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台人巴黎遇襲 颱風假

台劇大風吹/打開電視全是外劇 台灣戲劇冰河期來了?

yam蕃薯藤新聞/黎婕妤 2017.05.05 00:00
去年九月,演員炎亞綸在臉書上寫下千字文砲轟三立,包括「小情小愛」「低成本拍攝讓質感不佳」「人才流失」「開拍前一分鐘才拿到劇本」等台灣電視圈所面臨到的問題,打響了揭露電視圈冰河期的第一炮。隔年視帝吳慷仁也在臉書上直言「台灣戲劇圈的環境在打陀螺」,並點出編劇薪水極低,還得要短時間交差,只能走一步算一步,還有工作人員過勞的問題,都讓戲劇專業變得越來越廉價。 外劇攻進有線台 台劇陷惡性循環 事實上,不僅僅是三立,這也是台灣電視圈整體所遇到的困境。打開有線頻道,轉來轉去幾乎都是韓劇、中劇和日劇,儘管有台劇也都是老劇重播,再加上網路線上收看平台越來越方便,讓許多劇迷轉往網路上收看,劇集更新快、廣告比有線台少。有線電視台流失了收視率,製作費也跟著降低,根據「中國民國剪輯協會」資料表示,近年台灣偶像劇製作費最高的是吳建豪、熊黛林所主演的《拜金女王》,一集約600萬,創下台劇最高收視率的《命中註定我愛你》,一集300萬左右。然而前年熱播的中國IP劇《瑯琊榜》,總預算約5億8000萬台幣,平均一集1千多萬,製作費之高讓台灣戲劇圈望塵莫及。 為了繼續壓低成本,許多電視台選擇直接買入外來戲劇,或是不斷重播綜藝節目和熱播的劇集,就不用面對投下大筆製作費卻可能血本無歸的窘境。一個星期裡,首播的節目變得越來越少,台灣的製作團隊在本土找不到出路,於是只能西進尋求發展。無論對製作團隊、藝人或編劇來說,對岸的戲劇作品有豐厚的資金、更高的曝光率以及能養得活自己的薪資,發展性較大,選擇性也更多。目前中國的影視工作團隊,幾乎都是台灣和中國人共同的「混血」團隊。 一天只睡三小時 演員健康亮紅燈 留在台灣耕耘的演員除了得接收開拍前一分鐘才出爐的劇本之外,還得面對日益加重的過勞問題,本土劇演員孟庭麗,先前因趕戲24小時沒有闔過眼,而後患肺炎加上過勞導致休克昏迷,搶救11天仍不幸病逝。然而孟庭麗並不是趕戲過勞首例,黃少祺接拍《神機妙算劉伯溫》時拍到免疫力失調,患了「肌皮神經炎」,右臉沒有知覺。為了趕八點檔本土劇,演員一天平均只能睡三個小時,以攝影棚為家成家常便飯,病痛纏身也成常態,有的甚至留下病根。儘管勞動部曾針對演藝人員過勞問題進行討論,卻始終不了了之。 金鐘視帝吳慷仁也在臉書上提過,工作人員的薪資待遇因製作費壓低也隨著降低,好人才外流,在現場的許多都是才剛出社會的,對實務沒有經驗,因此也成為資方壓低薪資的理由,如果不做很快就會有人來遞補,於是只能默默接受超時工作,一個人當兩個人用的困境。 影劇人才外流 台灣導演力突重圍 NCC於去年增訂《廣播電視法》,規定電視台必須維持本國自製節目播送比率達70%,主要時段播送本國自製戲劇節目應達同類型節目50%。但電視台並沒有嚴守「自製率」規定,NCC也鮮少開罰,規定形同廢紙。為增加資金挹注,NCC於14年放寬節目出現冠名限制,可惜該項做法並沒有成功提高電視台戲劇的自製率,贊助商反而冠名外來劇,試圖以最低的成本,獲取最大的利潤。 台灣戲劇圈真的就被困住了嗎?近年導演王小棣帶著植劇場力突重圍,集數不長卻能把故事說得引人入勝,公視橫掃金鐘大戲《麻醉風暴》第二部將要播出,《通靈少女》更是和HBO合作,讓海外也能看見台灣的作品。台灣並不缺乏戲劇人才和硬體設備,從馬丁史柯西斯來台拍攝《沉默》時就證明了台灣擁有配合國際級作品的能力。對於大環境的困境,需要更好的產業輔導以及配套措施,才能終止影劇產業的冰河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