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秋分 蕭如意 黃曉明

穹宇涉獵》國際郵輪成了大海中的渡輪!

優傳媒/ 2019.08.26 00:32

義大利貨輪公司MSC的郵輪「神韻號」。(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作者/劉敦仁

這次搭乘號稱世界第二大郵輪公司,義大利貨輪公司(簡稱MSC)的郵輪La Divina (可譯成「神韻號」)遊覽南地中海,也是我和妻子金婚百日旅遊的最後一個航程。滿以為可以盡情享受南地中海的寧靜和溫馨,卻未料到這艘僅七年的郵輪,居然有許多別出心裁的措施令人驚訝。

 

首先我們預訂有陽臺的客艙,一進入即發現連一張椅子都沒有。我們的三次郵輪旅行,都預訂了該郵輪公司的航程。第一次是自德國出發的北歐航程,客艙裡只有一張單人沙發,咖啡桌也小得連放水果盤都顯得擁擠;第二艘郵輪是航行在英倫三島間,雖然郵輪本身已有逾十年的船齡,但客艙寬敞舒適,有雙人座的沙發。

 

而這次的航程,客艙的空間較之其他郵輪,大約小逾三平方公尺,應該是無法安置沙發的主要原因。據我在航程中的瞭解,這艘郵輪不僅僅是旅客的艙房狹小,連船上的員工宿舍空間也大為縮水。目的無它,就是為了增加客艙數量來提高收益。

 

更為奇妙的是,在義大利西西里島首府巴勒莫起航後,我無意間發現,在抵達每一個海港時,都會有旅客上岸,也有旅客登船,引起了我的好奇,為什麼這艘郵輪允許旅客在中途港口可以隨時上下岸?

 

經過了深入瞭解,原來該郵輪公司,從今年四月份開始,到十一月旅遊季節結束期間,將我們搭乘的La Divina號,連同其他兩艘郵輪,在這條航線上實現每個港口可以上下旅客的新措施。後來瞭解,類似的安排已經行之有年。但該公司在北美洲的辦事處,從來沒有向當地旅客透露過這樣的行程安排。

 

這條南地中海的航程是從羅馬的古城(Civitavecchia)開始,先航行至西西里島巴勒莫(Palermo),及沙甸亞島(Sardegna)首府卡亞利(Cagliali),接著是西班牙的馬約卡島(Palma de Mallorca),和西班牙東海岸的海港瓦倫西亞 (Valencia),然後是法國馬賽(Marseille)和義大利的熱那亞 (Genoa),續航後返回羅馬古城市(Civitavecchia),全程為八天七晚,是一條極受歡迎的航程。

 

自由選擇登船及下船造成不便

 

今年初我們在北美洲向該公司預定這一航程時,他們始終沒有告知旅客可以自由選擇登船及下船的旅程,僅推銷巴勒莫往返的路線,所以我們在抵達羅馬後,還必須訂好從羅馬飛巴勒莫的往返機票。根據所有國際郵輪航程的規定,如果旅客因臨時有情況需要提前登岸,必須先和郵輪公司提出理由並作出妥善安排,其中包括旅客的簽證等手續。這條航程之所以可以隨意選擇港口登船及下船,是因為義大利、西班牙及法國均為歐盟國家,不存在簽證的問題。

 

在這次的航程中,郵輪在第一個港口卡亞利靠岸後,即有旅客上岸,同時也有旅客登船,形成卡亞利為往返航程的起終點。如此類推,就形成整個航程中,每個港口都成為旅客往返的起終點。這樣的安排固然方便了西班牙、義大利和法國旅客,但對我們這些從遠方來的旅客,就造成許多的不便和顧慮。

 

搭乘國際郵輪旅行,海上安全始終是所有郵輪公司的重中之重,所以每艘郵輪在起航前,所有旅客必須參加緊急安全訓練的演習,在旅客的登船卡上,依照不同的客艙層次,都印有緊急情況時集合的具體位置標號。

 

每個港口成為起終點,郵輪上就必須增加在每一個港口啟航前舉行安全緊急訓練演習,由於中途航程上船旅客不多,必須在指定地點的演習,變成全部集中在劇場內進行。講解完畢後,工作人員將旅客領到卡上指定萬一發生緊急情況時的具體位置。可笑的是,幾乎所有旅客都是首次登船,對郵輪的佈局根本沒有印象,於是一大堆肩上掛著救生衣的旅客,和之前已經接受了訓練的客人混雜在一起,其情景的混亂可以想像,但一旦郵輪在航程中真有任何情況發生,其後果是不堪設想的!

 

更令已經上船旅客懊惱的是,每到一港口後在啟航前,必定要舉行安全訓練,這時候,郵輪上所有服務一律停頓,電梯也不能使用,要等到訓練結束後才恢復運行。無形中我們一路上不堪其擾。

[PAGE_BAR]

多年來,任何郵輪每次抵達港口後,大多數旅客都上岸觀光,留下的旅客在船上用餐時,就可以享受寧靜的環境。按照慣例,郵輪一般都是設計好清晨抵達港口,所有旅客依序上岸,這時候每層客艙的服務人員就要緊張地在有限的時間內將所有客艙清理安排好,準備接待中午時分上船的新一批客人。

 

即使客艙服務人員辛勞地趕工,一艘可搭載數千旅客的郵輪,根本無法讓所有旅客準時進入客艙,一般都會被通知需要等待兩到三小時不等方能進入客艙,此時可先到自助餐廳用餐,餐廳的擁擠就可想而知了。

 

