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許藍方 小小彬 N號房事件

薛子隨筆》《紅樓夢》中有一闋暗藏統一玄機的《判詞》 ?

優傳媒/ 2021.12.07 09:12

判詞的最後兩句《三春爭及初春景,虎兔相逢大夢歸》,説的就是“在明年(虎年)年底,發生大事,後年(兔年)初春光景,統一大夢歸真。”曹大文豪既稱滿紙荒唐言,何在乎我解其中味呢?(圖/取自網路)

 

作者/薛中鼎 

 

1.《紅學》概述

 

《紅樓夢》是中國四大名著之一。這本書的內涵豐富,文學價值很高。《紅樓夢》有一個特別之處,就是關於這本書,有很多謎團未解。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很多學者,以“科學精神”來研究這本小説,研究内容,包含書的作者,書隱喻的含義,書的版本差異,書的眉批,原書的結局到底如何等。

 

以科學的精神來研究《紅樓夢》,在民國初年蔚然成風。當時的著名學者,有的就是《紅學》大師。

 

蔡元培主張,紅樓夢的賈寶玉隱喻明末傳國玉璽,林黛玉隱喻崇禎皇帝,此派人稱《索隱派》。

 

胡適與俞平伯做出大量考證,人稱《考證派》。胡適指出,紅樓夢作者,是康熙年間,江寧織造曹寅之孫曹雪芹。紅樓夢是以曹家盛衰爲背景,而寫的小說。

 

學者俞平伯則研究指出,現流行的120囘 “通行本紅樓夢”,只有前80囘是曹雪芹的原著,後40囘則是乾隆年間,書商程偉元與文人高鶚,所合作編撰的,一是有個人愛好,一是可以賺錢。

 

因此,前 80回與後 40回的紅樓夢,無論情節還是文筆,都銜接不上。著名作家張愛玲,就認為紅樓夢後40囘,慘不忍睹,她說人生有三恨:

 

“一恨鰣魚多刺,二恨海棠無香,三恨《紅樓》未完。”

 

胡適與俞平伯之後的《紅學》大師有周汝昌。他研究認為,曹雪芹原著的故事結局,是賈寶玉與史湘雲結爲苦命夫妻,三餐難繼。史湘雲(不知本名) 以“脂硯齋”與“畸笏叟”的化名,為紅樓夢寫了很多 “眉批”。眉批顯示,紅樓夢確實完書,而且只有108囘。但是完整的原著紅樓夢,無跡可循。原著的故事結局,至今謎團重重。

 

近年來,有劉心武研究清史與紅樓夢,指出紅樓夢中,秦可卿的人物原型,應是康熙朝兩度廢立的太子胤礽的女兒。賈家的盛衰,乃至於被抄家,與胤礽派系的宮廷鬥爭,有直接的關係。劉心武的研究,以秦可卿做為突破口,人稱《秦學》。

 

劉心武在大陸央視《百家講壇》開講 “劉心武揭秘紅樓夢”,還親自撰寫了劉心武版本的 “後續28囘紅樓夢”,為《紅學》另闢蹊徑,再創高潮。

 

2008年,《紅學》界又異軍突起,出了一本《吳氏紅樓夢》,號稱是有人讀了紅樓夢的 “原本”,原本佚失,於是慿記憶寫下其書。這個版本的紅樓夢只有108囘,合乎周汝昌、劉心武等的考證。

 

《吳氏紅樓夢》後28囘的故事發展,超乎想像。但是,很重要的是,《吳氏紅樓夢》故事發展,又與前80囘的 “草蛇灰線,伏脈千里” 的伏筆,有完美的呼應。

 

譬如《吳氏紅樓夢》敘述,後來薛寶釵嫁給了賈雨村。這個情節變化,看似不可思議,但是又符合紅樓夢第一回,賈雨村一出場,就唸到 “釵於奩內待時飛”(賈雨村字“時飛”)的伏筆。

 

