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占領運動 新年新希望:重整旗鼓 占領運動的5種新路線

立報/本報訊 2012.01.12 00:00
策劃、編譯■李威撰、謝雯伃美國占領運動營地遭警方取締後,抗議者亟思其他的可能參與模式。在新的年度裡,占領運動若要避免漸趨死寂,就必須慎重考慮運動路線,如此方能保持影響力於不墜,進而將運動帶進另一個高峰。以下是《政治新聞網》(POLITICO)提出的5點建議:深耕校園 補充青年熱力率先鼓吹占領運動的《Adbusters》雜誌編輯拉申(Kalle Lasn)相信:「革命皆源自大學。」然而,占領運動的發生是始於祖科提公園,抗議者應回頭深耕被跳過的校園,在全球及全國的校園裡尋覓激活運動的能量。拉申表示,校園是新觀念的孕育地,且年輕人充滿熱忱與活力,他認為大學將是今年爭取年輕支持者的重要戰場。根據他的觀察,占領運動的成員已逐漸將陣地轉至大學。他說:「如果占領運動無法掌控校園,那我們乾脆回家喝啤酒好了。」籌組公司 汲取商業贊助雖然占領運動似乎與「公司」站在對立面,但有些人認為,將公司帶入運動,可維持運動的長遠性。任職於阿吉爾公關公司(Argyle Communications)的狄希(Dan Tisch)說,他們可以變成像政治團體MoveOn.org一樣,培植支持者、規畫清晰確切的路線、並吸收草根群眾的支持等。商業策略顧問普蘭提斯(Kay Plantes)則表示,占領運動可以考慮在不違背初衷的前提下,從事一些商業行為來獲取運動所需資金,包括販賣本地商品、與社區銀行或信用合作社建立夥伴關係,或是尋找關心占領華爾街運動的社會企業等。他相信,占領華爾街運動要往前推進,必須設法籌措資金。訊息傳遞 增加公民認同許多媒體顧問意見一致,認為占領運動的推廣有賴影片的流傳。根據最近一份民調顯示,將近6成美國民眾對占領運動了解有限,占領者有必要去增進民眾的理解。替占領運動製作廣告的索瓦熱(David Sauvage)表示,目前最大的困難在於如何將訊息傳達給那些不知道我們究竟在做甚麼的民眾。他認為,影片是解決問題的關鍵。他建議製作教育性影片及紀錄片,解釋誰是占領者,並糾正占領運動是暴力運動的錯誤觀念。他認為,透過攝影器材指出警方毆打抗議者還不夠,因為有人會說,這是抗議者自找的,他們故意逼警方這麼做。因此影片的重點在於增進理解,減少其他人對占領運動的敵意。索瓦熱舉例,影片為有效傳達訴求,不該說「金錢做更公平的分配」,這個口號讓人容易聯想到不討大多數美國人歡心的社會主義;他認為,改採「經濟正義」為訴求效果會更佳。明尼阿波利斯的媒體顧問希爾斯曼(Bill Hillsman)擅長鼓動局外人參與運動,他認為占領運動可效法共和黨總統候選人保羅的策略。保羅的選戰廣告及影片內容「幾乎與保羅沒有甚麼關聯」,廣告內容談論較多日常話題,而不是出現保羅的身影或聲音。希爾斯曼認為,占領運動者同樣也該如此。拍攝影片的重點不在於凸顯抗議者本身,而是將更多焦點放在銀行惡棍及政客身上。索瓦熱指出,占領運動上個月買下Occupy.com的網站,的確有意要將網站當成溝通平台,透過它向全世界發布信息。街頭劇場 製造媒體效應新抗議路線不代表放棄街頭運動,民眾仍需藉由抗議表達憤怒,藉此博取新聞版面。從事公關業的狄希指出,媒體喜愛辛辣話題,譬如頒發「企業貪婪獎」、攻占政府大樓屋頂後在建物外懸掛旗幟,或是追逐政客等。狄希認為,雖然只是製造噱頭,但若方向正確,有助於保存占領運動的氣勢,為抗議持續注入動能。但這個策略也容易引來爭議,過激的行動會招致反彈,運動者對此應有所準備。國會路線 爭取議員關注曾活躍參與1960年代社運的哥倫比亞大學教授吉特林(Todd Gitlin)相信,占領運動必須將行動方針指向國會。占領者不只是抗議者,他們也是握有投票權的選民。占領運動應前往國會進行遊說,要求議員通過他們關注的法案。吉特林表示,占領者要包圍國會代表,向他們闡述經濟困境的重擔是如何壓在絕大多數的美國人身上,照顧大多數美國人的利益就是照顧自己的利益。事實上,占領運動已計畫在17日前往國會山莊,這跟2011年12月數千人參加的「拿回國會」(Take back the Capitol)運動有類似之處。吉特林認為,民主黨不至於對占領運動漠不關心,因為占領運動代表群眾心聲,是民主黨決定選戰勝負的關鍵好牌,民主黨不會錯失這個良機。美國知名民權牧師傑西.傑克遜(Jesse Jackson)也同意,無論是打擊貧窮、拒絕戰爭或爭取最低工資等議題,2012年是決定美國前途的關鍵年,占領運動必須掌握先機,深入各項具體議題,在國會發揮影響立法的力量。(整理自《政治新聞網》)▲警員將占領運動的抗議者推出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巴赫曼(Michele Bachmann)位在愛荷華州厄本代爾的辦公室,圖攝於2011年12月31日。(圖文/路透)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