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黃國昌 觀光業 強酸

鄭宗龍捕夢 舞出得不到的慾望

民生@報/陳小凌 2017.10.13 10:37

每個人都會作夢,雲門2藝術總監鄭宗龍形容「夢,是渴望卻得不到的慾望」,趁著黑夜睡眠時,掙脫壓抑闖入夢境。」以《捕夢》之名,鄭宗龍用這個意念激發雲門2舞者的能量與肢體,13日至22日在淡水雲門劇場展現夢境似真似幻,充滿非邏輯性奇想,有點神經質又美麗迷離的舞蹈。並當場邀請觀眾起身離開座位,走入舞台夢境參與捕夢。

 

鄭宗龍新作捕夢彩排/雲門提供)

 

十位舞者,十個夢境,各有不同角色,舞者們還會「出框」跑到別人的夢境裡。鄭宗龍說:很驚訝在「造夢」過程中,舞者都非常「誠實」地說出自己私密的夢境,並願意扒去所有規範式的舞蹈動作,與他一起尋找身體最真誠的表達方式,一同探索夢,或許荒謬、蒼白,但都是背後排山倒海的美麗、哀愁,陰暗、殘酷…的生命故事。

 

而在排練期間,這些蟄伏在潛意識最底層的慾望,讓他正面迎戰這些舞者敞開心扉的撞擊,如潮撲來的複雜思緒,曾讓鄭宗龍有一天忽然從排練室消失,大家遍尋不著。

 

 

《捕夢》的音樂也緊扣著夢境的概念。華裔實驗音樂家李帶菓,是鄭宗龍在網路上遇見的年輕怪才,他用三百多封「情書」打動從未謀面,甚至之前不太知道雲門為何的他,為捕夢提供音樂。

 

李帶菓用傳統「手感」創作出極富當代感的音場效果,與鄭宗龍的創作理念一拍即合。大提琴低沉的旋律中,忽然胡琴嗚咽加入,一個轉調,琵琶樂音響起,彈奏琵琶的同時,還加入B-box口技,混搭東西方音樂風格,塑造宛若夢境的飄忽迷離。

 

鄭宗龍說,他在保羅‧科爾賀(Paulo Coelho)著作《我坐在琵卓河畔,哭泣。》中讀到一句話:「夢想意味著是,行動。」這句話帶給他極大的衝擊,也是《捕夢》創作的最初動力。

 

《捕夢》演出最後,將開放舞台,觀眾可以自己選擇願意走入夢境?甚至拿出手機抓寶般參與「捕夢」!亦或是選擇成為一位冷靜客觀的觀察者?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