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價值觀 虐貓案 Google

乘載夢想的紙飛機 青年外交官劉仕傑

蕃騰人物/吳奇諺 專訪 2018.05.23 17:23

圖/吳奇諺 攝影。

 

「人沒有夢想,那跟鹹魚有什麼差別?」

 

一位七年級的外交官提到這句話。這是周星馳《少林足球》的經典台詞,對於「追夢」這件事,給了最懇切的譬喻。

 

這位外交官,從一個普通人家踏入國際舞台,近來又因自己對政治的熱情與理想,轉身投入台北市議員選戰,創下首個現職外交官參選的驚奇。他,劉仕傑,是個勇於築夢的實踐者;也是乘載夢想的紙飛機。

 

從零開始 走向世界

 

圖/劉仕傑 提供。

 

「我在當外交官之前,沒有任何出國經驗。」劉仕傑說,他家境並不好,一直懷有出國工作嚮往的他,加上聽著爸爸在樹下泡茶聊政治;帶他蒞臨造勢現場等政治啟蒙,培養了對國家社會的關懷,以及成為外交人員的夢想。

 

從研究所碩一開始,經歷了三次競爭激烈的考試,劉仕傑在碩三時寫完了畢業論文,也考出了外交特考的高超表現。

 

考上外交部後,劉仕傑首次出國,就是被送去英國牛津受訓。「那年受訓讓我有很大的成長」,駐英代表處的長官誇讚他有很大進步。相比其他國際經驗豐富的同事,從零開始的他,並沒有落後,進步程度反而大過所有人。

 

外交經驗的深刻印象:WHA與友邦的真誠

 

這位帛琉的衛生部長不善外交辭令,但在WHA訴諸情感,希望台灣能參與WHA。圖為劉仕傑與帛琉衛生部長合照。圖/劉仕傑 提供。

 

「我覺得印象深刻的事情太多了」談到駐外經驗,他舉了最近蔚為話題的WHA(世界衛生大會)。

 

在去年的WHA,總共有兩個友邦替我們發聲,其中一個是帛琉,「而我當時人在帛琉,負責跟醫療有關業務」。劉仕傑也因此需要和參加WHA會議的帛琉衛生部長溝通,「我還記得,那位部長到了瑞士,在半夜時還傳mail給我,表示他對台灣參與情況的擔憂」。

 

透過WHA首次的網路轉播,「看著部長念著我們幫他準備的資料,用他發自內心的話訴諸情感,強調台灣對帛琉的幫助,非常感人。」劉仕傑說,當時從頭到尾都參與在這案子內,所以印象非常深刻。「特別是又遇上今年WHA將近,感觸很深」。

 

每一個友邦都很重要,在我們無法出席這些國際會議時,只能由他們替我們說話」。

 

劉仕傑:我們靠普世價值走向世界

 

外交官們拼命維護大廳外的國旗(圖攝於2015年)。圖/Wikimedia。

 

面對日益艱困的外交處境,劉仕傑認為,「身為一個外交人員,我們沒有悲觀的權利」。中國崛起是個事實,以台灣的現狀,軍事或是經貿上,都贏不了他們,但我們唯一可贏他們的,「就是我們民主、自由、平權等普世價值」。

 

「這些價值是我們和主流國家所共享的」劉仕傑以同志遊行為例,認為這樣的平權活動就是個令人自豪的價值。

 

「從外交部走進來,掛著各友邦的國旗」。劉仕傑強調,現在有多少友邦,國旗就有幾座。外交部同仁沒日沒夜的工作,就是要守護著這幾面國旗。

 

「在外交部對面,隔著一個凱達格蘭大道,有著促統黨的人在揮舞中共國旗抗議」,但他們合法申請路權,雖然很感慨,也是尊重他們有集會遊行的權利。「雖然我不認同你,但你有權可以去做這些事,這就是言論自由。」劉仕傑再舉出了台灣一個重要的價值。

 

「但你無法想像在北京有人可以揮舞著中華民國國旗,應該馬上就被逮捕了。這就是兩岸最大的不同」。

 

「不過我們對這些價值太習以為常了。」劉仕傑說。

                                                     

面對這樣的國際現實,其實不該氣餒。世界對台灣不陌生,「雖然台灣很小,但我們比比利時還大;雖然人口不多,我們只差澳洲一點點;以GDP來看,我們勝過波蘭,台灣是個有實力的中型國家」。劉仕傑認為,我們都在低估自己,但國際並沒低估我們,大家都看得很清楚。

 

斷交風波與中國打壓 台灣出路在哪?

