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外星生命 訊息回收 新疆

禁用童工 可可商行動力不足

立報/謝雯伃 2012.01.04 00:00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全球出產巧克力的公司已知道,他們在阻止西非可可豆農田使用童工上,有其道德責任。據《英國廣播公司》報導,日前一項由美國政府委託進行的報告顯示,在西非有超過180萬名兒童參與種植可可豆的活動。當中有許多面臨遭鐮刀砍傷、殺蟲劑中毒或其他種植過程傷害的威脅。象牙海岸的可可豆出口量佔全球產量近半數。在連年內戰之後,象牙海岸新政府表示,終結貧窮和童工是其第一要務,而巧克力產業必須加入這場行動。「他們有道德上的義務。」象牙海岸勞工暨社會事務部長卡法納(Gilbert Kone Kafana)表示。「巧克力公司有加入我們的義務。我們需要建造道路、學校、醫院和社會服務中心。每一項設備都能幫助象牙海岸進步。」「這樣的發展對於農人是必須的,可讓他們有品質良好的生活;這是整個產業必須與我們合作的原因。」巧克力產業每年產值超過9百億美元,而象牙海岸卻有超過40%人口生活在貧窮線之下。10年前,巧克力公司在國際壓力之下,簽署一項國際公約,欲終止於危險狀況使用童工。他們承諾將「傾注可觀資源」並將之視為「緊急事件」而行動。不過,美國杜蘭大學(Tulane University)所公布的報告發現,巧克力產業自2001年起投注的資金並不足夠,且需要有更多實質行動。勞動環境惡劣在象牙海岸的可可豆種植帶,很常見到兒童攜帶鐮刀或除蟲設備。據信當地有超過80萬名兒童均從事可可豆種植相關工作。一群兒童在泥濘小徑上行走,走向可可樹園,樹上黃澄澄的可可豆莢飽滿垂下,已待收成。靜靜地,這群兒童蹲下來,開始工作。他們身上穿著久經磨損、破破爛爛的短褲和T恤。整個過程中沒有笑聲和遊戲。在他們的腿上,留著遭鐮刀割傷的傷痕。附近沒有急救設備,而他們身上也沒有穿著任何保護衣。他們用一隻手握住可可豆莢。另一隻手則用鐮刀把豆莢砍開,再小心翼翼將豆子取出。在現行的可可豆交易體制下,一旦送到市場上之後,就不可能追查出這些豆子來自何處,也查不出這些豆子的生產過程中,是否有強迫年輕兒童工作的情形。其中一名在採收可可豆的男孩叫做庫阿考(Kuadio Kouako),他說他今年12歲,他家住在320公里遠以外的地方。起初,農場主人堅稱,這群童工中有3名是他的兒子,另外2個則是友人的孩子。不過,當被問到這些孩子的名字時,他遲疑良久無法說出,最終悻然離去。「我本來和我祖母住在布瓦凱(Bouake)。」雅歐(Yao Kouassi)表示。「不過,我父親送我到這裡工作。我已經3年沒有看見我的家人了。」令人難過的是,雅歐的故事在這群兒童間並不特殊。他們大多是被販運或被送離家人身邊,無法上學,而在此無償工作。產業資助 受惠者有限巧克力產業資助了當地部分發展計畫。2008年,在聖佩德羅(San Pedro)市附近的坎佩蒙保羅(Campement Paul)村建造了一所小學校,村民僅需支付建築工程金額2萬美元的半數,另一半來自巧克力產業的資助。該校可以容納約150名學生。不過,村民表示,村中還有4百名學生沒有學校可去。其中一名得以進入學校讀書的兒童是15歲的德拉(Dera)。當學校開幕以後,他父親讓他離開可可豆園,於是他得以學習閱讀和寫字。「當你做那麼多工作時,你會很累。」他邊說,邊展示他被鐮刀割傷後,還無法復原的疤痕。「每天,我要在6點左右起床,直接到可可豆園工作。」巧克力產業承認,要達成目標,還有許多努力要做。不過該產業也表示,從2009年起,該計畫已幫助數十萬以種植可可豆維生的家庭和超過1百萬名兒童。公司決策高層不願對此議題發表意見,交由公關顧問史考特(Joanna Scott)回答。「有太多兒童成為最糟形式的童工,這對我們來說是不可接受的。」她說。「在可可豆的種植和採收過程中,不應該有任何兒童因此受到傷害。這是何以我們完全投入與其他人的合作,要解決這個情況。」實情與數字有落差去年,在外界持續給予壓力之下,巧克力產業簽署了另一項協議,這次的目標是在2020年之前,減少70%在危險狀況下工作的童工。然而,巧克力產業所提供的數據和研究提出的數據間出現幾點差異。這次美國研究發現,在2001年到2009年間,在象牙海岸的可可豆種植戶中,只有不到4%得到該產業改善計畫的幫助,而受改善計畫幫助的兒童也只有3萬3千名。巧克力公司表示,他們做的比該報告數據來得多。不過,身為新協議簽約國之一的美國勞工部(US Department of Labor)支持杜蘭大學研究報告的結果,表示該數據「準確可信」。如果這是真的,就算2020 年的目標能夠達成,還是有25萬名兒童仍在替全球性巧克力公司收成可可豆時遭遇風險。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