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

優人神鼓劉若瑀專訪 先打禪、再打鼓

慈善新聞網/ 2020.09.19 00:04

  一場大火,讓優人神鼓的家─老泉山付之一炬,有人問劉若瑀:「火災後你失去了什麼」。劉若瑀:「失去的,是平時失去的,大火救了優人神鼓,讓我們有機會再簡約自己。」劉若瑀把這場火災,當成是老天爺給他的當頭棒喝。

  慈濟近期邀請優人神鼓於花蓮靜思堂、高雄靜思堂演出《金剛心》。《金剛心》主要內容來自臨濟禪師的四句偈語:「一棒如金剛王寶劍,一棒如撥草尋蛇,一棒如踞地獅子吼,一棒不作一棒用。」創立優人神鼓、創作《金剛心》,來自創辦人暨藝術總監劉若瑀的兩個當頭棒喝。

  劉若瑀早期在蘭陵劇坊遇到許多台灣優秀人才,劉若瑀指出,過去台灣的劇場比較偏學院派,但在蘭陵劇坊跟很多優秀人才學習,尤其是李國修老師的即興演出,把劇場變得親和,拉近與民眾的距離,也引起劉若瑀萌起出國學習表演的念頭。

  劉若瑀面試兩次才考上紐約大學劇場藝術研究所,因為他是波蘭劇場大師葛托夫斯基(Jerzy Grotowski)第一位母語非英文的學生,而葛托夫斯基(下稱:老師)給予的智慧指導,影響了之後劉若瑀的創作。劉若瑀之後脫穎而出,被選上跟著老師到位在加州大學牧場系穀倉,學習「客觀劇場」,過程中的當頭棒喝,讓劉若瑀回到台灣尋根。

劇場大師給劉若瑀的當頭棒喝:「你是西化的中國人!」「誰在作夢?」

  劉若瑀跟著老師在森林裡工作,經常到深夜,甚至天亮,劉若瑀:「老師不是在教你什麼,而是在探討人類源頭的力量。」客觀劇場的意思是讓大家反思:什麼東西可以留下來,大家共同看到時,有某種攝受的感受。而一個作品可以流傳必需要精準,但精準的東西久了會僵化。

  劉若瑀呈現一個作品後,老師對他說:「你是西化的中國人!」,原來是現在的教育,已經失去師徒傳授的機會,無法磨出三年六個月的功夫。西方小孩會提問,但華人小孩比較不敢發問,因此失去磨練的機會,導致創造力不足、功夫沒有。

  劉若瑀回到台灣後,到各地找老師父學習傳統藝術,包含歌仔戲、布袋戲等等。之後邀請黃誌群進劇團指導。

先打禪、再打鼓

  黃誌群10歲在馬來西亞就開始學習文化,除了傳統廣東獅鼓,也在精武體育會學習,之後到雲門舞集,是一位具有傳統根底、進入當代表演藝術領域的年輕人。

  黃誌群進劇團前,先到印度,原本預定一個月,沒想到一待就是半年,這半年,不只改變他的一生,也影響優劇場的訓練機制,開啟了一系列以擊鼓為主軸的優人神鼓經典作品。

(撰文:陳誼謙專訪、口述:劉若瑀;攝影:沈萬清、林宜龍、施哲富、林正銘、莊先溪)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