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攝狼 斷交國 稍息梳頭

落難馬國僑生 遠東科大師生給愛與關懷

台灣好新聞/記者黃芳祿/台南報導 2012.01.13 00:00

那一年我只帶6萬元離家遠赴台灣求學!個子瘦弱、一臉黝黑的馬來西亞僑生李政世,就讀遠東科技大學自動化控制系一年級,外號「小黑」,支身來台唸學。最窮時身上只剩5元。

同班同學在臉書發動捐款,20幾位同學湊了800元,讓這位23歲的馬國僑生暫度難關。同學李逸誠、龔韋銘異口同聲的說,最初我們只覺得奇怪,每到中午或晚上同學相偕用餐,不是猛睡覺,就是下課時拚命喝水。

急著打探那裡可以打工?同學蔡侑達說,是班上的呂俊宏率先在臉書上發動募捐湊錢接濟,出去玩有剩餘的雞腿、排骨…都會順道包回來;導師、副教授蘇益豐獲悉後,幫忙申請教育關懷計畫的助學金;安排到學校軍訓室擔任工讀生,還協助申購愛心便當(中午一餐只要20元)。

幸福校園、同學有愛,「小黑」說,很感謝他們都很支持我!謝謝啦!還有高雄中山工商餐飲科的同學楊靜雯買餅乾給我止飢。三年多前,來台灣是先唸建教班半工半讀,剛升上大學,青黃不接找不到打工機會才會陷入生活困境。

重新站穩腳步的「小黑」,現在一個人打四份工,除了晚上在牛排店、手機機殼廠工讀;白天在學校軍訓室、蕃茄園擔任工讀生及志工。讓同學面面相覷,直呼「厲害」!同學錢健璋佩服這種在異國求學奮發向學的精神,需要很大的勇氣。

只是下學期5萬元的學費還全無著落,「小黑」還是很樂觀,他說,寒假找到春節到佛光山打工的機會,可以賺1萬元呢,不過目前還欠同學、朋友5千元,但沒關係,再想辦法。

想到那段在汶萊的日子才叫辛酸!「小黑」指父親在馬國擔任水泥匠,媽媽從事特教,家裡有一個姐姐。從中學汽修科畢業,就覺得父母親養育很辛苦,既然已經成年,就該自力更生,一個人跑到汶萊的汽車廠工作。

酷熱天,屋子沒窗、沒床、也沒風扇,地上鋪塊被單就睡,工廠到處是鐵屑,卻沒鞋可穿,經常刺傷腳,電話向爸媽哭訴。但回馬國不久,「小黑」說,還是想到國外去闖闖。

因為台灣很進歩,像在馬國做冷氣裝修工,沒掛安全索,半個身子探出大樓外裝冷氣,老闆卻說試用滿3個月才有保險。「小黑」認為,台灣不僅工資高,打工第一天老闆就幫我投保;而且還擁有這麼多好同學,大學畢業後真想繼續留在台灣。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