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野戰季 無畏女孩 館長

水庫淹家園 部落誓抵抗

立報/呂苡榕 2012.01.12 00:00
【記者呂苡榕新竹報導】石門水庫淤積嚴重,為了延長使用年限,水利署規劃在石門水庫上游興建高台水庫,協助攔砂、排沙和蓄水。然而,興建高台水庫的代價是淹沒新竹縣尖石鄉的秀巒部落和下田埔部落及族人的田地,沖毀長達8公里的道路,嚴重影響以觀光維生的部落。地方族人義憤填膺,11日進行封路抗爭活動,誓言只要水利署工程單位敢來,一律趕出去!高台水庫位於大漢溪石門水庫的上游,壩址海拔908公尺,根據水利署的「高台水庫可行性規劃」報告,高台水庫將開發1.5億立方公尺,每年可攔蓄87萬立方公尺泥沙,可使石門水庫平均每年淤積量降為61萬立方公尺。水利署指出,在持續淤積的情況下,高台與石門水庫的聯合供水量在高台營運50年後仍有159.2萬噸/日,超過目前的148萬噸/日,因此開發高台水庫將有攔砂與供水的雙重功能。族人和解 攜手對抗外侮但是,興建高台水庫將會淹沒尖石鄉秀巒和下田埔等部落,一直受到當地泰雅族人強烈反對。去年8、9月間,當地族人組成「馬里光、基那吉反興建高台水庫部落聯盟」,開始針對高台水庫一案嚴密盯哨。▲「馬里光」和「基那吉」兩部落從日據時期就是世仇,11日因共同反對興建高台水庫,歃血舉行「sbalay」儀式,到場族人都要將手沾進裝滿米酒的竹杯裡,再嘗過沾在手上的米酒,連還不會講話的小孩也不例外。(圖文/黃士航)當地族人芭蓊‧都密表示,水利署偷偷評估,未曾與族人商量。上個星期,族人發現水利署聘請當地部落的人去砍草開路,企圖要做施工便道。水利署雖然表示是做地質探勘,此舉仍挑動部落的敏感神經,10日當天封住便道路口,11日舉行「sbalay」儀式,強調各部落和解團結。尖石鄉長雲天寶強悍表示:「不能做就是不能做,沒甚麼好研究的!現在再進來,我們就轟出去。」水利署預計開設施工便道的地點,過去是馬里光和基那吉兩部落的交界,日據時期由於日本政府挑撥離間,導致兩個部落反目成仇相互征戰,當地對部落有深厚的歷史意義。為了反水庫而團結,反水庫聯盟邀請各部落長老共同舉行「sbalay」,對過往的恩怨進行和解,共同對外抗爭。不斷遷移 部落四分五裂其實,當地原住民並非第一次因水庫興建而遭遷移,早在石門水庫興建期間,政府就曾將6個部落遷至平地。曾遭遷移的噶拉部落遺族、原住民族文化事業基金會董事伊凡‧諾幹表示,當時6個部落46戶人家先被遷到大溪鎮的中庄,結果葛樂禮颱風那年,部落全毀。之後又遷到桃園縣觀音鄉的大潭移民新村,他說:「遷到平地後找不到工作,部落男人只能去漁船上討生活,女人從事特種行業,一到平地,男人出海、女人下海。」遷到大潭的族人之後歷經了鎘米污染、大潭火力發電廠開發,再度被迫離開家園。▲位於新竹後山偏鄉的田埔部落,11日的反高台水庫結盟湧入近百名族人,有人感嘆因各部落分散獨立,近幾年只有婚喪喜慶才會有如此陣仗,大人們在道路前歃血為盟,天真的孩子們在馬路上追著黑狗玩。(圖文/黃士航)伊凡‧諾幹感慨,原住民在水庫興建上完全沒有獲利,不斷的遷移造成部落四分五裂。「現在只有婚喪喜慶的日子,大家才會聚在一起。」伊凡‧諾幹說:「我很羨慕你們這些還有部落的人,有了我們的前車之鑑,現在部落面對水庫興建問題,絕對不能讓步!」曾在當地進行論文研究的靜宜大學觀光研究所畢業生王信翰指出,高台水庫不但會淹沒上游的秀巒和下田埔部落,水庫下游行水區居民也得搬遷。而且高台部落還將淹沒8公里道路,截斷上方部落聯外交通,許多以觀光為主,如司馬庫斯等部落處境堪憂。由於高台水庫將嚴重影響部落生存,當地族人堅決反對水庫興建,田埔部落目前已組成24小時部落巡守隊,絕不讓任何人破壞他們的傳統領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