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中共空軍 女大生 不洗澡

這28個人的背後 更值得深究

自由時報/ 2012.01.01 00:00
記者鄒景雯/特稿

國安會涉嫌越權指揮調查局違法監控在野黨的醜聞中,有廿八名調查員遭披露負責調查並填報有關蔡英文的選舉資料,這廿八個人,頭銜是「編審」,事實上就是調查局在各縣市的「窗口」。按照調查局內部的運作流程,這廿八名編審,主要是負責「承命」,實際的調查工作,是由編審再「發包」,也就是交辦給適合的第一線調查員去執行,因此可想而知,調查局涉入這項監控工作的,其範圍與人數比目前所知更大更多,不只廿八人。

這個疑似違法的案件,之所以曝光,從諸多蛛絲馬跡中,可以確定是「內行人」幹的,能內行,當然是「行內」的自己人,國安會與調查局這些主事者不可能不知道,既然知道,他們的皮現在應當是繃得很緊,因為這些人逾越分際、涉嫌非法的所作所為,早就在反監控之中,而且都已經留下了紀錄,這時候顧左右而言他,只是更讓大家看到這些人的倉皇而已。何況,這麼大規模的行動,必然紙包不住火,現在火燒開了,想靠口水來滅火,可能嗎?

馬政府新近就此一連串反常的舉動包括:國安會發表三點聲明連續反問:若候選人如何如何時,各相關單位不用承擔責任嗎?問題是,若有如何,相關單位是要負責,但就是不關國安會這個諮詢單位的事,除非總統有下令。國安會這聲明是不是「露餡」了?

更尷尬的是調查局,明明被強龍所壓,現在出包了,得出來擦屁股,但是應付得荒腔走板。例如調查局長說:他若違法「監聽」願意辭職。大家質問調查局的是「監控」,一字之差,以為大家聽不懂嗎?何不說若有運用人員監控就下台呢?

國安會與調查局都「證實」國安會秘書處長翁詩燦是去調查局研商「保防」問題,這些公開聲明是現成的呈堂證供,檢察官應該調查是誰給翁處長這個既法外又額外的指令的?「保防」之外還有沒有其他同屬違法的工作?

連講話都講不清楚,謊到現在還圓不了,這廿八人的背後,問題恐怕是欲小不易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