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趙孟姿 賴品妤 夢夢

製作人用眼過度 失明失婚又失業 找遍全台竟沒有合適輔具

Heho健康網/林以璿 2019.07.24 15:21

科技新貴甘仲維博士曾是人人稱羨的人生勝利組,卻意外因急性青光眼一夕失明。經歷失明、失業、失婚等多重打擊的他,一度自信心崩解失去希望。「視力」曾被視為理所當然,但失去了視力,他竟然一無所有……。

根據衛生福利部資料顯示,在全台一百多萬身障人口中,共有56,582名為視障,其中8成是中途視障者,這些人曾經看得見、曾經擁有如此容易的人生,在失去視力後,更會因此喪氣,失去對生活的熱忱。

甘仲維回憶,2009那年他才29歲,待過台積電、正在擔任雅虎奇摩擔任入口網站首頁製作人,同時在交大攻讀博士班。他是別人眼中的成功人生典範、年輕有為,除了有較嚴重的偏頭痛問題,他的生活可說是一帆風順。

用眼過度 眼疾悄悄找上門

但是,令人稱羨的工作也需要付出代價,甘仲維表示,當時他幾乎是一睜開眼睛就盯著電腦螢幕、平板、手機,一路工作到深夜,即使躺到床上,也是「機不離手」,而眼疾就這樣悄悄地找上了身。

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理事王孟祺表示,常見的青光眼發生原因有3,包括天生、用眼過度以及意外撞擊,而甘仲維就屬於第2種。「某一天,我忽然眼前一片黑暗,醫生檢查後,確診因過度使用3C產品而罹患急性青光眼,」甘仲維說,正常人的眼壓是10-21mmHg,但是甘仲維接受檢查時,眼壓已經高達30-50mmHg。

2年內因青光眼全盲 他竟找不到一款適合的輔具使用

「知道是青光眼的當下,還沒有那麼緊張,以為只要積極治療,就可以復原,」甘仲維表示,直到深入瞭解青光眼是不可逆的,醫師告訴他,他將在2年內全盲。這種一步步走向黑暗卻無能為力的滋味就如同凌遲,甘仲維回憶,除了全力治療,他也不斷與時間賽跑,尋找能夠彌補視力缺失的輔具。

他經歷了大小的手術不斷,使用擴視機、濾光眼鏡及螢幕報讀軟體等幾乎各式輔具,但因為視力一直在惡化,這些輔具對他來說都只有階段性的幫助。

「我是一個頁面製作人,但是有一天,我發現打開網頁後,我的視覺已經模糊到無法辨識網頁內容了,」甘仲維的視力惡化,讓他失去了工作,甚至連交大博士班的老師對他的課業也愛莫能助,對於他們來說,如何協助一個盲胞做完研究、取得學位,是他們從沒有想過的問題。

視力全數喪失的這一天還是來了,2010年,甘仲維再也看不到了。他開始使用全盲者的閱讀輔具。但是當時的輔具其實有諸多不便,想要讀一本書,需要先請人把書的每一頁印下來、轉錄進電腦,再在家裡用無法搬動的特殊工具閱讀。耗時約要2個星期,平均花費需要3000到4000元。

從原本直接閱讀到必須經過繁瑣的程序才能緩慢的閱讀,甘仲維相當不習慣,他感慨說道:「在這個過程中,我必須花比別人多兩倍、三倍的精力及心力向他人證明我做得到,這真的很辛苦。」

輔具彌補視力缺失 盲胞一樣可以過正常生活

於是,他決定投入輔具的推廣,擔任財團法人資訊工業策進會數位服務創新研究所產品經理,將國外的AI科技眼鏡漢化。他介紹,這種AI科技眼鏡,是一款可以裝在眼鏡上的口紅大小輔具,鏡頭可以辨識人臉、物件,甚至在眼鏡漢化後,只要把文件放在眼鏡前幾秒鐘,眼鏡就可以識別文字,並播放出來文字,識別、播報的速度,可以到到每分鐘300字。眼鏡還能夠紀錄150張人臉,當被記錄的人出現在鏡頭前,眼鏡就會報出人名。

全台首位盲人律師李秉宏表示,絕大多數盲胞除了視力問題,並沒有智力上、肢體上的障礙,卻因為「看不到」而什麼事都不能做,「其實,視障朋友只需一指便可快速簡單地完成文字閱讀、人物辨識、鈔票辨識等的工具,就可以正常生活。」

他呼籲,政府應儘快對視障輔具提供補助,這樣不僅提升視障朋友的自理能力,降低相關照護成本,也能讓中途失明者繼續失明前的工作、課業,成為有用之人。

>> 加入 Heho健康 LINE@ 好友,健康知識不錯過!

延伸閱讀:

隱形眼鏡不見會不會跑到眼球後?別亂摳眼!醫師教你怎麼找

眼瞼痙攣老被誤會打瞌睡 專家研發新手術再現光明

耳科傳奇吳哲民專注人工耳蝸20年 最盼望為病童證婚

文/林以璿 圖/何宜庭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