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大數據告訴你》顏寬恆失利的三個戰場

優傳媒/ 2022.01.11 10:31

 

 

作者/杜聖聰(銘傳大學廣播電視系副教授兼系主任)

 

該怎麼說顏寬恆對上林靜儀的這場選戰?藍綠朋友在不同陣營的觀點不同。我不想得罪人,卻也不希望被寒蟬效應纏身,把自己變成沉默螺旋的盲從者。畢竟,我們鄉下人身心健康,沒有罹患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學不會跪舔當權者。因此,我嘗試從選舉戰場的轉移來思考這次選戰。

 

從大環境來看,國民黨或藍營的思維框架,是必須檢討的。根據《遠見》12月出爐的民調顯示,國民黨從2018年的政黨形象高峰一路下滑,在20-24歲民眾的觀感,下滑跌幅達74.4%;40-44歲民眾跌幅下降70.0%;大學以上的民眾跌幅下降58.9%;軍公教人員跌幅下降55.8%,其他的部分請參考以下數據,不再贅述。

 

事實上,國民黨體質在這三年內沒有變化,呈現群雄割據狀況,就像是五代十國一樣,雖說有15個小諸侯,但各打各的,壞毛病一一浮現。想想2018年的勝仗,是在黨中央和地方派系協力,韓國瑜孤軍在高雄爆破,讓民進黨不能首尾兼顧,才呈現遍地開花的情況。

 

2019年之後,在九二共識的護身符被閹割;反送中的亡國感籠罩;韓國瑜頭腦發昏、被人慫恿參選;吳敦義自己想選又不選。這些內憂外患讓國民黨在2020年輸得一塌胡塗。然後,2020年過後,藍營大小諸侯坐視韓國瑜被亂其心志、綑綁手足、剪斷羽翼,被妖魔化完畢後還小丑化,但這些同志理都不理,韓國瑜就這樣被綠營和側翼合力殲滅罷免,甚至還賠上高雄議長。

 

自此以後,國民黨就一瀉千里。包括小孩玩大車,玩到最後不曉得在玩什麼?《遠見》的民調只是用數據告訴藍營,從2014年到2017年那種不接地氣、做什麼就錯什麼的國民黨,又借屍還魂回來了!顏寬恆正是被國民黨形成的意見氣候拖累。雖然朱立倫像土撥鼠一樣,躲在地洞裡連動都不敢動,但大家還是會把中二選區當成是藍綠對決。

 

資料來源 : 作者主持之大數據公司的KEYPO大數據搜索引擎,以下同。

 

去年四項公投全輸,這就不說了!顏寬恆這場仗之所以輸,我認為最主要問題,在於弄不清楚戰場在哪裡?

 

第一個戰場,是台中在地的戰場。過去顏清標在南北二路的縱貫線有其江湖威名,歷次選舉都沒有候選人膽敢不長眼地質疑顏家;當周玉蔻開出第一槍設定議題;接著,民進黨再用違建事實,擠牙膏式地一點一滴凌遲顏寬恆,讓他吞下父執輩的包袱。出來混的,本來就要還,天公地道。只是沒有想到這些說不清楚的陳年舊事和江湖恩怨,全部都要顏寬恆一個人扛下來。

 

顏寬恆團隊也弄不清楚,現在已經進入5G時代,人手一機的連結與傳統面對面的溝通不同。中二選區現有高鐵站,有中部科學園區,過去海線貧瘠的人文地景已經翻轉。老一輩逐漸凋零,而且凋零的速度飛快。你去問問,過去家長權威一言九鼎,現在誰還管得動自己兒孫輩的投票意願?何況,大批移民的新世代躲在高樓裡,每天上班下班,與地方派系連結極少,誰管你怎麼炒米粉和服務建設?

 

 

第二個戰場,是台北媒體的戰場。顏寬恆團隊太過自信了,認為可以複製當年張榮味補選雲林縣長般,只要鞏固地方就好。顏家對於台北的電視新聞台和平面媒體沒有耕耘,也找不到代言人弄清楚方向,甚至連參與節目都找不到應援的啦啦隊。自己的發言人不能也不敢北上,你找誰出來應戰呢?

 

台北媒體就是議題主要設定的場域,從台北看天下的觀感,才是被定義的觀感,呈現出大多數民眾的「感覺」。媒體的態度立場,決定了大多數民眾的思維框架。對顏家來說,台北不是「沙鹿」,台北是「殺戮」。台北不是手握手、面對面、傳遞溫度的地方。所以,顏寬恆就像非洲草原的獅子,遇到成群結隊的非洲鬣狗,東咬一口、西咬一口,就這樣傷口越來越多,最後失血過多,就死了!

 

第三個戰場,是網路的戰場。顏家最大的盲點就是幕僚不懂得新媒體,把自己的臉書官網,經營得像電子布告欄。其實,這是藍營候選人的共同通病。他們喜歡網路世界,但希望網路裡頭的人「為他們所用」,卻不懂得在網路上怎麼交朋友,尤其是新朋友!

 

顏家團隊不懂,該怎麼用文青式的夢魘語言、用迷因梗圖,去說出他們對於鄉親的服務和地方的建設。他們也不懂該如何講出一個又一個的數位敘事,這裡頭有唯美的視覺設計、流暢的各種運鏡,還必須包括他們聞聲救苦的在地血汗。對了,還要有慢動作的特寫鏡頭來抓住情緒的感動。說穿了,顏家他們就是一堆很質樸的「數位文盲」,提供了很多服務,但因為汗臭味十足,在網路世界裡屢屢遭到嫌棄。

 

 

更不用講,顏家的人不懂得社群聆聽,不懂得用大數據搜尋引擎撈取內容,並且導入具體的決策。講白了就是,人家已經在上太空,結果你還躲在地上打彈弓。勝就是勝,敗就是敗,顏寬恆團隊這次敗得並不冤枉。(相關的數據,可以參看所附圖片)

 

你問我,怎麼看這兩個候選人?林靜儀醫師有她的白袍專業,選她的人自有其考量;但顏寬恆一直以來就是憨憨的,就像當年我在服務處看到的一樣,這二十年來沒什麼大變化。如果可以,他只要到新竹來,我一定會請他吃米粉摃丸,並且帶上我的新竹好兄弟,拍拍他的肩膀,跟他好好的喝兩杯。我相信,他會是一個值得肯定、值得交往的好朋友,只是很憨慢,不會選舉而已!

 

杜聖聰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