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高端 歐冠 藻礁

山中驚聲》罷免陳柏惟是政治的魷魚遊戲

優傳媒/ 2021.10.25 12:05

三項以年輕世代為對象的罷免行動無非是,將那些脫序、失常的政治擺回正軌,對一時靠激情與叛逆而取勝的政治人物加以謭除,其本質與韓劇──「魷魚遊戲」毫無二致,就是:違反規定者格殺勿論,沒有一絲猶豫與憐恤。(圖/取自網路)

 

作者/張陌

 

陳柏惟被罷免,因為票數太接近,贏的一方並不快樂,輸的一方也不悲傷。這場罷免在某一層次上,應可以解讀為從被壓抑到尋求解放,最終回到秩序與規範的過程。

 

陳柏惟的崛起表面上是靠著抗韓而來的,但他真正被年輕世代、被媒體認識,可能就是兩年多前那一場大港開唱的演唱會上,他以台語教學方式所喊出的「大港你贏了」。

 

這句台語的發音被認為是標準「台罵」的諧音,被認為教壞囝仔大小,但陳柏惟自己的解釋是,那是怒吼,是對抗惡意的怒吼。他在近萬的年輕人前,要他們遭遇別人說兩岸一家親、九二共識,或老闆要求加班等情況時,就用這句「大港你贏了」回嗆,發出自己的怒吼。

 

如果將如今的年輕世代當成一個欲望的主體,恐怕這個主體感到的是一種沉重的被壓抑的感受,這種被壓抑的感受並不一定源自於兩岸,並不一定是中國崛起後造成的台灣生存壓力,更多的反而是在經濟上的被剝削、在階級身分上難以翻身的煎熬與無奈。

 

這個情境與七、八年前發生太陽花運動的背景是十分相似的,由於在收入、教育與居住上都得不到其所期望的回報;尤其是在步入社會後,薪資處於已然結構化、動彈不得的低點,但其對物質的欲望卻不斷受到網絡上消費文化的誘惑與挑逗,無法得到滿足,他們遂成為一個憤怒的群體。

 

但這種憤怒卻被導引到錯誤的方向上去。就像太陽花運動,它的內在原是一個對於階級與身分壓迫的反動,但引爆它的卻是一紙兩岸服業貿易協議,邪惡或說狡獪的政客製造了一個假的矛盾與衝突訊息:協議生效後,連年輕人已經不得不低眉以對的低薪工作,都將被對岸搶走。這立即讓這些年輕人走上街頭,將內心的憤怒一夕爆發。

 

陳柏惟就是這一憤怒製造與宣洩公式的再生者。他只是重複了一次猶如太陽花的動員策略--用對岸的中共當成永恆的惡靈,召喚他的支持者對它的憎恨。但這一群憤怒的年輕世代真正的挫敗源頭並不是那一個政權,而是島上不斷惡化的社經失衡現象,剝削與受虐的階級分化被專制與民主的國族對抗所篡奪,真實的主題被假造的爭議取代;因而化身為抗暴英雄的陳柏惟只要幾句輕佻的語言,就輕鬆地獲得了他想要的冠冕──國會議員。

 

於是在抗暴的大標題下,一切都可以被原諒,包括粗鄙的言詞、荒唐的問政,侵害選民健康與生命的表決與附和,欺騙、謊言甚至是霸凌,都成了一種必要之惡。譬如,對於民間自購有著「復必泰」中文名稱的BNT加以阻擋,即令其結果是置人命於險境,讓眾多民眾因此染疫而亡,都變得只是在抗暴的至高道德下,必須付出的一點小小代價。

 

陳柏惟於是毫無認真問政的驅動力,他沈緬於符號性的操作,例如,主張對付中國的統戰應成立「統戰部」或「內交部」,負責處理兩岸或港澳事務;主張可以找香港人當兵,因為他們更年輕、更恨中國;或是指控大陸抽砂船是否是要挖出一條「潛艦伏擊區」?

 

但這樣玩弄符號性詞彙,以激進的口號與姿態吸引注意,對傳統、既有框架的嘲諷與羞辱,卻又反過來被當成一種對一切壓迫的「反抗」,是為了釋放那個被囚禁已久的欲望主體,從而反覆不斷地得到來自於年輕群體的鼓舞與狂熱支持。

 

但政治仍然必須仰靠真實的養分,它的養分來自於鄉土裡的人情世故,人與人間的相濡以沫,對於選民真實的困境施以援手,對苦厄底層的憐恤與供應等等。這些真正讓政治成長與茁壯的臍帶,陳柏惟卻是完全空白的,於是對他這一類以蒼白、空洞的詞彙愚弄眾生的政治的反撲,終於有如土石流般地瞬間掩至。

 

王浩宇、黃捷與陳柏惟三場罷免案都有相同的特質。三者都是以年輕世代的反叛意識作為崛起與博取同情的路徑,三者都完全漠視政治的基石,亦即紮實的對民生、社會困境的理解,以及針對它的解決方案的提出與實踐;都忘乎所以地玩弄以統獨、主權為核心的符號、概念與話語,從而成為被罷免的對象。

 

很顯然,揮動罷免案大刀的提案者,並沒有試圖發動烽煙四起的殺戮行為,而只是對這一類的極端政治進行矯治與修正。

 

若不論選區的藍綠版塊背景,三罷中二勝一敗的結果,其實十分符合三位被罷者的政治荒誕尺度。王浩宇與陳柏惟兩人脫離政治的常情夠遠,帶來的反撲也就夠大,意欲對他們進行規訓的選民就能夠越過門檻,將其踢出圈外;而黃捷的誇張地步尚在可容忍範圍,其所挑起的反彈也就不足以讓她失去政治地盤。

 

這可以說是政治的某種內在守恆力量,將那些脫序、失常的政治擺回正軌,將一時靠激情與叛逆而取勝的政治人物,用他們不曾理解的、具有堅韌特性的作用力,在合宜的時空下,作出了無情的謭除行動。

 

而這樣的謭除與裁切,其本質與最近轟動全球的韓劇──「魷魚遊戲」毫無二致,就是:違反規定者格殺勿論,沒有一絲猶豫與憐恤。罷免陳柏惟無非就是一場政治的魷魚遊戲。不過,陳柏惟的反罷選票卻依然透露了,利之所趨下,永遠有人不畏槍口,前仆後繼地破壞規則,奮勇赴死。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