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WHA 馬英九 裸體上街

蔡明亮+梁基爵一零2影像音樂之旅

民生@報/陳小凌 2017.10.13 18:06

音樂跟著時間流動,影像把時空停留,穿梭於「一」和「零」最簡約的元素中,來自香港的作曲家梁基爵和導演蔡明亮,第一次跨領域攜手創作,以異同的藝術語言,建構出人與人在城市穿梭互纏的『一零』媒體裝置音樂旅程。

 

 

「和蔡導合作是很有趣的,我自己風格是前衛音樂;和蔡導的影像是靜態,但當中又好像有些微動態紀錄,兩者攜手,卻發展出不可思議的焦距!蔡導的影像讓我感覺背後正有一隻銳利的眼清!」梁基爵說。

 

蔡明亮說:香港藝術是西方這次拍攝的三個主題︰廢墟、小康、牆。主角是演員李康生。在台灣時,剛好搬到山上廢墟陪小康修養身體,荒郊野外沒有鄰居,只有十幾座後山,在廚房外有座矮牆,可以看到四時風景。自己很少出門,甚至很少看電視電影。每天就只看到李康生,但每天山景都不一樣,於是將目前生活的全部拍攝計實。

梁基爵說:「1和0,是電腦數位科技的基本語言,兩個數位落在梁基爵的眼裡,不但審視了科技和城市人的關係,同時,他運用科技,但脫離科技性的冷漠,以「1」和「0」,編織、建構出無限的音樂領域,以容納人們起伏的生命本質。」

 

他感覺蔡明亮的影像,是長久凝視真實的一個時空點,直待人們自身難以察覺的情感和欲望清晰地浮現。在其緩慢的影像裡,情感最終回到人的赤裸原初,回到只有「1」和「0」極簡之狀。

 

 

《一零》(2)多媒體實驗作品,將臺北的竹林綠影、山間狂風、草間蟲鳴帶進香港劇場,這次將又帶回淡水的雲門劇場,而電子樂、琴樂又將人物與景觀的內在情緒放大出來。香港演出時,場場爆滿,演出後,香港評論人邵善怡寫著『如果梁基爵的音樂呈現的是向前流動的時間,蔡明亮的錄像則是被時間拋下的舊物,在夾縫中自得地輕微晃動,雖受急速的節奏影響,但仍保有個人的堅持。』

 

這次兩人跨界合作,將展示特別的創作形式,邀請觀眾參與,遊走於音樂、影像和建築空間,在無盡頭的音樂時空裡,穿過一層層流動影像,探尋「1」和「0」,這個既清明又豐富的世界,直抵情感的本質。

 

演出有別於過往觀賞新媒體聲音和影像合作的方式,更針對淡水雲門劇場這個空間有了不同改裝,劇場將分成多個部分,觀眾可以在劇場空間內行走,到最後則會有一場將裝置、演唱會、劇場重新演繹的表演模式。這一段音樂旅程,亦將隨各人選擇的路徑而變,觀眾會與環境、舞台設計和演出者有所互動。同時邀請台灣擅長聲音樂器新媒體藝術家王仲堃,製作了一套樂器,共同在這個《一零》的舞台展現。

 

應2017香港週的邀請,雲門基金會協辦,《一零》(2)One Zero(2.0)作品,將在12月2日至3日下午三點,於淡水雲門劇場演出,並將於2日演後有一場主創者的演後座談。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