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陳艾琳 關中 唐嫣
}

憂鬱症藥物不是糖,不能接受餽贈!請不要怕你的精神科醫師,有事都開口問

華人健康網/圖文提供/聯經出版 2020.06.16 15:00

關於憂鬱症的終身服藥,真的不是嚴重的不幸,朋友告訴我:「與其每天愁心愁腸,不如喝一口水、吃一點藥,讓自己每天開開心心的過日子;過程裡沒有發生過任何奇怪的副作用。」

這是咱們運氣好,吃對藥了,也可以一路順遂走下去。如果吃藥、調藥、換藥,試了幾年都不見起色,也不見得是醫生有問題。

中國人的「緣分說」是個「玄學」,有的時候,一個好醫生就是沒法搞定某一個病人,這時,你的確需要考慮換一個醫生,尋求一個新的磁場,這真的不是迷信。

病友之間也要有一種警惕,中國人是比較熱心又膽子大的,高血壓藥、感冒藥、胃食道逆流藥、憂鬱症藥,除了介紹朋友吃,還當場看誰有狀況,就會請誰吃顆藥控制控制,簡直把慢性病藥當喉糖一樣的與親朋好友分享。

我問過我的精神科醫生,說我也曾接受過憂鬱症藥物餽贈,但是我終究膽子小,即使當時很不舒服,也只敢把藥放在皮包裡備用,最後不了了之,萬醫生誇我做得對。

體質不同、病因不同、成分不同、副作用不同,他認真建議:「不管別人吃的藥多有效,不要不經鑑定就跟著吃。」

醫生有緣分,友情也有緣分。就算你一直待在舒適圈,但是有一天舒適圈帶給你的,不再是內心的平安舒適,你就必須另闢新天地。

你喜歡的工作,突然轉型成一個製造壓力的工廠,那不管是你變了,還是公司變了,你都得重新評估自己的適任性;學習淘汰自己,有時反而是主導發球權,提前匍匐,就是阻斷更大的撞擊。

一個資優生兒子,幻聽嚴重,常跟對窗的空屋嘶吼怒罵,有時他片刻清醒,覺得對不起媽媽,最後主動要媽媽把他送到療養院。

療養院讓他覺得對自己對別人都很安全,可是因為藥劑用得較重,他常常是昏昏沉沉度日,媽媽覺得孩子太優秀,還有機會唸書,就跟醫生討論能不能減輕劑量,經過評估後,醫生只是先試著降低一點劑量,沒想到男孩就認為自己是一隻鳥,飛翔出高樓……。

試著降低你對「精神科」的防備心吧!

減藥、停藥,都是大挑戰,有時候為了活下去,我們不能不放棄生命中其他的一切,我們甚至也不知道怎樣的選擇才是對的。

作為病號,不要怕你的醫生,你懷疑不解的、你需要更大信心安全感的,都請開口問,但是我建議你問之前,自己或請家人協助上網查詢相關資訊,我們不必成為一個主觀意識很強的病人,我們只是需要略具醫學常識,這樣,醫生的指示才能讓我們明白其重要性而不會掉以輕心。

如果你什麼都不懂,你可能根本不知道自己為什麼一定要如此「聽話」,你排斥指令,就是挑戰自己的健康。比如我淺眠,每天晚上幾乎是以一小時為一個單位的睡睡醒醒。

醫生說:「吃顆藥讓妳好睡點?」我一看藥袋上註明是專治「癲癇」,嚇壞了,立刻追問為什麼?結果這是最低劑量的藥,目的不是安眠,而是讓我的腦袋不要做多餘的放電,這樣可以解除干擾我睡眠的電波。

從基隆到內湖三總看精神科門診,說實在有點遠,但是既然從這裡開始,不需要有任何防備性的解釋又確實感受到情緒障礙在逐步改善,我想就一動不如一靜了。

有些病友,因為服藥造成心悸、體重莫名上升、年輕就停月事、一天嗜睡十幾小時……,你要陳述出來請醫生幫你解決這些問題。沒錯,我們都想把病治好,但不是要因為用這個藥治好一個病,卻又引發來另外一個病。

我連「精神科」與「家醫科」對憂鬱症的專業性,都問得清清楚楚。

我是精神科病號,我有情緒障礙問題,我對「精神科」這三個字不需要有任何防備性的解釋。

本文出自聯經出版《我微笑,但不一定快樂:微笑下隱藏的其實是不安!一個微笑憂鬱症患者寫給自己的和解之書》一書

文章連結 http://www.top1health.com/Article/245/82115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