MSC郵輪公司因為實施了航程中任何港口都可以離岸及登輪的特殊安排,直接打亂了郵輪中的許多活動。每一港口登船的旅客,也被安排先到自助餐廳用餐,就直接將已經在郵輪上旅客的安寧享受給剝奪掉了。

 

這條航程的旅客主要來自義大利、西班牙,法國人次之。在國際旅遊事業中,由於少數中國旅客的反常行為導致國際上怨言頗多。如中國人喜歡大聲喧嘩,餐飲時浪費食物情況極其嚴重等等。事實上大多數中國旅客的素養甚高,而且學識豐富,品行端正。

 

義大利人、西班牙人也和中國人一樣,在大庭廣眾前深受歡迎。遺憾的是有一部分旅客有爭先恐後的習慣,於是在這艘郵輪上,就必須容忍他們在餐廳中的喧嘩,而進出電梯時的擁擠推撞成為常態。一艘國際性的豪華郵輪,無形中被來自遠方的客人誤以為是南地中海的地區渡輪!

 

據瞭解,MSC的「神韻號」將和其他幾艘姊妹郵輪在結束地中海旅遊季節後駛向加勒比海,開始當地的旅遊季節航行。在旅途中我曾私下和郵輪上的工作人員交換過意見,假如美國旅客支付了高額的費用,訂了有陽臺的豪華客艙,卻沒有椅子的提供,試問郵輪公司如何應對這樣的問題?如果義大利和西班牙旅客的高聲喧嘩,或是浪費食物,肯定會令當地遊客側目。可是和我接觸的員工,除了聳聳肩表示無奈之外,對我提出的問題,沒有作出任何的具體答覆。

 

義大利除了MSC郵輪公司之外,還有另一家為COSTA (中文翻譯為歌詩達,實際上正確字意應該譯為「海岸線」)都喜歡標新立異,別出心裁。其一艘郵輪數年前曾經發生船長為了取悅女友,竟然令龐大的郵輪加速前行,導致郵輪撞向岩石傾覆,造成大量旅客傷亡悲劇。

 

無獨有偶,筆者和妻子在一次搭乘該公司的郵輪旅行時,居然在航行中將五層上的商店部門,用鋁板隔離進行裝修。後來瞭解,該郵輪抵達香港後,直接駛往上海接待中國的旅客,我恍然大悟,原來是該公司的緊急加速裝修,是為了吸引從上海登船的中國旅客消費而作出的怪招,即犧牲前一次航程中旅客的權益,來達到其從中國旅客身上賺取利益的目的。

 

MSC的郵輪不久前,曾在威尼斯無意間撞向一艘停靠在碼頭的小遊輪,導致船上乘客受傷。據報導鑒於威尼斯港口狹窄,當地政府一直反對MSC郵輪入港停泊,但始終無法阻止,一直到不幸事件發生才作改變。

 

早在1970年,筆者曾搭乘義大利的米開蘭基羅號,從西班牙巴賽隆納港前往紐約,共九天的航程。在抵達紐約後,該輪船公司職員在碼頭向抵達的旅客徵詢意見。筆者坦率地告訴他,在整個航程中,提供的牛排薄得如同透明紙,而餐飲中的紅酒可以被稱為紅醋,不久這家航運公司宣告倒閉。義大利人經營業務貪小利誤大局的心態由此可見。

 

有了這些過去的經驗,加上這次親眼目睹了MSC地中海航行中每個港口都可以上岸及登船的經歷,特地通過此文,提醒國內的旅客,當今國際郵輪的激烈競爭,互相削價吸引客人,因此直接影響其郵輪提供的服務品質。昔日的所謂「豪華郵輪」也僅是一個美麗的名詞而已,甚至客艙裡衛生間往日的肥皂及紙巾已全部取消,餐廳裡的烹調品質的下降更是飽受批評。

 

然而郵輪的發展仍然是方興未艾,而且越造越巨大,MSC近幾年建造的巨輪都在十五萬到十七萬噸上下,能否保持其「豪華」的稱號,就要看其國際市場部門的人員是否具備經營的遠見了。

 

至少在目前,我只能建議同胞們,在預訂前往南地中海前,必須尋找有經驗的旅行社,詳細瞭解郵輪航行時是否有每一港口都有上岸及登船的安排,同時更需查看客艙內部設施的平面圖及傢俱佈局等情況。千萬不要浪費了你的金錢去洽訂沒有椅子的陽臺豪華間,更不必浪費時間去乘坐大海中的渡輪 。

(2019年7月20日完稿於神韻號郵輪)

 

作者簡介

劉敦仁出生於上海,幼年時隨父母遷居臺灣,在臺灣修畢大學後,負笈西班牙,專研西班牙文學及世界藝術史,後移居義大利,在梵蒂岡擔任大公會新聞辦公室中文組工作,工作結束後,入羅馬大學研習宗教考古,專題為羅馬的地下古墓。

1960年代曾任聯合報駐馬德里及羅馬特派員,撰寫歐洲文化藝術航訊,頗富盛名。

其後因工作需要,移居加拿大,先後在多倫多大學和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研究院繼續西班牙文學研究,隨後在加拿大從事教學工作,並赴英國及上海等地講學逾14年。 1978年第一次作大陸之行,此行使他決定放棄教學工作,而轉為文化交流,進行美國、加拿大和大陸之間的教育和文化交流工作迄今。

2012年是中華民族建立共和百周年的一年, 他特地邀請了六十餘位辛亥先輩後裔執筆撰文, 並彙編成民族魂一書出版,正在撰寫外交耆宿劉師舜的傳記。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