薛寶釵與賈雨村,都志在功名。薛寶釵與賈雨村的 “心靈契合度”, 確實高於薛寶釵與賈寶玉。薛寶釵與賈雨村最後 “走在一起”,細想也是符合原作者的人物性格佈局。

 

《吳氏紅樓夢》又指出紅樓夢原作者,是明末清初的詩人吳梅村,故稱《吳氏紅樓夢》,曹雪芹是增刪潤色而已。

 

如果《吳氏紅樓夢》真是正版紅樓夢,那麽紅樓夢故事,依其敘述,確實就是在隱喻明朝滅亡的悲摧過程,證明蔡元培的觀點是正確的。而 《紅學》山不轉人轉,竟然又回到了原點,十分有趣。

 

吳氏紅樓夢》並沒有得到 “正統紅學家們” 的認可。如果《吳氏紅樓夢》確實是 “正版原著” , 那麽一衆正統紅學家的研究成果,豈不都成了虛幻之言?所以正統紅學家拒絕接受《吳氏紅樓夢》,不難理解。

 

值得一提的是,長於政治鬥爭的 “偉大領袖” 毛主席,評價紅樓夢說:

“要把紅樓夢,當作一本政治書來讀”。

毛主席為紅樓夢,做了 “一錘定性” 的工作。

 

我也在努力參詳,紅樓夢書中的 “政治含義”。經過多年浸潤,一直到最近,我才終於有所開悟。

 

2. 紅樓夢中的重要 “判詞”

 

《紅學》中,有所謂的 “四大未解之謎”。其中第一條,就是賈元春的判詞,一直無人能清楚解說。

 

賈元春是皇帝的妃子,賈寶玉的姐姐。後來皇室特許皇妃回娘家省親,賈家迎接元春省親,建造了大觀園。在紅樓夢的十二金釵中,賈元春排名第三,僅次於兩位主角,林黛玉與薛寶釵。

 

元春在紅樓夢故事中,有很高貴的家族地位,是賈家與皇室的直接連結。

 

在紅樓夢第五回中,關於賈元春的判詞如下:

 

“二十年來辨是非,榴花開處照宮闈;

   三春爭及初春景,虎兔相逢大夢歸。”

 

這個判詞,到底在表達什麼,百年來,無人能解。

 

這天,我的老友曹不語,與我閑話時事。在有意無意之間,我倆轉了話題:

 

“不語,你跟我說過,你的先祖,是曹雪芹家族?” 我問。

 

“是的。 ”

 

“我總覺得,賈元春的判詞,尤其是《虎兔相逢大夢歸》這句話,聽來氣勢磅礴,必有深意。 ”

 

“不瞞你説,年前,我雪芹先祖,托夢給我,做了説明。事關重大,之前不便跟你說。”

 

“現在看當下局勢發展,我覺得可以跟你説了。 ”

 

“從第一句 《二十年來辨是非》説起?” 我説。

 

“是。台灣自民進黨阿扁2000年執政算起,有二十年了。 這二十年來,是否讓你看清楚了很多事情?”

 

“嗯,遠的不說了,就近日新聞而論,台灣網軍領軍人物,竟然可以控制我們的 “港湖女神”立法委員,拍下類似女優做愛的視頻;竟然會責打父母並要父母下跪認錯;這樣的道德無底線人物,竟然可以任意穿梭於滿朝權貴之間,與論國政。”

 

“台灣的總統,僞造學歷問題,在台灣傳遍大街小巷,人人質疑。還有,政府幫美國促銷萊豬,竟然可以把萊劑,比喻成爲保健食品。”

 

“這個政府,簡直就是蛇鼠一窩,魑魅同籠。 ” 我說,既是感到荒唐,又是覺得憤怒。

 

“《二十年來辨是非》就是說,經過二十年,已經足以辨明事態本相,及其是非了。”

 

“第二句《榴花開處照宮闈》,什麽意思?”

