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NBA直播 GODIVA SpaceX
}

薛子隨筆》滿清、明鄭當年的幾番周旋

優傳媒/ 2021.10.25 22:59

以古爲鏡,可以知興替。這段發生於三百多年前的歷史故事,對於今天的兩岸關係,應該有參考價值。(圖/取自網路)

 

作者/薛中鼎 

 

滿清與明鄭的交鋒歷史,對於今天的臺灣來説,是一段十分值得參考的歷史。唐太宗說,《以古爲鏡,可以知興替》。滿清與明鄭的交鋒歷史,昭示了三百多年前,

 

西元1644年,滿清入關,順治登基。順治的含義,是“順天而治”。可知滿清入關,已有漢人“皇權受命於天,順天意而治民”的哲學理念。

 

順治三年,西元1646年,鄭成功起兵反清復明,故稱之爲明鄭。明鄭與滿清的對抗,歷經鄭成功、鄭經與鄭克塽三代;滿清也歷經兩個皇帝,順治與康熙。一直到康熙22年,西元1683年,施琅出兵收復臺灣,鄭克塽出降爲止,前後共計38年。

 

這38年間,滿清兩個皇帝,與明鄭三代,進行了多次和談,都沒有成功。和談失敗的一個主要因素是,滿清堅持要明鄭剃髮歸順,而明鄭王朝堅決反對。

 

談判過程中,明鄭要求臺灣應比照高麗與朝鮮。高麗與朝鮮是中國藩屬,民衆無需剃髮。滿清則認爲臺灣是中國一部分,與高麗朝鮮不同,臺灣歸屬中國,民衆必須剃髮。

 

所以,當時的剃髮問題,具有主權上的象徵性意義。與今天改不改國旗國歌問題,頗有類似之處。

 

鄭成功在起兵初期,以廈門為根據地,在爭奪海澄、漳州的戰役中,屢次擊敗清軍,使滿清朝廷頗感困擾。順治九年(1652年),滿清與鄭成功開始進行和談。當時,鄭成功的父親鄭芝龍被滿清軟禁在北京,順治就要鄭芝龍寫信給鄭成功勸降,同意封鄭成功為海澄公,並且把漳州、潮州、惠州、與泉州四府的兵權與領海之權交給鄭成功。

 

鄭成功回復說,“我兵馬繁多,非數省不足安插。和則高麗、朝鮮有例在焉。”也就是説,鄭成功向順治索取南方三省,做為他的屬地,並且要求比照高麗與朝鮮模式,不剃髮易服,形同獨立王國。鄭成功所開的條件,滿清無法同意,談判破裂。

 

談判雖然破裂,但是雙方都亮出了底綫。順治可以接受鄭成功比照吳三桂,成為封疆大吏。鄭成功要的是《兩國論》,比照高麗與朝鮮。稱臣納貢可以,主權必須獨立。

 

順治皇帝與鄭成功對峙了16年之久,其間和戰無常。順治十八年,1661年,順治歸天。同年,鄭成功東渡臺灣,趕走了荷蘭人,臺灣成爲明鄭反清復明的新基地。

 

次年,鄭成功逝世,鄭經繼位。臺海兩岸的交鋒,可説是同時換了主角。由順治與鄭成功之爭,翻頁爲康熙與鄭經的對峙。

 

康熙六年,1667年,康熙派人到臺灣與鄭經議和。鄭經寫了封回信給康熙,清楚説明了鄭經的觀點:

 

“況今東寧(臺灣)遠在海外,非屬版圖之中,東連日本,南蹴呂宋,人民輻輳,商賈流通。王侯之貴,固吾所自有,萬世之基,已立於不拔。此自貴賤所目睹者,不佞亦何慕於爵號,何貪於疆土,而爲此削髮之舉哉?”

 

鄭經認爲,臺灣遠在海外,地理位置優越。東連日本,南銜呂宋,物阜民豐,商貿繁榮。他在臺灣稱王,日子過的很舒服。萬世基業,皆已立於不拔之地。滿清能給他的,對他來説,都談不上什麽吸引力。他沒有理由,要剃髮歸順滿清。

 

同時,鄭經也請使者帶一封信給他在北京的舅舅董氏,信中有這樣的話:

“倘清朝以海濱為虞,蒼生爲念,能以外國之禮見待,互市通好,息兵安民,則甥亦不憚聽從。”

 

鄭經的意思是,如果滿清願意接受《一邊一國》的關係,雙方互市通好,息兵安民,他樂於配合。

 

簡單來説,鄭經的意願,就是《維持現狀》,與今天的台灣心態,基本相同。

 

