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m 新聞

  • 首頁 > 即時 > yam蕃薯藤新聞 > 財經
  • 20歲才能投票 台灣成「最落後的民主國家」

  • yam蕃薯藤新聞/撰文/今周刊整理-

「增加年輕人的社會參與,是對未來的重要投資。」因為這句話,選民高齡化的日本2015年終於下修投票年齡,但在台灣的青年們呢?他們不能獨自開戶、不能獨自辦門號,甚至連「勇敢表達自己想法、聲音」的權利也沒有。

民主吊車尾

20歲才能投票 只剩台灣

放眼世界,台灣20歲才能投票的限制,在民主國家中「名列車尾」。據英國經濟學人智庫(EIU)報告,全世界76個「完全民主」或「部分民主」的國家中,只有台灣、 新加坡、馬來西亞、突尼西亞投票年齡要滿20歲。但星、馬兩國在NGO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的調查中是被歸為「部分自由國家」,;突尼西亞則是在茉莉花革命後,才被視為民主國家。換言之,台灣是「完全自由的民主國家」中,唯一規定20歲才有投票權的國度。

60年代,越戰打得如火如荼,滿18歲的美國青年被派去戰場,而美國當時的投票年齡是21歲,青年們於是怒吼:「夠年齡去打仗,也夠年齡去投票。」世代的斷裂推動權利、義務對等主張;同年,要求降低投票年齡的風潮席捲整個歐洲,位於北美的加拿大也在1970年將投票年齡修正至18歲。

以權責對等為訴求的降低投票年齡之聲,自60年代至今已高喊50餘年,但在2017年的台灣,年輕人的權利、義務是否對等?

世代剝奪

銀髮政治 掠食青年權益

我們的年輕人,年滿18歲就須負完全刑事責任,男子必須服兵役、16歲後就必須繳稅;但在《民法》中,他們仍不得獨立開戶、獨立申請信用卡、辦手機門號;甚至因為《憲法》的規定,他們並沒有投票的權利。

沒有投票權,不只是代表「成年後的前兩年不能投票」而已,也連帶剝奪了他們對於未來理想社會的想望。台灣少年權益與福利促進聯盟(台少盟)祕書長葉大華把這種狀況稱之為「世代剝奪」,年輕人即使已開始承擔公民義務,也必須承受更多的未來,但他們卻沒有參與決定的權利,「按這樣下去,老人將主導未來。」葉大華說。

避免老人主導未來,這正是全球民主國家掀起第二波降低投票年齡風潮的主因。90年代以來,許多國家開始出現人口高齡化問題,為避免下一世代的未來被上一世代決定,各國開始以降低投票年齡放大年輕人的聲量。

全球最典型的高齡化國家日本,原先與台灣並列為「唯二」20歲才能投票的東亞民主國家。但隨著日本進入高齡社會,「銀髮政治」的惡浪洶湧襲來,民代開始偏向討好高齡選民,年輕選民則對政治更形冷感。2012年,安倍晉三當選首相,陸續通過《國民投票法》及《公職選舉法》修正案,確認18歲以上即可擁有投票權,到了2016年7月參議院選舉,日本滿18歲的青年們,首次可透過投票傳達聲音。

反觀台灣,「高齡社會」所衍生的種種問題,其實早已迫在眉睫。據推估,台灣將在2019年老年人口將超越18歲以下的年輕族群,但直至今日,下修投票年齡在政策面的進度仍為零。

被大人當屁孩

被體制流放「誰聽見我們的聲音」

《今周刊》與燃點公民平台合作,委託世新大學知識經濟發展研究院進行民調發現,16歲以上的受訪者,認同應讓18歲青年享有投票權者僅佔37.6%,不同意占比高達47%;交叉分析後發現,年輕世代普遍希望降低投票年齡,尤其是剛取得投票資格的20至29歲族群裡,認同的比率達到55%,遠超過反對的37%,只可惜,年輕的聲音並未能改變總體平均數字。

總統蔡英文曾表示:「18歲的年輕世代對公共事務的熱忱,討論議題的成熟理性,一點都不輸給檯面上的政治人物。」然而仍有高達47.5%的受訪者反對「二十歲以下參與決定公共事務」,其中認為青年「心智尚未成熟」高達78%,很顯然,年輕人在台灣僅僅是被看成一群「不成熟」、無能參與政治的稚兒。

與其說「十八歲公民權」是個值得討論的議題,倒不如說,它像是「肉票」,在政黨利益交換時,這個議題屢屢成為被犧牲的籌碼。2015年,好不容易兩黨都已贊成下修投票年齡,國民黨卻為了選舉考量,堅持此案必須包裹修憲,同時修「不在籍投票」,最後又不了了之,年輕人的權利,再一次被犧牲。

(閱讀全文…https://goo.gl/Y0Zdse)

更多精彩內容,請參閱最新一期《今周刊》(第1057期)。

你可能也會感興趣》

不怕「高風險少年」標籤 他們力爭18歲公民權 https://goo.gl/m8QoIe

太陽花學運滿3年 造就這些明日之星! https://goo.gl/FJKByR

投票年齡降至18歲 日本大選多200萬選民 https://goo.gl/tixb4d

躺著不工作月領8萬 瑞士人為什麼不要? https://goo.gl/6Sm649

沒有作業或考試,芬蘭教育的成功祕訣! https://goo.gl/HNccOF

  • 一手快訊
  • 人氣推薦
最新財經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