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歐元十歲生日:一個眼中飽含淚水的節日

俄新網/俄新網 2012.01.03 00:00
作者:俄新社經濟觀察員弗拉德·格林克維奇

歐洲統一貨幣2012年1月1日慶祝第十個生日。這個節日如果不是眼中飽含淚水的話,至少也是飽含擔憂之情的:歐元區正在經歷一段不佳時期。希臘、葡萄牙、意大利和西班牙陷入債務危機,而債務危機面臨發展為金融危機和誘發新一輪衰退的威脅。大多專家傾向于認為,歐元將成功挺過艱難時期,歐元區即使不能完整保留下來,也一定能渡過危機。但一些專家相信,統一貨幣的主張沒有正當理由。

歐元作為一種新結算貨幣的推介會于1999年舉行,歐元現鈔于2002年1月1日進入流通,以取代歐洲貨幣單位(Eutopean Currency Unit,ECU)這一歐洲共同體國家共同用于內部計價結算的一種複合貨幣單位。截至今日,歐元已被歐盟27個國家中的17個用作國家貨幣。

歐元曾經活過

歐元十歲生日是在複雜情況下慶祝的。歐元區處于債務危機中,而這可能發展為金融和經濟危機。俄羅斯專家們在討論實行歐洲統一貨幣的經濟合理性問題時進行了激烈辯論。

俄羅斯金融會計咨詢公司(FBK)戰略分析部門負責人伊戈爾·尼古拉耶夫評價說:“我們預先觀察了歐元引入前後的GDP動態和工業生產動態,各個指標沒有什麼重大上升或者下降。我應該得出的結論是:從宏觀經濟指標動態的角度來看,歐元區的組建沒有明顯正面效果。”

另一些專家認為,歐元是歐洲和世界貿易發展的火車頭,有助于投資者和國家把自己的資產多元化,等等。俄羅斯科學院世界經濟與國際關系研究所專家謝爾蓋·阿豐採夫歷數歐元的成就:“歐元成為歐盟內部貿易發展的最強催化劑,以及歐盟與世界其它國家發展貿易的最強工具。它成為一種新的儲備貨幣,且在相當長一段時期內成為美元的重大競爭對手。”

歐盟外圍國家經濟遭受打擊成為歐洲一體化的相反方面。而歐洲一體化使得貿易簡化,資本流動。

証券市場發展中心主任尤里·丹尼洛夫在評價後果時說:“歐洲一體化的結果是歐元區成員國出現分化。德國獲得了額外的銷售市場,但這最終摧毀了歐盟外圍國家的經濟。主要經濟體和外圍經濟體之間的裂痕加大了。”

全球化和社會運動研究所所長鮑里斯·卡加爾利茨基認為,歐元區的創建不僅導致了歐元區外圍國家的非工業化,還是問題國家的經濟走出危機的強大障礙。他解釋說:“工業效率較低的國家不僅沒有能力競爭,還沒有能力為未來的競爭進行重建。因為獨立貨幣和本幣體系的存在,以及更靈活地管理預算過程,是進行重建和提高競爭力的必要條件。”

歐元現在仍活著

許多專家同意鮑里斯·卡加爾利茨基的觀點,但遠非所有專家都同意。謝爾蓋·阿豐採夫相信,引入統一貨幣相反有助于解決南部國家積累多年的問題,例如:希臘和意大利的通貨膨脹率高的問題。至于再度出現困難,專家們認為,那不是由一體化過程引起的,而是由具體政府的失算造成的。

阿豐採夫解釋說:“任何好東西如果被濫用都具有缺點。如果濫用便宜借款機會,那麼可能陷入債務深坑,這些國家就是這麼做的。”

不管如何,歐元處于危機之中,目前距離走出危機還很遠。但許多經濟學家認為,歐元成功經受住了考驗。

尤里·丹尼洛夫介紹說:“在歐元現鈔問世的十年間,我們觀察到這種貨幣只出現過一次重大危機。其它貨幣的歷史表明,在問世後第一個十年間,它們不得不經受更為嚴重的震蕩,一些貨幣完全不能挺過去。”

謝爾蓋·阿豐採夫同意同行的意見:“如果觀察利率實際狀況,那麼在整個危機期間,從年初開始,歐元利率僅下降了兩個百分點。這與我們聽到的末日預言大相徑庭。”

歐元是否將繼續活下去?

歐元的穩定性不妨礙提出統一貨幣空間的保留問題。2011年秋天,在歐洲貨幣聯盟成員國首腦聚首期間,重申了保留歐元區和歐元區內部一體化的方針,但沒有成功做到這一點的最終信心。

很少人相信歐元區將完全解體。俄羅斯後工業社會研究中心主任弗拉季斯拉夫·伊諾澤姆採夫認為:“至多,可以推測的是,這是南部5到6個國家與歐元區脫鉤,且多半不包括意大利。”

尤里·丹尼洛夫認為,歐元區要停止存在,必須有大約半數成員國退出,或者是需要拯救問題經濟體的歐元區火車頭法國和德國退出。德國正在辯論是否可能退出統一貨幣空間的問題,但許多專家認為,這只是口頭上談談而已。

丹尼洛夫說:“德國可能退出歐元區的談論是政治投機。這個國家比任何國家從組建歐元區和引用歐元中獲利都多。”

至于問題國家,那麼它們退出歐元區的前景評估也不盡相同。從一方面來說,本幣的回歸和貶值可能為工業恢複和出口行業發展提供動力。弗拉季斯拉夫·伊諾澤姆採夫認為,但由于本幣貶值,預算問題將激化,這將導致國家不穩定,最終導致經濟深度下滑。

最後,有利于保留統一貨幣空間的主要論據是歐元區內部不可能溫和分離。

尤里·丹尼洛夫堅持認為,“現在不可能退出歐元,因為退出這一系統的交易花費極高。歐盟成員國不能解開過去15年來發展的以歐元為表現的相互關系。為使它們轉而實行本幣,需要非常長的時間和非常多的資金。但這筆資金無處可籌”。

作者觀點不代表俄新社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