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唱遊課-行船人的純情曲

中時電子報/李小軍 2012.01.12 00:00
我念小二最好的朋友是柯家凱和柯家燕,他們是異卵雙胞胎,住我家隔壁,爸爸是貌似陳一郎的卡車司機,指尖始終有菸味,母不詳。柯先生總在晚上出車,柯家姐弟偶爾跟車,半夜就睡卡車駕駛座背後的小空間,那裡是棉被、故事書和柯先生的吉他堆砌起來的樂園。

有一天,我們在樂園玩耍,用汽車音響聽陳一郎,吃零食。柯家凱自椅墊夾層取出一冊《龍虎豹》,「八月十五彼一天,船要離開琉球港,只有船煙白茫茫,全無朋友來相送……」歌聲中,我與兩姊弟掀開雜誌,看見穿黑色網襪的女人在發皺斑黃的紙面岔開腿,我的臉頰發燙,嗅到柯家燕身上小天使鉛筆香氣,褲襠流竄著一股無以名狀的微熱。我說,我想尿尿。置身陳一郎蒼涼的嗓音,我發現自己正捲入某種是非裡。

性的航行在冒出喉結前已開始,但我永遠不知引誘我的到底為何?身邊女孩的鉛筆香氣?黑色網襪或是陳一郎的歌聲?這些事在風中混合成春藥一樣的氣息,吹動著行船人的船帆,搖搖晃晃航向色情烏托邦。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