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攪動全球的伊朗核問題

俄新網/俄新網 2012.01.12 00:00
作者:俄新社觀察員 劉乾

伊朗原子能組織(AEOI)主席達瓦尼7日表示,伊朗將于近期啟動位于地下的福爾多(Fordow)鈾濃縮工廠。據伊朗《世界報》(Kayhan)報道,達瓦尼說:“福爾多鈾濃縮工廠將于近期完成准備工作,這一設施能夠生產濃度為20%、3.5%和4%的濃縮鈾。”他還表示,伊朗還可能出口核工業產品,比如廣泛用于醫療行業的重水。針對這一表態,路透社的報道說,這可能計劃西方國家同伊朗在其核計劃方面的矛盾。

去年11月,國際原子能機構發布的報告稱伊朗曾在2003年之前進行過核武器的研制,相關活動目前可能還在繼續。這一結論使美國、以色列和歐盟國家認為有必要對伊朗進行進一步制裁,以迫使其同國際原子能機構合作,並放棄研制核武器的計劃。而一貫強硬的伊朗並不打算屈服,提出了封鎖霍爾木茲海峽的反制措施。新年伊始,一場攪動世界格局的博弈正在上演。

歐美要求嚴厲制裁

針對伊朗核問題,國際社會有兩種看法。第一種看法是西方和以色列所認為的,伊朗決定研制核武器並在積極實施這一計劃。因此必須採取嚴厲措施--而對伊朗採取更加嚴格的制裁能夠削弱該國對核計劃的資金投入。

去年12月31日,美國總統奧巴馬簽署了有關制裁伊朗中央銀行的法案,這一法案將在六個月之後生效。在這一背景下,伊朗里拉當天下跌了12%。隨後的1月4日,歐盟國家就對伊朗採取石油禁運達成了原則性一致。預計,1月底在布魯塞爾舉行的歐盟國家外交部長會議將通過這一決議。法國和德國曾強調,石油禁運措施能夠打擊伊朗在嚴重核武器方面的撥款能力。根據報道,對歐盟的石油出口保証了伊朗17%的國內生產總值。

在同西方關系持續緊張的情況下,伊朗副總統拉希米12月27日警告說,如果西方國家對伊朗石油出口實施制裁,伊朗將封鎖霍爾木茲海峽。伊通社當天援引拉希米的話說:“如果西方對伊朗的石油出口實施制裁,那麼一滴油也別想運出霍爾木茲海峽。”霍爾木茲海峽是連接波斯灣和阿曼灣的重要海運交通要道,全球40%的海上石油運輸需要通過這里。

伊朗海軍還從12月24日在伊朗南部海域開始了為期10天、代號為“守衛90”的大規模軍事演習。這次演習從霍爾木茲海峽開始,向東越過阿曼灣,直至亞丁灣和印度洋北部公海,演習區域跨越2000多公里。伊朗海軍將在演習中測試多種型號的導彈、魚雷等國產新型武器裝備。這增添了霍爾木茲海峽的緊張氣氛。

美國國防部對此作出了強硬的回應。美國國防部發言人利特爾12月28日說,霍爾木茲海峽不僅關乎地區安全與穩定,同時也是包括伊朗在內的海灣國家的重要經濟生命線。任何企圖幹擾霍爾木茲海峽交通運輸的做法都是不能容忍的。29日,美國斯坦尼斯號航母和“莫比爾灣”號導彈巡洋艦“例行”穿越霍爾木茲海峽,在穿越過程中未與伊朗海軍發生摩擦。利特爾1月3日又強調,美國將繼續派遣航母戰斗群到波斯灣,以保護那里的航海自由。美國務院發言人紐蘭也表示,美國並不尋求與伊朗對抗,但將確保為保障“全球航行自由”繼續發揮自身作用。美國媒體稱,目前美國和伊朗的關系20年以來最緊張的。

盡管歐美對伊朗做出了嚴厲的姿態,但情況還沒有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歐美還存在經濟不景氣、債務危機乃至國內大選等政治經濟因素,對伊朗動武並不是最佳選擇。而且,伊朗本身擁有的軍事實力和封鎖霍爾木茲海峽可能導致的嚴重後果,頗有點讓歐美“投鼠忌器”的味道。

