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安柏赫德 蘇打綠 陳真

王向偉真話中國》 西安防疫暴露了體制問題

優傳媒/ 2022.01.19 07:12

西安的問題暴露了中國自上而下的治理體系的軟肋。黨中央現要求9000多萬黨員絕對忠誠,並要不折不扣地執行指示,導致各級官僚不作為,下級官員唯令行事,不能有不同聲音或靈活變通的空間。(圖/取自網路)

 

作者/王向偉

 

大約兩年前,湖北武漢首次爆發新冠肺炎疫情後,當地官員應對失當並試圖隱瞞。中央果斷出手,決定對這座擁有1100萬人口的城市實施封城管控,以盡快控制疫情。這一史無前例的封城之舉持續了76天,從2020年1月23日到4月8日。正是這一果斷措施,在中國新冠防控戰役中發揮了關鍵作用,中國也因此成為當年全球唯一獲得經濟增長的主要經濟體。

 

自那之後,中國的疫情控制愈來愈老練及有針對性,有效措施包括全員檢測、隔離、限制人流、關閉邊境和快速封區,以及健康碼和強大的密切接觸者追蹤系統等。此外,全國14億人中,約90%已接種至少兩針新冠疫苗。

 

中國把疫情防控的成功歸功於集權治理體制,稱是體制挽救了無數生命。相對而言,西方民主國家則疲於應付,確診病例和死亡人數持續攀升。

 

因此,在西安這座千萬人口城市因爆發病例於去年12月23日封城時,人們覺得有理由相信當地官員已汲取教訓,做足了準備,能把影響降至最小。但事實證明這一想法過於樂觀了。隨着令人心碎的報導不斷從西安傳出,全國感到震驚,難以置信,許多事情都不禁讓人聯想到武漢封城之初的亂象。

 

最令人痛心莫過於元旦那天,一名懷有8個月身孕的孕婦因沒有新冠核酸檢測陰性證明,而無法入院檢查治療,寒風中被迫在醫院門口苦等數小時,最後導致流產。另一令人惋惜的事件是,一名39歲的男子在元旦前夜突發心臟病,急救電話打不通,而他雖有核酸檢測陰性證明,仍被三家醫院拒收,最終因未獲及時救治而死於心肌梗塞。

 

這雖是極端例子,但都是西安老幼生病得不到救治的典型。社交媒體熱門帖子還包括,飢腸轆轆的市民為充飢不得不互換食物,有人甚至用香煙來換方便麵和大白菜。

 

但西安地方官員仍祭出了慣用手法,稱之為孤立事件,並拿下級官員當替罪羊。他們還把關注點轉向每日新增病例,並在13日新增病例降至個位數時,表示將放寬封控措施,讓西安在按下暫停鍵20多天後逐步恢復正常。

 

此外,全國專注點的轉移,對西安官員來說是一個解脫。天津報告了100多宗感染Omicron變異病毒病例,說明這一感染性極強的變異毒株已在社區傳播,天津因此部分封城。天津距北京咫尺之遙。從天津到北京,乘高鐵只需30分鐘,開車也不過2小時。這不禁令人擔心,北京能否在2月農曆新年和冬季奧運會前,守住針對Omicron毒株的疫情防線。在河南,省會鄭州等一些城市也因爆發病例而處於部分封城狀態。

 

然而,即便全國關注點轉移到了其他地方,西安市及陝西省官員也不要指望能僥倖過關、逃脫其責。他們也許會認為「不惜一切代價」和「一刀切」的做法是有效的,符合「清零」政策,但發生這些悲劇事件說明,西安官員在落實嚴格防控措施時,缺乏常識和同情心。

 

鑑於網上針對西安發生悲劇事件的討論升溫,網絡審查人員已限制相關討論。有人認為,這是地方官員的自滿心理在作祟。去年9月,西安成功舉辦了第十四屆全運會,數萬運動員匯聚西安,(防疫)沒有出現半點兒差池。有人則認為是當地官員無能,應對失策。12月9日首次報告社區病例後,當地官員追蹤密切接觸者時顯得手忙腳亂,之後又恐慌過度,實施封城。

 

封城後的幾天裏,當局允許每戶每兩天派一人外出採購生活必需品。但幾天後,即12月27日,又取消了這種安排,命令除防控人員外,所有人必須待在家裏。當地政府承諾為市民供應食品等生活品,但由於快遞服務暫停,政府在供應上問題多多,無法滿足市民需求。市民紛紛在社交媒體發帖,抱怨食品嚴重短缺。網上流傳的一段短片,更引發了一片罵聲。片段顯示,在封城之初,一名年輕人飢餓難忍,私自外出買饅頭,疫情防控人員發現後對他拳打腳踢。

 

同時,西安市官員則怪罪基層前綫無能和管理不善。有關部門13日宣布責令兩家醫院因拒收病人而停業整頓三個月,包括因拒收孕婦導致其流產的那家醫院。

 

但在市民醫療需求仍不能滿足的情況下,責令兩家醫院停業整頓是明智之舉嗎?對此,西安官員似乎並未考慮,而是只顧推卸責任,把板子打在那些執行市政府防控措施的機構身上。

 

更值得關注的是,西安的問題暴露了中國自上而下的治理體系的軟肋。黨中央現要求9000多萬黨員絕對忠誠,並要不折不扣地執行指示。這導致各級官僚不作為,下級官員唯奉令行事,不能有不同聲音或靈活變通的空間。

 

這名孕婦的痛心遭遇曝光兩天之後,負責疫情防控的最高官員、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表示,對此「深感愧疚」。在她做這番表態之後,陝西省和西安市官員才承諾說,對急危重患者,無論是否有新冠檢測陰性證明,都要第一時間給予救治。

 

然而,陝西省和西安市官員必須對因其無能和管理不善付出的生命代價和社會損失,承擔責任。同時,為防止西安悲劇和亂象再次發生,有必要進行認真徹底的反思。

(本文原載《思考HK》網媒,原標題為[疫情防控 西安暴露的體制問題值得反思],經作者同意授權轉載,不代表本網立場)

 

 

作者簡介

王向偉,出生於東北吉林。北京外國語大學英語學士、中國社科院研究生院新聞學碩士。

有30多年媒體從業經驗。曾任《中國日報》記者,後在英國留學和工作。1994年加入香港英文報刊《東快訊》任記者、編輯。1996年加入《南華早報》,2007年晉升為副總編輯,2012年出任總編輯。

2016年起擔任《南華早報》編輯顧問,每周撰寫《中國報導》專欄,深受廣泛關注,被公認是亞洲有關中國及其國際關係的重要評論員。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