爾nació de tu Venezuela 生在委內瑞拉y por todo el tiempo vuela 隨著時間飛逝como candela tu voz. 你的聲音就像蠟燭Como candela que va 如同蠟燭燃燒señalando un rumbo cierto 指引著明確的方向en este suelo cubierto 在這個土地,de muertos con dignidad 覆蓋著有尊嚴的死亡Simón bolívar, Simón, 西蒙‧玻利瓦爾revivido en las memorias 使曾經開啟歷史的que abrió otro tiempo la historia, 記憶復活te espera el tiempo Simón. 西蒙,你等待這時代Simón Bolívar, razón, 西蒙‧玻利瓦爾,深具理性,razón del pueblo profunda, 深刻得人心的理性vamos de nuevo Simón. 西蒙,我們再次出發Simón Bolívar, Simón, 西蒙‧玻利瓦爾en el sur la voz amiga, 在南方是你朋友的聲音es la voz de José Artigas 是荷西‧阿爾蒂哈斯(烏拉圭國父,帶領獨立)que también tenía razón 也是深得人心有號召力索列達德‧布拉波(Soledad Bravo),1943年出生,生於西班牙,隨著父親移民委國,原本在大學專攻建築與哲學,同時開始表演工作,1968年發行第一張專輯,成為了委國和南美洲家喻戶曉的歌手,之後時常與阿根廷人民歌手尤潘基(Atahualpa Yupanqui)、智利人民之母帕拉(Violeta Parra)、巴西熱帶主義歌手西爾(Gilberto Gil)共同合作演出,歌曲有濃濃的加勒比海風格、拉丁節奏、希伯來哀歌、民謠風。她唱紅的最有名的歌曲是翻唱古巴歌手卡洛斯(Carlos Puebla)的《直到永遠,司令》(Hasta Siempre, Comandante)這首獻給切‧格瓦拉的歌曲。歌頌我的美洲(Canto A Mi América)Dale tu mano al indio, dale que te hará bién 向印第安人伸出你的手,會使他們更好encontrarás el camino como ayer yo lo encontré, 你將會走上我昨天走過的路dale tu mano al indio, dale que te hará bién 向印第安人伸出你的手,會使他們更好te mojará el sudor santo de la lucha y el deber, 為了抗爭和責任流下神聖的汗水la piel del indio te enseñará, todas las sendas que habrás de andar, 印第安人的膚色會指出你應走的道路manos de cobre te mostrarán, toda la sangre que has de dejar. 黃銅色的雙手會向你展示所有你已流過的血Dale tu mano al indio, dale que te hará bién 向印第安人伸出你的手,會使他們更好encontrarás el camino como ayer yo lo encontré, 你將會走上我昨天走過的路es el tiempo del cobre, mestizo, grito y fusil 這是拼命、混血、呼喊、步槍的時代si no se abren las puertas, el pueblo las ha de abrir, 就算美洲沒有敞開大門,我們國家的門早已打開América está esperando, el siglo se vuelve azul 美洲正在等待,世紀轉為蔚藍pampas, ríos y montañas liberan su propia luz, 草原、河流、山脈綻放光芒la copla no tiene dueños, patrones no más mandar 民謠已經自由、不再服從他人命令la guitarra Americana peleando aprendió a cantar 美洲吉他邊抗爭邊學著歌唱dale tu mano al indio, dale que te hará bién. 向印第安人伸出你的手,會使他們更好========================你喜歡這期犇報的內容嗎?犇報是一份以提供兩岸就學、就業、民間交流,以及關注兩岸最新發展動向為主要內容的專業報,目前全省發行量達2萬2千份,期待你將這份用心與好讀的報紙推薦給你的朋友們,也歡迎富有兩岸交流經驗的朋友投稿。兩岸犇報電子信箱:chaiwanbenpost@gmail.com兩岸犇報部落格:http://chaiwanbenpost.blogspot.com/FACEBOOK犇報粉絲團:http://www.facebook.com/chaiwanbenpost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