康熙皇帝對於他爲什麽要堅持鄭氏王朝剃髮,在他給尚書大臣明珠的詔諭中,也有他的説辭:

 

“至於比朝鮮不剃髮,願進貢投誠之説,不便允從。朝鮮係從來所有之外國,鄭經

 

乃中國之人,若因居住臺灣不行剃髮,則歸順悃誠。以何爲據? …… 果尊制剃髮歸順,高爵厚祿,朕不惜封賞。即臺灣之地,亦從彼意,允其居住。庶幾恩訖遐方,兵民樂業,干戈不用,海疆安。稱朕奉天愛民,綏懷遠人至意。”

 

康熙的意思是,朝鮮本來就是外國,而鄭經乃中國之人,兩者在本質上不相同。

 

如果鄭經因爲居住臺灣就不剃髮,何能證明有歸順之心?只要鄭經接受剃髮歸順滿清,朝廷願意賜以高爵厚祿,臺灣也可任由鄭經繼續居住治理。彼此可以不動干戈,兵民樂業,兩岸同享安和之好。

 

鄭經對於臺灣應援引朝鮮案例,無需剃髮,給了這樣的説法:

 

“朝鮮豈非箕子後乎?士各有志,苟能如朝鮮例,則敢從議。若欲削髮,至死不易。”

 

鄭經認爲朝鮮是殷商箕子的後代。既然朝鮮人可以不剃髮,鄭氏臺灣,應可比照之。否則,寧死不從。

 

康熙的寵臣,尚書大臣明珠,在回復鄭經的信中寫道:

 

“君臣之義,譬猶父子,而異其衣冠,豈可君臣而別其章服?此薙髮一事,所當一意仰從,無容猶豫者也。”

 

明珠的意思是,君臣之義猶如父子。既然如此,君臣的衣冠應有一體性。剃髮的事,必須遵從,不可猶豫。

 

康熙與鄭經的這一輪談判,再度膠著於剃髮還是不剃髮的問題,最終還是無法達成協議。

 

康熙十二年至康熙二十年(1673-1681)之間,滿清南方發生了三藩之亂。鎮守雲貴川的平西王吳三桂、鎮守廣東的平南王尚之信、鎮守福建的靖南王耿精忠,三位藩王相繼舉兵反清。一時之間,聲勢浩大,滿清的統治根基受到威脅。鄭經趁機屢次出兵福建,與清軍多次交戰,互有勝負。

 

而康熙,是由篳路藍縷而至清初盛世。兩岸領導人,一是“向上提升”,一是“往下沉倫”。

 

此時局勢,是一個統一而强大的滿清,面對一個政治混亂而又經濟蕭條的臺灣,對臺灣十分不利。鄭克塽的權臣馮錫範、劉國軒等,與滿清福建官員聯絡,準備接受招撫,願意接受剃髮。但是滿清在廷議時,康熙決定用兵,不再考慮和談。

 

康熙對大臣們說:

 

“(臺灣)首渠既除,餘黨彼此猜疑,各不相下,眾皆離心,乘此撲滅甚易,進剿機宜,不可停止。”

 

於是,康熙決定採取行動,收復台灣。鄭經逝世半年後,即重用施琅,令施琅為福建水師提督,並加宮保官銜,前往福建,負責對臺《相機進取》。康熙給施琅這樣的上諭:

 

“爾至地方,當與文武各官同心協力,以靖海疆。海氛一日不靖。則民生一日不寧。爾當相機進取,以副朕委任至意。”

 

康熙二十年(1681年)十月,施琅進駐廈門,準備對臺“相機進剿”。在出兵時間與攻臺地點等戰略問題上,施琅與福建總督姚啓聖多有分歧,間或有權力之爭。因此施琅的出兵時間,受到拖延。終於在二十個月之後(1683年六月),施琅在銅山誓師,率水師三萬多人,戰船三百多艘,進攻澎湖。一周後,施琅在澎湖,大敗明鄭劉國軒的水師。

 

鄭克塽知道大勢已去,派人到施琅軍前,希望清廷能同意鄭氏家族“居臺灣,承祀祖先,照管物業”,康熙不予同意。

 

1683年七月,鄭克塽在岳父馮錫範、掌軍權的劉國軒的勸説下,接受滿清的曉諭,下令臺灣軍民全體剃髮,由施琅前來接收。

 

簡單來説,康熙掌握了平定三藩之亂,與鄭經逝世、台灣内亂的時機,決定“以武逼降”。康熙令熟悉台灣情況的施琅為將,經歷一場澎湖海戰,台灣本島不戰而降。

 

