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好萊塢 獵雷艦

鬼門還沒關,家有「膽小鬼」怎麼辦?心理師媽媽的教養法

華人健康網/圖文提供/寶瓶文化 2017.09.14 08:00

每個小孩都怕鬼?

老二晚上練習吹口哨,老三在旁邊說:「我同學說晚上吹口哨,會有鬼出現喔!」

老二嚇到停下來,不停地問我:「真的嗎?會這樣嗎?」

「那只是傳說啦!可能是怕人家晚上吹口哨會吵到別人睡覺,才這樣講啦!」我不以為意,趕他們去睡覺。

平常就睡不安穩的老二,這會兒更難入眠了,瞎鬧著要同房間的老大醒著陪他,窸窸窣窣地,一下開燈說要喝水,一下要老大陪著去上廁所。連帶地,老三和妹妹也來拉我的手,不老實睡覺……

「吼!你們是怎麼了啊?」我問,有種被逼著開燈帶團體的感覺。

「很可怕啊!會有鬼。」

「爸爸也有說晚上不能吹口哨。」

「我想等爸爸回來,問一下爸爸是不是真的。」

「媽媽,你沒聽過吹口哨會有鬼嗎?」

*孩子有了讓抽象情緒具體化的能力

先不說是否真有鬼魂,「怕黑」、「怕鬼」,在心理學上的解釋是我們的心在面對邪惡、未知與死亡的焦慮時,所運作出來的具象化投射。當有一件具體的事物形狀恐怖時,反而較能安頓我們的身心,甚至進入社會建構的價值,讓我們可以訴諸明確的靈性連結或自我保護。

眼前的孩子們,開始有能力將各種情緒幻化為具象了。如果他們可以在幸福、開心時,相信聖誕老公公存在,那麼因為害怕而在腦中想像鬼魂的形象,也屬自然。只要容許孩子自然地發展,在這個世界的集體潛意識中,自然地害怕未知與死亡,並合理地抵禦邪惡和黑暗,又有何妨?

我只願孩子可以在美好的想像中多停留一會兒,這是一個媽媽的私心,希望孩子能有多些正面情緒的嚮往。

*媽媽最愛的「寶貝鬼」

「嘿!來,告訴我,你們怕的鬼長怎樣?大的?小的?有穿衣服嗎?什麼顏色?」我認真地問,他們反而安靜地愣住了。

「知不知道媽媽怕怎樣的鬼?」我又問。

四個孩子搖搖頭。「什麼樣的鬼?」

「就……大概是一群這麼高的鬼,瘦瘦的,會跳來跳去,爬上爬下,常打翻東西,喔,而且滿會哭的。有時候很會吵架,一共有四隻,每天都黏在我身上……」

不用再說下去了,他們四個哎哎叫,說:「媽媽,妳怎麼說我們啦!」

秀外慧中的妹妹接話了:「我也覺得他們三個搗蛋鬼比較可怕。」

這未免也撇得太乾淨,好像沒把自己算進去。

後面就是一團嘈雜混戰,因為我捧著他們的臉,同時舔著嘴角,像是卡通裡的怪物。違和的是這個怪物唱著一首名叫〈寶貝〉的流行歌曲:「我的小鬼小鬼,給你一點『舔舔』,讓你今夜更好眠……」

團體立馬解散,跑給我追,直到回房上床。

*跟隨想像力與幽默感前進

我抱抱老二,說:「不怕,無論聖誕老公公、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還是上帝、耶穌、媽祖、土地公……或者小鬼、大鬼都一樣,它們就像是外國人,都在另外一個國家。你沒搭飛機,去不了也看不到。」

老大聽了,接話說:「對,跟我們來媽媽肚子一樣。上次媽媽說我們是坐船來的,所以還可以坐飛機喔?」

我都忘了有這麼說過。

老二正經地糾正:「不是,我是坐雪橇來的。」

「好啦好啦!我也不知道你們的交通工具是什麼,因為老實說,我看不見。不過,如果那些神啊鬼啊,哪天搭飛機或坐雪橇來,就是他們有發禮物之類的工作吧!再不然,沒有任務,就是來旅遊、來玩的,你們看到了,記得要有禮貌地打招呼,知道嗎?」

老二似乎比較安心了,開始跟隨想像的脈絡前進,說:「那還得講他聽得懂的神話和鬼話欸……鬼話的『歡迎』要怎麼說?『謝謝』要怎麼說?」

我有些想笑,「孩子,媽媽告訴你,我們一邊長大就會一邊發現,怎麼不知不覺就熟悉各種人話和鬼話,而且見到了自然就會說得很流利啦!」

關於鬼神是否存在,我不曉得答案。但我知道,讓想像力與幽默感帶著我們詮釋現象的這一刻,我們已能拉開跟害怕的距離,長出觀看未知、死亡與黑暗的新框架。

※小孩劇場——噩夢

老三:「媽媽,我做了一個惡夢!」

媽媽:「來抱抱……要不要說你夢到什麼?」

老三:「我夢到我賴床,窗戶外面一大堆動物在瞪我,有大象、長頸鹿、馬來貘,還有疣豬。」

疣豬長怎樣?我心裡納悶,這個夢可怕的點在哪裡?

「好乖,好乖,那只是夢,你看窗戶外面只有天空,你賴床也不會有動物瞪你。」

老二:「只有媽媽會瞪你。」

妹妹:「媽媽就是疣豬啊!」(理所當然,尾音還上揚。)

……算妳狠!

本文出自寶瓶文化《還是喜歡當媽媽——心理師媽媽的內心戲》

文章連結 http://www.top1health.com/Article/145/54346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