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丁小芹 斐濟 羅巧倫
}

鄭宗龍「定光」以自然喚起心中純粹的孩子

民生@報/ 2020.09.17 18:44

【文/陳小凌】舞台上只有簡潔的光影,空間中泛著各種蟬鳴、蟲叫、雨聲音動,在雲門劇院裡層層迴響;舞者披上自然元素匯織的外衣盡情舞動,以聲共鳴,呼應身體,拍打大地。雲門舞集藝術總監鄭宗龍2020全新作品《定光》,褪去任何情節與情緒渲染,只是源自內心中那乍現安定溫暖之光。

 

《定光》彩排。陳小凌攝影。

 

今天《定光》於雲門劇場首度曝光舞作片段,舞者擬聲蟲鳴、驟雨、雷鳴,打造山林聲音地景,純淨的舞台流動光線,舞者身體內斂而湧現飽滿動能,擬態自然界的有機無機物,在精準的發聲呼吸間,引領觀眾喚起內心純粹的孩子。

 

「自己在『十三聲』和毛月亮』裡面有太多的不安分和多種情緒的訴說,在這齣舞作中全然消失,我想讓舞者在大自然中展現身體美好的一刻。在舞動的同時,也仿效起大自然,蟬鳴、蟲叫、雨聲,循著各種仿聲尋找大自然中的原點。借助拍打地板和身體,顯示大自然中的雷鳴,讓舞作更貼近我們的生活。」

 

鄭宗龍笑說:「這次編創《定光》,沒有了《十三聲》裡,艋舺時期那個身體跳來跳去不太安分的鄭宗龍。《毛月亮》有那種批頭散髮讓人家覺得有點狂的鄭宗龍,也不見了。這次反而是最安靜的鄭宗龍。當聲音與身體合一的時候,是一個人最光明的時刻,沒有雜念,那就是定光。」

 

雲門舞集藝術總監鄭宗龍。陳小凌攝影。

 

舞者擬聲蟲鳴、驟雨、雷鳴,打造山林聲音地景,純淨的舞台流動光線,舞者肢體內斂而湧現動能,擬態自然界的有機無機物,在發聲呼吸間,引領觀眾喚起內心純粹的孩子。至於舞者背後的多彩色紋,鄭宗龍說:這是希望呈現大自然中的樹木、蟲鳴和鳥聲,當舞作結束後,這些山上的色彩可以和舞者汗水交融慢慢不見了。

 

《定光》的音樂設計林強與聲音暨人聲創作張玹早在兩年前,就與鄭宗龍開啟音樂對話。林強以「擊磬」展現安定,並以台灣的三弦與月琴表現日常。張玹則藉由長時間與舞者相處,摸透每一位舞者的聲音質地與特性,寫下每個人適合的唱曲。並引導舞者傾聽萬物,唱出聲音地景。張玹說:他很佩服鄭宗龍,顧及每一位舞者發聲和身體的極限,所需要考量的方面細節,已經超出他對「編舞」的想像。

 

燈光設計李琬玲說:「自然的光,是設計不出來的。只有玩光影,那才是自然。」李琬玲運用鏡面反射,精密的角度與時間計算,使一束束光線在舞台上游移呼吸。服裝設計陳劭彥則在舞者肉身,以國畫顏料上色,刷染自然色彩,當舞者肢體舞動、汗水滲透,將暈染出時間流逝的痕跡。

 

數次走上倫敦伸展台的服裝設計陳劭彥,替舞者肉身染色,展現汗水流沁後斑落的時間軌跡。

 

國表藝三館代表與鄭宗龍及聲音創作張玹合影。陳小凌攝影。

 

《定光》將在10月1日至4日於台北國家戲劇院中秋連假世界首演,邀請大家賞月光同時探尋內心安定之光。這次由國家表演藝術中心三館共製,國家兩廳院公共溝通部經理洪志蕾表示:「鄭宗龍不管是簡單而純粹,或狂放而炙熱的作品,他都可以處理得很好。《定光》舞者這次同時要唱要跳,拿著五線譜,不段重複練習著複雜的節奏,同時還要探索身體的各種可能性。」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藝術總監簡文彬則指出,「從退休的林懷民勇敢交棒鄭宗龍,鄭宗龍勇敢接棒,非常期待鄭宗龍譜寫雲門接下來的樂章。」

 

臺中國家歌劇院藝術副總監汪虹分享:「看到舞者們上山後用自己的身體去體驗大自然最直接的感受,共振的過程必定可以在《定光》中深深受到感動。歌劇院的音場非常特別,《定光》的音樂肢體與聲音,會讓舞者在歌劇院綻放光芒,閃閃一瞬定光明。期待台北看過的觀眾像去年《毛月亮》一樣到台中二刷。」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