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聯電 反正我很閒 旺宏

王向偉真話中國》以史為鑒,不容左傾思潮抬頭!

優傳媒/ 2021.12.07 06:36

中國已發展成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仍要對極左思潮存有戒心,必須從「大躍進」和人民公社運動中汲取教訓。鄧小平關於防範極左傾向的警示依然適用。如果極左傾向得不到遏制,它仍可能再次顛覆中國的發展之路。(圖/取自網路)

 

作者/王向偉

 

發生在1957年至1962年的「大躍進」運動、人民公社化運動和反右派鬥爭,給中國帶來的是災難性後果。這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歷史,是中國領導層不願提及的歷史。

 

1958年,毛澤東發起了激進的「大躍進」運動,試圖通過加快工業化和農業集體化進程,來趕超英國,把中國從農業國變成共產主義天堂。當時,全國各地目不識丁的農民和工人紛紛行動起來,修建土高爐,用廢鐵鍊鋼。同時,農民也被要求把自留地和自家的生產生活設備交給人民公社,開始拿平均的工資,吃人民公社大食堂,也就是常說的吃大鍋飯。

 

同時,為了排除異見,毛澤東還發動了反右派鬥爭,打擊那些質疑或批評其政策的官員和知識分子,並給他們扣上「資產階級」或支持西方價值觀的帽子。

 

這些非理性的錯誤政策,再加上極左民族主義的火上澆油,導致了災難性後果,全國工業生產和糧食產量急劇下降,數以百萬的人被餓死。當然,旱災和洪澇等自然災害也是造成這樣惡果的重要原因。

 

六十年後的今天,中國已發展成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各方面都取得長足進步和成就,但仍要對極左思潮存有戒心。中共高官上月就警告稱,在努力把中國建設成可與美國平起平坐的世界大國進程中,中國必須從「大躍進」和人民公社運動中汲取教訓。

 

在介紹黨的十九屆六中全會精神時,中央財經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韓文秀發出了以上警告。11月初舉行的六中全會,通過了建黨百年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為國家主習近平繼續任職奠定了政治基礎。

 

顯而易見,韓文秀引用「大躍進」做例子,是要警告各級官員不能急於求成,不能為完成碳減排任務而採取一刀切手段。這種急功近利的做法造成了今秋嚴重的電力危機,不僅影響了人民生活,還衝擊了經濟發展。中國已宣布將在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並在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

 

他提出要汲取人民公社化運動的經驗教訓,可能是警惕對「共同富裕」的誤解誤讀。目前的擔憂是,以「共同富裕」之名呼籲對收入再分配,可能會引發「劫富濟貧」錯誤和非理性呼聲,進而導致舊時的平均主義。

 

韓文秀提醒,「共同富裕」政策不是搞舊時的平均主義。(圖/取自網路)

 

習近平8月提出「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並鼓勵高收入人群和企業「自願回饋社會」。韓文秀表示,「共同富裕」不是要「劫富」,而是要「把蛋糕做大和分好」。他是首位做出這樣解釋的高官。在齊聲頌揚黨及其政策的氣氛之下,韓文秀能發出這樣警示,其膽量值得稱讚。

 

這一警告的背後原因,是出於對極左民族主義思潮捲土重來、威脅經濟發展的擔憂。其實,早在二十世紀七十年代末,在結束了「文化大革命」、國家走上改革開放之路後,鄧小平總結了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極左民族主義政策的災難性後果的經驗教訓,曾反覆警告全黨要警惕右的錯誤傾向,但主要是防「左」。

 

習近平2012年底當選中共中央總書記以來,加強了意識形態控制,情況開始變化。在中國與美國及其西方盟友在意識形態和價值觀公開對抗之後,情況變得更為明顯。

 

這也給左派分子提供了機會。他們以愛國主義和忠於共產主義理想為名,推行其議程。同時,官媒和官員也不能容忍外國的任何批評之聲,即便是建設性的批評。他們掌控輿論,抨擊海內外持不同意見的人士,並給他們貼上不愛國及討好西方的標籤。

 

在中國政府宣揚和推進「共同富裕」之時,對科技巨頭、電商平台、教輔企業、網約車和快遞公司等私營企業採取了嚴厲的監管行動。或許,這些遲來的監管政策是明智舉措,以期控制和規範這些領域的過度擴張行為,但左派分子卻藉機炒作,拉大旗作虎皮,把這些措施譽為「一場深刻變革」的開端,稱其旨在減少資本主義帶來的不平等,並表示中國將不再容忍資本家一夜暴富。

 

這類隨意性的評論充斥在各社交媒體平台,還得到了宣傳部門的默許,引起了國內外廣泛關注,有人甚至將其與毛澤東時代的言論相提並論。

 

最新例證就是網上對中國最大電腦製造商聯想集團的攻擊。這場口水戰是社會評論員司馬南一手挑起的。司馬南以其極左觀點及對毛澤東時代的公開崇拜,吸引了數百萬粉絲。他拿出30多年前的文件,質疑聯想變賣國有資產,而這樣的指控在中國政商界是一個極具爭議無人願意觸及的熱點問題。

 

上世紀八十年代及九十年代,政府批准一些效率低下的國有企業,可通過上市或引入外資或私人投資等,進行私有化改革。很多企業因此重獲新生,走上了蓬勃發展之路,但一些左派分子一直認為這是在變賣國有資產。就聯想而言,它曾是中國科學院的控股公司,通過上市和擴資增發,中科院的股份一再被稀釋。當然,在此過程中,中科院獲得了比最初投資高出數千倍的回報。

 

司馬南還指責聯想高管給自己開天價年薪,而公司業績卻表現平平。他是在利用人們的仇富心理。受司馬南言論的影響,有網友拿聯想和華為的董事會構成進行對比,聯想董事會有多名外國人,而華為則清一色的國人。這似乎是在暗示聯想作為一家國際公司,並不愛國。

 

值得關注的是,網上對這事吵得熱火朝天,但官方主流媒體並未介入,表明官方認為司馬南的指控並不可信。然而官方也未對司馬南的言論加以約束,反而忙於清理和刪除那些被視為不愛國或受外國左右的貼文。

 

在當前環境之下,官員們也許又重拾他們的傳統信條,那就是「寧左勿右」。其實,不僅是中國,美國及歐洲的情況也大致如此,民族主義傾向都在抬頭。

 

今天,鄧小平關於防範極左傾向的警示依然適用。如果極左傾向得不到遏制,它仍可能會像過去一樣,再次顛覆中國的發展之路。

 

(本文原載《思考HK》網媒,經作者同意授權轉載,不代表本網立場)

作者簡介

王向偉,出生於東北吉林。北京外國語大學英語學士、中國社科院研究生院新聞學碩士。

有30多年媒體從業經驗。曾任《中國日報》記者,後在英國留學和工作。1994年加入香港英文報刊《東快訊》任記者、編輯。1996年加入《南華早報》,2007年晉升為副總編輯,2012年出任總編輯。

2016年起擔任《南華早報》編輯顧問,每周撰寫《中國報導》專欄,深受廣泛關注,被公認是亞洲有關中國及其國際關係的重要評論員。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