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一條線比基尼 魏如萱 日幣

城市速寫家鄭開翔 褪下軍裝彩繪人生

軍聞社/ 2019.10.11 08:00
城市速寫家鄭開翔走遍全國各地,以水彩速寫具有特色的臺灣街屋。(軍聞社記者李忠軒攝)鄭開翔日前接受教育召集時,用畫筆記錄教召生活。(鄭開翔提供)政戰軍官退伍的鄭開翔,向屏東文化局申請位於勝利新村的工作室,也是唯一在門口懸掛國旗的工作室。(軍聞社記者李忠軒攝)鄭開翔曾接受空軍司令部邀請舉辦畫展。(鄭開翔提供)鄭開翔時常徒步穿梭在大街小巷,尋找創作題材。(軍聞社記者李忠軒攝)

(軍聞社記者李忠軒臺北00日電)「許多屬於這塊土地的記憶正在消逝,我沒辦法阻止,但至少能用畫筆把它記錄下來。」城市速寫家鄭開翔5年前從政戰軍官退伍後,旅行全國各地,用水彩速寫方式,為許多充滿特色的建築留下歷史記憶。

他的作品也獲得臺灣高鐵與出版社的青睞,定期刊載在高鐵月刊,並出版《街屋臺灣》專書,獲臺北市立圖書館選為「每月一書」,引領讀者透過100間不同的街屋,認識我們生長的這片土地。

 由於空軍士官長退伍的父親喜歡書法與水墨畫,鄭開翔從小在父親的影響下,也對繪畫產生興趣,從國中開始就讀美術班,後來更追隨父親的腳步,以從軍為目標,並選擇政戰學校(現為國防大學政治作戰學院)藝術系,奠定繪畫的基礎,畢業後在金門及臺灣本島等陸軍基層部隊服務,發揮政戰軟實力,默默為政戰文宣工作付出。

 在畢業任官的第10年,服務於陸軍四三砲指部的鄭開翔,考上屏東大學視覺藝術研究所,接觸到水彩速寫技法,心中便產生以「街屋」為對象的創作念頭,憑著心中對繪畫的熱情,他便選擇退伍,尋求更多的創作空間與時間,以不同的方式,表達自己對臺灣這片土地的熱愛。

 退伍後,鄭開翔以屏東為起點,在全國尋找創作的題材,每到一個縣市,他都徒步在大街小巷或傳統市場中,發掘具有特色與人情味的建築,舉凡牛肉麵店、檳榔攤、廟宇、雜貨店等,經過他獨特的觀察與細膩筆觸,都能呈現出不同面貌,躍然於紙上,連當地居民都驚豔不已。

 鄭開翔說,每次他在觀察準備繪畫的建築物時,常會引起店家或住戶的注意,當他開始坐下來畫畫時,也會有好奇的路人,甚至店家本身過來一旁觀看、攀談,當知道他在畫自家建築物時,更熱情的招待飲料,令他感受到溫暖的人情味。

 由於創作過程不僅需要敏銳的觀察力,且一坐下來動筆往往就是一兩個小時,也需要相當程度的耐力,鄭開翔說,多虧軍校的教育與下部隊的歷練,讓他在習得繪畫的技能外,還培養繪畫所需的體力及專注力,除了在創作前會再三確認所需的畫具是否備齊,挑選好創作的地點及角度,並會為自己設定創作的期程目標,按部就班進行創作,他說「感謝軍中的一切,造就了現在的我」。

 飲水思源的鄭開翔,只要國軍邀請他到部隊舉辦畫展,或是母校政戰學院邀請他返校與後期學弟妹分享創作的心路歷程,他總是義不容辭,一口答應。

他說「生於斯,長於斯,取之於國軍,自然要用之於國軍。」儘管已經褪下軍裝,他對於國軍仍有深厚的感情,也因此每次受邀舉辦座談,他都會跟青年學子分享國軍事務,間接為全民國防教育耕耘奉獻。

 今年8月,鄭開翔前往陸軍步兵訓練中心接受教育召集時,也隨身攜帶輕便型的畫具,利用休息時間將教召生活的點滴紀錄下來,曾經在外島服務的他,心中的遺憾就是服役時的繪畫技巧還不夠,來不及將接觸到的人事物畫下來,他說「如果有機會,希望能再回到營區,用現在的技法畫下國軍令人感動的景色。」不僅描繪國軍戰備任務的辛勞,也希望能彌補自己心中的缺憾。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