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你失智我挺你-牽手一起走】國際失智聯盟主席凱特 :49歲被診斷失智 但我仍想活下去…

匯流新聞網/編輯部 2018.09.14 20:50

匯流新聞網記者周佳旻、許傳明、張華安、李盛雯/台北報導

我們曾想過五十歲時在做什麼,可能含飴弄孫,可能環遊世界,或是投入公益,但肯定未曾想過會被醫師宣判「失智」,如同判處死刑,下半輩子的記憶停留在五十歲,而國際失智症聯盟主席凱特史沃弗49歲時被診斷失智,從外表絲毫無法將失智二字和凱特聯想在一起,如今她與先生飄洋過海來到台灣,力挺失智症協會,並且分享如何從不能接受,到選擇面對,不放棄活下去的信念。

凱特提到,她肯定台灣對失智症患者逐漸友善、包容,讓患者能有尊嚴且感受到支持,而能繼續生活在社區中,「重要的是我們看到的是這個人,而不是他的病」。

凱特分享,在她49歲時被診斷出失智症,是一個非常絕望和艱難的時刻,她當時認為自己很快就會進入失智症的末期,也就是「癡呆」,「但我知道如果要繼續活下去,一定要請求協助和支持」,而這個人就是她的先生,「假使我要獨自旅行,就必須和我先生保持密切聯繫」。

凱特說,她有時候的確會遺忘事情,「因此稱呼先生為我的『備用大腦』,過去我非常專精於數理,如今工作中連使用計算機都成問題,時常必須請求先生協助,而需要協助這件事讓我感到沮喪、難過,但我選擇轉換念頭,專注在能做的事情上,至於那些做不到的,願意交給旁人來協助」。

關於稱呼先生為「備用大腦」來自於,因為先生不喜歡被稱呼為「看護」,在尚未結婚前,他就是如此關心我,如果稱他為「看護」他會覺得不被尊重。兒子也會提供建議,例如把計畫儲存在電腦裡,當需要協助時,就可以搜尋電腦,而事情如果具有危險性或是他感覺我可能會受挫,會選擇協助我,又或是靜靜守在身旁,等待我請求協助,這些舉動讓我感受到支持。

凱特先生分享,自己對於失智症患者的看法與態度,提供一點點協助,並不會感覺像跟一位失智者生活在一起,大部分的人都會給予太多協助,雖然他們做這些事情都是充滿愛,但對失智者本身有可能會是沉重的負擔。

嵌入影片

凱特先生強調,失智者需要在生活中體驗掙扎,學習試著做正確的事,而我們唯一需要做,是從旁協助,讓他們大腦持續思考並且得到改善。

凱特說,「喜歡先生願意共同完成事情而不是攬下全部責任,當我被確診失智時幫助我許多。事實上,從旁協助太多,會讓失智者感覺是『殘疾人士』,比喻而言,我們不會總是幫孩子綁鞋帶,而會選擇讓他們思考、掙扎並且學習到成長,失智者需要多一點時間和空間,並且活在一個持續思考和努力的環境中,才能讓身體功能維持在最佳狀態。」

照片來源:CNEWS資料照/許傳明拍攝

【匯流筆陣】
CNEWS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cnewscom2016@gmail.com,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CNEWS匯流新聞網:https://cnews.com.tw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更多匯流新聞網報導:

【你失智我挺你-牽手一起走系列】邱小弟另一半 素美姐:失智忘了我 依舊願意牽起你的手

【你失智我挺你-牽手一起走系列】失智不失志 蘇阿姨走出精采人生

熱門關鍵字:

人權 失智症 湯麗玉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