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閻奕格和老爸獨家專訪 自曝:載我送巧克力給學長

滔新聞/方楓嵐 2019.04.30 20:00

閻奕格:哈囉,滔新聞的朋友大家好,我是閻奕格,這位是我的爸爸。

閻惠昌:我是閻惠昌,我是奕格的爸爸,我是香港中樂團的藝術總監兼終身指揮。

 

 

閻奕格:很感謝有這次的機會,因為其實我跟我爸很少有機會這樣子見面,然後每一次見面,就是快速的聊個十分鐘,然後就各自,you know。

 

閻惠昌:覺得很難得嘛,這次主要是我們同台演出,這是歷史上我們父女第一次,所以非常的開心。

 

閻奕格和爸爸即將在5月2號的音樂會上合體演出,這也是父女倆第一次同台表演,唱過無數現場的她,也難免感到緊張。

 

閻奕格:會,壓力很大,可能平常做的以流行樂來講,演出都比較Free,然後跟觀眾會有很多互動,我會可能沒事就跟下面的一些觀眾聊天,可是你知道在國家音樂廳就是要再比較端莊一點點。尤其又是我首次跟爸爸同台,其實這件事情是我從很小很小就跟你講過了,一直想要圓的一個夢想。

 

從小生長在音樂世家,父親是知名指揮,母親則是古箏演奏家,從小耳濡目染,累積了閻奕格驚人的音樂能量。

 

閻奕格:我是不是媽懷孕的時候,你會用那個大耳機放在她的肚子上播交響樂給我聽?可能從小家裡聽很多各種類型的音樂長大,但是我還記得我小時候跟你講說我想要唱歌的時候,你還蠻反對,為什麼?那時候著實太小了。

 

閻惠昌:她怎麼跟我溝通呢?她就寫了一封信,就寫一個假如你不讓我唱歌的話,一個威脅性的信。你如果不讓我唱歌的話,我學也不上了,就這樣子。所以後來我們才覺得說她既然對這個唱歌這麼喜歡,找一些朋友,再找一些老師,慢慢地給她培養這方面的興趣。

 

閻奕格拜師梁月玲,帶過陳小春、容祖兒、鄧紫棋等知名歌手的梁老師,鼓勵閻奕格參加歌唱比賽,當年只有13歲的她,一鳴驚人,雪花般的經紀約,全找上門。

 

閻奕格:那個時候就有一些製作人就有聯絡我想要簽約,可是其實我自己蠻愛上學的,所以那時候大概15、16歲,有合約想要找我簽的時候,我反而是自己很肯定的想要把學業念完。

 

閻惠昌:那時候有2、3個經理人、經理公司來找我,要簽她,但她還是要讀書。

 

雖以學業為主,但15歲的閻奕格已開始為電影或戲劇配唱主題曲,做事求好心切又固執的她,讓爸媽好擔心,至還因此幫她改了名。

 

閻惠昌:她本來叫「一格」,我們本來就不拘一格降人才,可是後來發現她就有些時候蠻固執的,我們就問了一些朋友,我們樂團以前有一個同事,他是姓名學的專家,所以我就讓他看了一下她的名字,他就說她肯定是很固執的,這一格的一字就把她框死了,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就改名字了。但是改完了好像還是怎樣?還是有改善,有啦,有好一點啦。

 

2010年3月,閻奕格參加超級星光大道踢館賽,以一首《Fighter》拿下滿分25分,爆發力驚豔全場,主持人陶晶瑩還給了她閻羅王的封號。無法陪伴在閻奕格身邊的爸媽,透過網路,隨時更新寶貝女兒的近況。

 

閻惠昌:其實我跟媽媽都一樣,其實以前我們很少去看那些東西。但現在,特別她很忙的時候,我們自己其實也沒有很多的電話或什麼直接的聯繫,就是經常到網路上看看最近一個星期裡面有閻奕格的什麼消息,3天之內有閻奕格新的東西上來,或者是她有什麼照片,我們也會把它收藏起來。

 

閻奕格:我那時候誇張到說,如果我有一顆音唱得沒有那麼準的話,我會回後台大哭,就我是把我自己當機器人在運作的。

 

總是嚴厲的要求自己,為求在螢光幕前更上相,不正確的減肥方法讓閻奕格瘦得快,但也失去了健康。

 

閻奕格:就是頭髮狂掉,然後又一直感冒,因為完全沒有抵抗力,瘦到皮包骨。我還記得我來台北比賽的時候,基本上媽媽都沒有來過,她是總決賽時候才來,然後她總決賽看到我,我還記得她的樣子是那種說不上來的一種擔心,然後又覺得你怎麼了?我的女兒怎麼變成這樣子?

 

閻惠昌:當時我一摸她的手,全是骨頭,看她那個皮包骨,我說怎麼行呢?然後她跟我去吃飯,什麼都不吃,這怎麼行呢?再這樣下去,體力在哪裡呢?

 

暴瘦的閻奕格,身體開始反撲,醫生甚至警告,再這樣下去連命都會沒了。

 

閻惠昌:我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我說咱們這個歌不要唱了,生活就行了,生命更加重要,比唱歌更加重要,所以那時候我是非常非常的擔心她。

 

開始調養身體,卻因此內分泌失調,胖了超過30公斤,讓愛美的她不只失去自信,也完全封閉了自己。

 

閻奕格:我是被網路很多網友攻擊,他們就說什麼那麼胖不要唱歌啦、什麼什麼的,我那個時候就會覺得說,原來胖子是不能唱歌的,原來可以唱歌的條件是你要先漂亮、要先瘦,你才有資格開口唱歌。

 

那幾年的黑暗日子,讓閻奕格回首時忍不住落淚。直到香港朋友來台灣,強迫她去參加跨年聚會,那一夜,是危機,也是轉機。

 

閻奕格:我還去髮廊做造型,你知道嗎?就想說,天啊,我已經兩年沒有讓任何人看到我了,還是去弄個頭髮好了。那應該是我那幾年最難受的,當下的感覺,就是你一進去,你已經很沒有自信了,然後想說:天啊好多人喔。然後你就會聽到大家在旁邊非常不小聲的竊竊私語:哇,天啊,那真的是閻奕格嗎?天啊,那真的是她嗎?不可能也差太多,她也太胖了吧。

 

當下無法諒解朋友為何要逼她以臃腫的樣子面對大家,哭著哭著睡著後,隔天醒來,卻突然有了新的動力。

 

閻奕格:我那天馬上下午就去報了健身房,所以從那天開始,我就愛上了運動。

 

閻惠昌:這麼詳細的,我還今天第一次聽到。因為奕格從小的時候,我們一直都是很心疼的,女兒跟父親就更不用說了,看到她任何一點不快樂,或是什麼東西,媽媽爸爸,特別是爸爸,心裡面更是難受,難受得不得了。

 

閻奕格:我八年級,我12歲的時候,我喜歡一個大我一屆的學長,我忘記他生日是聖誕節還是情人節,反正是一個節日,然後我就想說我要送他巧克力。

閻惠昌:對,他是跟我說要送巧克力,我說,好啊,如果不遠的話,爸爸開車送下,妳放在他樓下的信箱,你覺得怎麼樣?

 

閻奕格:我還以為是我自己,原來是我12歲我爸教我怎麼拍拖耶!

 

閻奕格、閻惠昌:我們在5月2號晚上7點,會在國家音樂廳跟我爸首次同台,演很多以往不同的曲風,音樂風格多樣,名家雲集,必看的音樂會,一定要來喔,一定要來國家音樂廳喔!

 

更多娛樂情報:https://goo.gl/ekWunu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