 

「我們有同樣的價值」。圖為劉仕傑與帛琉當地學生之合照。圖/劉仕傑 提供。

 

面對中國日益加強打壓,劉仕傑坦言,「你永遠不知道會不會隔天醒來就斷交了」。那些經歷過斷交風波的外交官,有的因此產生一輩子的陰影。「外界應該多給最前線的外交人員鼓勵」,那種捍衛台灣外交的光榮感,那種把國旗放在肩膀上的壓力與責任,巨大的外界難以想像。

 

「台灣比起中國財力差太多」,談到近來的斷交事件,劉仕傑認為,我們只能盡我們的真誠,至於對方是不是能接受,很大程度不是操之在我們。

 

但我們不必氣餒,「中國的銳實力(sharp power)被西方警覺,就像披著糖衣的毒藥」實質上是利用那些經濟上的好處,去掌握對方國家,讓不少國家有所警覺。

 

好比中國要求國際航空公司把台灣名字改掉,白宮說中國不要「歐威爾式胡扯」,這是很強烈的措辭,非常罕見;澳洲也要中國不要干涉他國公司事務。

 

「所以中國這種跋扈的態度,令其他國家反感」。故劉仕傑認為,這樣的情況,正是台灣的出路,正是台灣強化與這些國家價值同盟的契機

 

從外交場走回國 開著紙飛機撒下希望

 

「我們為何不走入校園跟學子分享呢?」。圖/劉仕傑 提供。

 

侃侃而談國際現況與外交處境,就像劉仕傑在各大校園演講一樣。這個在各校園演講的「紙飛機計畫」,要讓外界更了解他,也更了解神秘的外交官這個行業,透過青年外交官務實的角度,講述近10年的經驗。

 

我們為何不走入校園跟學子分享呢?」劉仕傑從台大開始,把自己想像成一架紙飛機,載著夢想深入校園,開放台灣的學校報名演講。

 

劉仕傑坦言,在外交工作繁忙之餘,還要做這事實在很累,但看到每個學子的踴躍,覺得對年輕人充滿希望,也覺得很有成就感。

 

首位選議員的外交官 追求政治新可能

 

欲參選議員的劉仕傑及其他同黨夥伴們。圖/劉仕傑 提供。

 

我是外交部史上第一個帶職參選的外交官」。對於劉仕傑投身參選議員這件事,部裡同事都驚慌失措。去年調回來台北時,劉仕傑認為,我們應該走出自己的舒適圈,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而自己本來就對政治很有興趣。

 

「我想挑戰看看,給外界證明我們這種非富二代或政二代也能參政」,劉仕傑強調,他是政治新人,但有十多年的公務經驗,絕非政治素人。

 

「我希望我在中央工作十年多的公務經驗,能有助於我未來在台北市議會的表現。」劉仕傑認為,他能夠了解這些公務員想法,能將心比心。而身為一個外交人員,「我們期望未來的台北市長是有國際觀的,而台北市議會也是一樣」。

 

「如果能當選,我想做不分黨派的青年議員連線」劉仕傑更補充,他想要透過青年的力量,對特定市政議題共同努力,展示超越黨派的力量,向國人展現一個政治的新可能。

 

充滿理想與抱負的劉仕傑,一路以來不斷實踐夢想,從外交路轉而投入議員選舉,令人敬佩與驚奇。作為一架乘載夢想,散播希望的紙飛機,他給年輕人,也給自己,這麼一句話:

 

「趁自己還不算老的時候,去追個夢吧!」

 

加入好友

 

青年外交官劉仕傑 Facebook 粉絲專頁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