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

優人神鼓劉若瑀專訪 開啟國際舞台

慈善新聞網/ 2020.09.19 00:04

  印度是佛陀的故鄉,黃誌群在恆河旁遇到一位雲遊僧,討論打坐過程中,雲遊僧指著糖罐對黃誌群說:「你只看到罐子,還沒有吃到糖」,這句話對黃誌群是一個棒喝。

  黃誌群跟著雲遊僧到佛陀成道菩提樹的小鎮學習打坐,兩三天後,雲遊僧問大家有沒有聽到樹上的鳥在叫。雲遊僧對眾說:「我們的心不是擔憂著未來、牽掛著過去、不然就是忙著現在。」黃誌群那時體會到《金剛經》在講的:「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

  黃誌群回到台灣將那半年的經歷說給劉若瑀聽,劉若瑀感動莫名,停掉過去的尋覓,因為他找到想要一門深入的事─禪坐。

黃誌群的當頭棒喝,解開了劉若瑀的當頭棒喝

  劉若瑀在美國深造時,老師在歐洲演講就在講老莊哲學,因此劉若瑀做了「莊周夢蝶」的作品,老師看完問了她:「是誰在作夢,是你在作你的夢?還是在做莊子的夢?」

  老師對劉若瑀說:「吃飯走路都看著自己」,當時劉若瑀還不知道怎麼做,直到聽到黃誌群對他分享:在印度「吃飯、走路都看著自己。」這一席話,同時給了劉若瑀解開老師給予的棒喝與大哉問的方法。

  1998年,優人神鼓在法國亞維儂藝術節演出《聽海之心》後,法國報紙大篇報導:「當我們看到台灣的優人神鼓從舞台上走出,好像看到阿爾卑斯山的山神走下來。」從此打開國際舞台,不斷地在各國演出,一個國家有十幾場演出。

  某次劇團在義大利表演後、往法國表演前的空檔,劉若瑀拜訪已故老師的嫡傳弟子。劉若瑀與黃誌群看到對方很安靜的開門、很安靜的走路,兩人都想回到很安靜的生活,萌起「停下來」的念頭,於是兩人宣布劇團休息三個月。

  那三個月中,劉若瑀跟著一位師父學習,閉關36天後寫下:「那天,我坐著,就只是坐著,眼前出現一片光,我不知所措;我看見我,許多的我。」而黃誌群則是帶回臨濟禪師的四句偈語:「一棒如金剛王寶劍,一棒如撥草尋蛇,一棒如踞地獅子吼,一棒不作一棒用。」兩人學到一個具體求道過程的階段,2002年創作了《金剛心》,獲得第一屆台新銀行表演藝術類首獎。

  劉若瑀表示,人生就是這樣,很擔心時,會因為謹慎完成謹慎的主題,當眾人認可、很多掌聲時,反而失去了謹慎。

  躍上國際舞台後的劉若瑀忙著展演,有一次,一位觀眾問:我很想學習你們怎麼傳承?劉若瑀想起了傳承,回歸過去傳統老師父的傳承。

(撰文:陳誼謙專訪、口述:劉若瑀;攝影:沈萬清、林宜龍、施哲富、林正銘、莊先溪)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