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WHA 馬英九 裸體上街

達悟母親選不分區 讓反核聲音進國會

新頭殼newtalk/新頭殼newtalk 2012.01.04 00:00
新頭殼newtalk 2012.01.04 楊宗興/台北報導

這次立委選舉綠黨推出達悟族的希婻.瑪飛洑(Sinan Mavivo)擔任不分區第一名,有別於以往原住民自己選原住民立委,非原住民的選民也可以政黨票投綠黨,等於選出一名原住民不分區立委。希婻.瑪飛洑說,她希望能將蘭嶼反核的聲音帶進國會,更期待台灣社會能關注蘭嶼核廢料外洩的問題,政府應該編預算幫蘭嶼全島的達悟人做全身健康檢查,替達悟人解開30多年來不敢問的問題。

「我的名字叫希婻.瑪飛洑,你也可以叫我的漢名賴美惠,但是不能叫我希婻,也不能稱呼我瑪飛洑。因為在達悟語中,希婻是指某某人的媽媽,而瑪飛洑則是我兒子的名字,所以我的名字就是『瑪飛洑的媽媽』。」她下午出席主婦聯盟環保基金會的一場座談中如是說。

希婻.瑪飛洑看著蘭嶼住屋照片的今昔對照,細數兒時在傳統達悟家屋生活的點滴,她說達悟人的房子會分為主房、高屋(或稱工作房)以及涼亭三部分,冬天會在一半在地底的主房睡覺,夏天換到屋外高挑的涼亭睡,冬暖夏涼都顧到,高屋則是用來招待賓客或是工作用。

希婻.瑪飛洑指著照片上一間間水泥建築說,這些就是蔣夫人一句話下,政府替達悟人蓋的海砂屋,夏天悶熱難耐,最後很多都拿來當家畜的「豪宅」。她依稀記得,政府怪手將她家拆掉時,父母外出不在家,她只能驚恐地看著家被夷為平地。後來全家住進水泥「火柴盒」,又因為不習慣,夏天每天都睡在屋頂看星星,成為小時後印象深刻又很模糊的痛苦記憶。

1973年台電核廢料放置蘭嶼的計畫確定,希婻.瑪飛洑說那年剛好她出生。她接著說,1978年核廢貯存場一期工程在蘭嶼動工,那時候政府對達悟人說「我們要幫你們蓋罐頭工廠」;1982年罐頭工廠的謊言被拆穿,1萬桶核廢料進駐蘭嶼,同年蘭嶼全島有了電,台電改變了達悟人的生活,也改變了達悟人的健康。

希婻.瑪飛洑接著述說這個島嶼的反核抗爭史,她說1986年蘇聯爆發車諾比核災,這才讓一些在地求學的達悟青年驚覺核廢的嚴重性,隨即在1987年的2月20日於蘭嶼辦了第一次的反核示威,雖然人數不多,但隔年2月20日達悟人終於全島串連起來,宣洩10幾年來對核電惡靈的恐懼與不滿。

她進一步指出,1991年發生輻射外洩事件,導致同年2月20日達悟人再度集結反核,到1995年的一人一石封港行動,達悟人成功阻止運載核廢料的「電光1號」停泊蘭嶼,但台電承諾1996年遷廠的承諾也跟著跳票,直到2002年五一的反核遊行,才讓政府再度承諾2016年將核廢料遷出蘭嶼。

「我常開玩笑說,我們蘭嶼人身分證上的中華民國乾脆改成台電好了」希婻.瑪飛洑語氣憤怒又無奈。她說直到2002年,台電才第一次將回饋金匯入鄉公所,而鄉公所則在選舉前發給鄉民回饋金,總計到現在每個人都領過將近10萬元,但是這筆錢與達悟人所失去的根本不成比例。

希婻.瑪飛洑說,達悟人忍受了30幾年核廢料的侵害,每個達悟人身邊總有親友死於莫名的癌症,她看著過去蘭嶼反核照片中的老人感慨地說,「這些老人家,很多現在已經不在人世,當年他們牽著我的手反核,現在我要牽著我孩子的手繼續下去!」

「當綠黨共同召集人文魯彬打電話給我,希望我能代表綠黨參選不分區立委,我只考慮了一下就答應了」希婻.瑪飛洑說,她希望能夠把達悟人反對核電的聲音帶進國會。她也表示,她在這陣子的參與中也深感,蘭嶼的核廢問題不能只是環保問題,也應該回歸原住民族的基本人權上,因為《原住民族基本法》規定,「政府不得違反原住民族意願,在原住民族地區內存放有害物質」。

希婻.瑪飛洑表示,去年12月30日蘭嶼人再度來到遙遠的凱道,在寒風細雨中重申反對核廢料的立場,一個老人家甚至堅持傳統,在藤甲背心下不穿衣物,頂著寒風就是要替後代討個公道,這讓年輕人的她非常感動與不捨。她也預告,今年2月20日達悟人將再次在蘭嶼發動反核示威,希望台灣社會能夠給與支持,「因為蘭嶼人不只是反核,而是正在呼喊著救命!」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