俄中希望局勢緩和

而針對伊朗核計劃的另一種觀點認為,伊朗核問題應該通過談判和對話,一味施壓無益于問題的解決。俄羅斯和中國主要持這種觀點。

1月5日,俄羅斯總統梅德韋傑夫同伊朗總統內賈德就伊朗核計劃進行了電話交談。俄方強調,此次電話會談是應伊朗方面的提議進行的。克里姆林宮官方網站說:“關于中東局勢,梅德韋傑夫和內賈德表示相信,包括敘利亞局勢在內的中東地區問題,只能通過政治方式、由相關各方對話解決。”梅德韋傑夫表示,他對伊朗總統對俄羅斯提出的分階段解決伊朗核計劃的建議給予積極評價感到滿意。

去年7月,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在華盛頓表示,俄羅斯認為只能通過合作來解決伊朗核問題。他說,這需要逐步解決。內賈德之後表示,他認為俄羅斯提出的解決方式是正確的。

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劉為民1月9日表示,中方認為,制裁和一味施壓無法從根本上解決伊朗核問題,對話和談判才是正確途徑。中方一貫反對一國將其國內法凌駕于國際法之上,對其他國家實施單邊制裁。

俄羅斯一方面反對嚴厲制裁伊朗,但也對該國的核計劃感到擔憂。俄羅斯戰略火箭兵司令卡拉卡耶夫曾表示,核武俱樂部的擴大可能導致出現後果無法預測的軍事衝突--俄羅斯也面臨這樣的威脅。他強調,伊朗擁有核武器和洲際運載能力是非常危險的。不過,俄羅斯認為伊朗目前並不具備中遠程的導彈發射能力。俄羅斯國防部官方發言人科瓦利表示,伊朗沒有生產洲際彈道導彈的能力。

新的石油戰爭?

伊朗核問題的激化,受到影響最大的將是全球能源市場。而用“石油陰謀論”來解釋的話,歐美在核問題上對伊朗施壓的目的在于瓦解伊朗現政權並奪取該國的油氣資源--伊朗是全球油氣資源最豐富的國家之一,而這些資源還沒有由美國控制。

伊朗是全球第三大石油出口國:目前每天出口大約260萬桶石油,其中20%出口給中國。而歐盟是伊朗石油的第二大出口對象——每天約45萬桶,其中西班牙占14.6%,希臘占14%,意大利占13.1%。在歐盟宣布對伊朗採取石油禁運之後,石油價格大幅上漲,當天的布倫特原油價格上漲到了每桶100美元以上。

伊朗石油的主要出口對象,除中國和歐盟之外,還包括日本、韓國和印度等。美國財政部已經宣布,財長蓋特納即將訪問中國和日本,並就全球經濟和對伊制裁問題進行討論。可以預料,美國將向中日提出減少進口伊朗原油的要求。而已經有媒體報道說,中國正在大幅減少伊朗石油的進口,並相應增加了從俄羅斯和越南的進口量以滿足國內需求。

有預測稱,如果將霍爾木茲海峽封鎖30天,原油價格將上漲到每桶300至500美元。同時,海峽的封閉意味著伊朗也將無法依靠原油出口,這無異于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而在最糟糕的戰爭情況下,不僅中東的原油會停止供應,連鄰近國家的原油生產設施也會遭到滅頂之災,這將對全球能源市場造成難以估量的打擊。

有意思的是,伊朗總統內賈德從1月9日開始出訪拉美四國——委內瑞拉、巴西、厄瓜多爾和尼加拉瓜。美國國務院發言人紐蘭評價說:“當(伊朗)政權感到壓力不斷增加時,它迫切需要朋友,在感興趣的地方亂撞,尋找新朋友。”內賈德的出訪對象不僅是拉美地區的反美國家,委內瑞拉、巴西和厄瓜多爾還都是重要的石油出口國。那麼這次訪問,又是否會涉及石油問題呢?

作者觀點不代表俄新社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