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四方之聲】花東新移民專輯:山居歲月

立報/李岳軒 2012.01.08 00:00
文/李岳軒攝影/黃士航車子開過蜿蜒的山路,歷經顛簸,在一間被群山環繞的平房前停下。房門旁堆放數包稻米,鐵籠裡的山豬不時發出陣陣低吼,放眼週遭皆是青翠的稻田,一陣風吹來,掀起一片綠色波浪。這裡是花蓮縣富里鄉的深山,平房看起來就像一般台灣農家,若不是富里天主堂于修女告知,沒人想到這裡住了位柬埔寨人。皮膚略黑、樸素打扮的柬埔寨外配陳春嬌開門迎客,我們便在她住處外頭坐下訪談。22歲就嫁來台灣的她,老家在熱鬧的城市,她以為台灣是個更進步富裕的國家,想不到嫁來後「住到一個很多飯的地方!」(編按:這裡的飯是指稻田)講到這她自己也忍不住笑出來。陳春嬌與原住民前夫在柬埔寨相親認識,然而來台後才是她挑戰的開始:前夫雙目失明無法工作,婆婆眼睛也不好,她是家中唯一經濟支柱,為了賺錢還曾到台北賣口香糖。之後前夫過世,她改嫁現任老公,兩人一起撫養女兒。平日丈夫外出工作,她則在家種菜,過著與世無爭的山居生活。由於「志明與春嬌」這首歌在台灣很紅,在得知她前夫叫「志明」時,我們原以為是個有趣的巧合,訪談後才發現背後有段不愉快的經歷。原來陳春嬌的柬埔寨名是 េទព សុភាព(Tep Subhep),當初要申請居留證時,戶政人員不知出於戲謔還是無心,看到老公名字是「志明」,就直接把她的中文名取成「春嬌」,這種不尊重本人意願的命名方式,也凸顯台灣戶政機構對外配的漠視。臨走前,陳春嬌帶我們參觀她的菜園,邊走邊介紹:「這些是香茅、那些是黃薑、還有這是我從家鄉帶來的黑甘蔗,我們柬埔寨人種菜都不打藥,讓它自己長。」看著來自柬埔寨的黑甘蔗挺拔生長,毫無適應不良,我彷彿感受到柬埔寨人的生命力,在充滿艱困挑戰的異鄉,依舊能生長茁壯。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