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

李二男錄像在時間之軸中點亮後現代的靈光

民生@報/ 2020.09.24 17:52

【文/陳小凌】他撐起了時間之軸,在油燈一開一關之際,彷彿各式藝術流派的轉場,觥籌交錯地穿梭在時空之間。流動的畫布,在邏輯之外,進行著現代與從前的對話。一瞬即千年,訴說著:「他曾經來過。」

 

李二男《重生之光與松下觀瀑-2019》錄像。形而上畫廊提供。

 

51歲南韓錄像藝術家李二男利用影像動態的特性創作,錄像作品中呈現著「過去與現在」、「自然與人工」的浮光掠影。他將大眾熟悉的世界名畫符號化,指涉著歷代經典名畫與大師,作為影像畫面的元素,將名畫的場景,進行古今交織的錯位,形成移動的畫布,讓現代與從前進行超乎邏輯之外的對話;似假亂真地在靜態與動態之間,挑動觀眾似是而非的視覺印象。

 

《重生之光與松下觀瀑-2019》以朝鲜後期文人畫家姜彛五的《松下觀瀑》為地域之緯,零星的人類活動暗示著文明的起始,以時光為軸,穿插著各式各樣古今重要經典作品的特徵與文明的記憶。他援引馬格利特(René Magritte)的戴帽男士,撐起了時間之軸,在油燈一開一關之際,彷彿各式藝術流派的轉場,觥籌交錯般隨時空轉換。

 

如同後現代的一場嘉年華,在山水畫的背景中,拉孔雕像與布朗庫西的雕塑,乘著飛船劃過畫面,思惟菩薩與秀拉點畫的男孩一同乘著魚雷迎面飛來,飛碟逼近,象徵著人類璀璨文明的藝術意涵,在畫面中恣意蓬生。影像的最後一切趨於平靜,海鷗翱翔大海,馬格利特的蘋果暗示著未知且充滿希望的未來,明天又會有多少精彩浮現於世?

 

藝術家以他的想像力,給與這個世界新的視覺感受,重新解讀藝術經典,創造後現代的新寓言。在機械複製時代,點亮著創作的靈光。

 

李二男影像裝置杏花。形而上畫廊提供。

 

梵谷的《杏花》是春天最美麗的容顏。李二男將螢幕化為一扇一扇窗,存在是最寫實的氣息,抹開玻璃上的水霧,就可以從花苞乍放的枝枒看到漫天盛開的杏花。在蝴蝶飛舞處,在一輪明月升起的海上,在玻璃的另一邊,湖綠色的春天,是對梵谷浪漫而夢幻的憧憬。

 

蒙娜麗莎在戰火中是否也會懸著一顆心?李二男重新詮釋達文西的名畫《蒙娜麗莎的微笑》挑戰微笑的神祕指數與溫度。此起彼落的傘兵、飛行船與炸彈,打破了寧靜的原野。戰火四起,身後的砲聲隆隆,蒙娜麗莎的目光隨著眼前轟炸機而轉移,面對現實的變故與紛爭,微笑的背後依然是超凡脫俗的淡定,還是強自鎮定的緊張?神秘從來耐人尋味,經過時間的煙火,蒙娜麗莎的那抹微笑,似乎更神秘,也更耐讀了。

 

十七世紀的維梅爾,以珍珠耳環作為視覺的焦點,創作《戴珍珠耳環的少女》,楚楚動人的少女讓人移不開視線。二十世紀的李二男,看著年華正盛的少女,微微閉上眼睛,悄然無聲地流下碩大的淚珠,透明純淨,扣人心弦。愁緒如海,移不開的視線亦如流不完也拭不盡的眼淚,已然分不清是淚水,是珍珠,還是鑽石?

 

李二男新戴珍珠耳環的少女。形而上畫廊提供。

 

《Monet與小癡的對話》李二男將莫內著名的日出印象與韓國南宗畫派巨匠小痴的山水畫並列在一起。兩幅畫中的小船越過螢幕的界限,自由地穿行。日出日落的天光雲影,四季氣候的變化,霓虹閃爍的夜景。恰如移動的島嶼,不可思議的呈現一幅跨越時空的世紀風景。

 

他把西方傳統的「trompe l'oeil」巧妙的應用在錄像上。《新畫廊》打破了對於空間的既定概念,海水與天空與風景中的風景,透過液晶螢幕在牆面上延伸了倒映了無邊的風光。當我們正端詳著空間感的異樣時,畫面深處的作品,又悄然地從梵谷的星夜,逐漸轉換成達利的柔軟時鐘,從馬內的奧林帕斯,轉變為米勒的拾穗。由它們緩慢地漸變過程,恍然精彩走過西洋美術史。新奇中帶有科技感的觀看方式,衝撞著熟悉的視覺記憶,衝突而和諧。

 

李二男不斷以錄像挑戰著既有的視覺經驗,以及對經典作品的熟悉印象,各種向度的「界線」藉由藝術家之手,都被重新定義。透過錄像作品,回應著班雅明的預言:「藝術的靈光不會消逝」。而其創作被南韓政府列為中學教科書內容。

 

他曾經來過…李二男的後現代靈光錄像藝術展26日起至11月22日在形而上畫廊舉行。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