 

“台灣的水果特產是番石榴。 番石榴開白色的小花,就像是辦喪禮時用的花。”

 

“《榴花開處照宮闈》説的是,宮闈被包圍在白色的番榴花中,你想想,那是什麽光景?”

 

“莫非要替宮闈辦喪禮?”

 

“想像中的畫面,確實就像是在辦喪禮。 ” 曹不語說。

 

“最後兩句,必有深意。 ” 我説。

 

“是的,賈家四姐妹,元春,迎春,探春,惜春,總結起來,就是“原應嘆息”, 有悲嘆的含義。”

 

“判詞第三句《三春爭及初春景》,指的是一個姐姐元春,抵得上三個妹妹。一年四景,最主要的就是初春之景。”

 

“大事將在初春時節發生。” 不語說。

 

“我沒明白。 ” 我說。

 

“最後一句話最重要,《虎兔相逢大夢歸》,你何不再想想,當前是何局勢?”

 

  我想了片刻,曹不語默然不語,任憑我思緒自由運作。忽然,我靈光乍現。

 

“哇呀,明年虎年,後年兔年,虎兔轉年之際,將有大事發生,大夢歸醒了。”

 

  我心念流轉,把一些事情結合在了一起。

 

“明年下半年,中共將召開黨二十大,習近平將連任黨總書記與軍委主席。”

 

“習近平鞏固權力,連任之後,最想完成的是什麽歷史任務?顯然是統一兩岸。他自己也説,這個任務,必須完成,也一定可以完成。”

 

“還有句話,呼之欲出,就是要在我任上完成。 ”

 

“所以,判詞的最後兩句《三春爭及初春景,虎兔相逢大夢歸》,説的就是在明年(虎年)年底,發生大事,後年(兔年)初春光景,統一大夢歸真。”

 

“但是季辛吉說,大陸十年内不會武統台灣。”

 

“俄羅斯普丁說,中國大陸是强大的經濟體,通過這種實力,完全有能力統一台灣,根本就不需要動用武力。”

 

“美國前總統川普最近接受英國媒體訪問說,中國大陸有可能在明年二月,北京冬奧之後,採取行動。”

 

“到底誰說的靠譜呢?” 我問曹不語。

 

“薛子,如果你是我,你會相信先祖雪芹先生的寓言,還是這些老外的霧裏看花?”

 

“我相信“主動權在我”的道理。不管老外怎麽說,最後的主動權,都不在他們手裏。 ”

 

“再來,雪芹先生的寓言判詞,文學價值高,《三春爭及初春景,虎兔相逢大夢歸》,把一場歷史大事,寫得如此優美,我很喜歡。”

 

“說得好。其實,前兩句《二十年來辨是非,榴花開處照宮闈》,也很雅致,值得反復品味。”

 

曹不語看著我,深思著説。

 

“有道理,判詞寫得真好。” 我說。

 

我與曹不語道別後,回家閑坐靜思,想到了紅樓夢第一回中的絕句詩:

 

“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都云作者痴,誰解其中味。”

 

我忍不住打了個電話給曹不語。我跟不語説,如果他還有機會夢見雪芹先生,一定要告訴先生,我們現在都能理解,三百年前,雪芹先生寫這個《虎兔相逢大夢歸》判詞的良苦用心了。

 

最後,我也寫了首詩應和抒懷,詩名《元春判詞》,詩如下:

 

《一首珠璣詞,百年興衰事;欲解其中味,紅樓夢醒時。》

 

作者簡介

薛中鼎,大學讀理科,有比較嚴格的邏輯訓練,後來在政大讀企管碩士,美國讀管理科學博士。

大約有北方遊牧民族的基因,所以換了些不同的工作領域,在美國、北京與台灣都生活多年。雖然“遊牧”四方, 對於中國文學與歷史,尤其是文學與歷史的關聯性,以及歷史變遷的邏輯性,一直有濃厚的興趣。喜歡嘗試著以百年後歷史學家的角度,來分析探討當下的現象與問題。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