施琅六月中誓師出兵,到馮錫範7月中將鄭克塽送交施琅,僅約一個月。

 

三十多年來的剃髮之爭,最終以滿清出兵,明鄭敗亡,而畫下句點。

  

臺灣降清之後,鄭克塽被封為海澄公,馮錫範封為忠誠伯,劉國軒為順清侯並任天津總兵。鄭克塽及其家族內遷北京,滿清並將鄭成功與鄭經的遺骸,遷葬至福建泉州。

 

施琅因收復臺灣有功,授靖海將軍,封靖海侯。施琅收復臺灣之後,負責治理臺灣。施琅治理臺灣時期,採行了以下策略:

 

1)留用原明鄭人才;

2)發展農業生產;

3)興辦文化教育,譬如奏請奉祀臺灣民間所信仰的媽祖為《天后》;

4)改善稅賦制度;

5)敦促兩岸貿易。

 

滿清收復臺灣,是和平過渡,民生沒有受到衝擊。相反的,統一之後,臺灣的經濟與民生,得到了相當正向的發展。

 

施琅是福建晉江人。康熙年間,因爲施琅的原因,很多福建施氏族人相繼遷居臺灣發展。現居臺灣的施姓人口頗多,應有相當大的比例,是福建施琅施氏族人的後裔。

 

今天,在臺南孔廟依舊供奉著施琅牌位,在距離延平郡王廟不到兩百公尺的城隍街,有座福德爺廟,廟中祭祀施琅神像。

 

施琅的兒子施世綸,就是中國民間戲曲《施公奇案》中的施公人物原型。《施公奇案》中的施公,有“天下第一清官”的美譽。

 

據説,台灣社會的菁英,如施明德,施振榮,施崇棠等,都是施琅家族後裔。

 

縱觀滿清與明鄭這段持續三十多年之久的《和談與剃髮之爭》,我們可以做出以下幾點總結:

 

1)鄭氏王朝奉明正朔,一直使用明桂王永曆年號,與滿清對抗。實際上,鄭家擁有治理臺灣的權力,與明朝朱家毫無關係。這個打著前朝(明朝)招牌,與新朝(清朝)相對抗的情況,與今天的兩岸,十分類似。

 

2)剃髮還是不剃髮,在雙方談判過程中,成為一個重要的議題。剃髮問題具有主權上的强烈象徵性意義,類似於今天的國號、國旗與國歌。如果不換國號、國旗與國歌,可以談;如果要換,就很難談。

 

3)在談判過程中,當時的局勢,影響了雙方談判的意願與姿態的高低。雙方都以議和爲名,取得緩兵、籌餉、通商等實際利益。其實,雙方都缺乏和談的誠意。

 

4)順治與鄭成功初次和談,是因爲順治需要集中力量清除南明殘餘勢力,所以放低了姿態;而鄭成功的姿態,就顯得偏高,甚至跟滿清索取東南三省的治理權。

 

5)康熙與鄭經和談,也是因爲受窘於三藩之亂,姿態很低,當時的和碩康親王傑書還提議鄭經 “受其藩封,歲時通奉獻,如高麗朝鮮故事,通商貿易,永無嫌猜”,也就是說,可以考慮不要求明鄭剃髮。

 

鄭經想趁三藩之亂,攻占福建沿海諸縣。所以,鄭經的回復,是要求滿清“邊所海島悉為我有,資給糧餉”,等於是以高姿態的索價,回絕了康親王傑書的建言。

 

6)康熙平定三藩之亂,鄭經逝世,臺灣内鬥加上經濟衰敗,形勢逆轉,臺灣的鄭克塽放低姿態,甚至可以考慮接受剃髮,只要求能繼續“治理臺灣,承祀祖先”。但是康熙堅持用兵,不再和談。很快就“以戰逼降”,結束兩岸的分治。                      

 

以古爲鏡,可以知興替。我把這段發生於三百多年前的歷史故事,做了梳理。這段歷史故事,對於今天的兩岸關係,應該是有很好的參考價值。

 

作者簡介

薛中鼎,大學讀理科,有比較嚴格的邏輯訓練,後來在政大讀企管碩士,美國讀管理科學博士。

大約有北方遊牧民族的基因,所以換了些不同的工作領域,在美國、北京與台灣都生活多年。雖然“遊牧”四方, 對於中國文學與歷史,尤其是文學與歷史的關聯性,以及歷史變遷的邏輯性,一直有濃厚的興趣。喜歡嘗試著以百年後歷史學家的角度,來分析探討當下的現象與問題。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