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清明專題/不辦喪禮不設墓 日本「零葬」挑戰傳統喪觀

蕃視野/張晏瑜/整理報導 2017.03.27 12:00

高齡化浪潮衝擊下,日本銀髮族除了面臨孤老、後輩扶養困難的「老後不安」,也擔憂著身後事耗費龐大的「死後不安」,於是有學者提出「零葬(ゼロソウ/Zerosou)」新觀點,「不舉行葬禮,不留骨灰,也不需要墳地或塔位,也就是當人生的終點到來,讓一切『歸零』的葬儀方式」,改變了日本大眾對於喪事的既有印象。

 

在人口稠密的日本都市,火葬場、殯儀館與墓地也是「擁擠」,且傳統喪禮相當莊嚴,費用跟著水漲船高。由葬儀社代辦的平均花費約250萬日元,再加上墳地與墓碑,將近500萬日元(約137萬新台幣),對於終身僱用制度瓦解造成經濟崩潰、福利措施跟不上腳步的日本而言,是筆極為龐大的費用。

 

日本宗教學者島田裕巳就此現象,提出「零葬」的想法,遺體火化後,後續全由火葬場處理,無須取回骨灰,不舉辦喪禮、公祭,更沒有塔位與墓碑,讓一切從簡,平均費用可以壓在20萬日元之下,他認為,「零葬正是現代人所追求的終極埋葬方式」。

 

墓地祭祀僅是形式 心中念想才重要

 

受佛教影響,日本傳統認為往生者的靈魂會寄宿遺骨之中,所以火葬後,直系親人會以筷子撿骨,放入骨灰罈,最上方放入往生者的頭蓋骨,後人藉以祭祀,才能超渡。

 

零葬的想法或許與之衝突,但島田裕巳認為,人的想法會隨著現實的改變而有所調整,「如果火葬的技術和作法改變,可以處理到連一點骨灰都不剩,我想人們很快就會習慣沒有骨灰這件事情了」, 「我們並不是因為有墓地才會想起往生者。不管在什麼環境下,我們都可以想念某個人」。

 

藉由實行零葬,家屬能從處理後事的重擔中解放出來,「因為已經沒有必要再設置墓地並且守護墓地了」。幾年之間,零葬已滲透日本人的觀點,一份調查顯示,目前每五個人就有一個接受零葬,其中最大主因,就是希望自己死後不要再麻煩在世者、可以完全掌握喪葬自主權,而省下的這筆錢,留給配偶或後代會更有幫助。

 

不僅日本的墓地稠密,台灣山區也有不少墓地。/中央社

 

瓊瑤叮囑兒媳 尊重她的喪葬自主權

 

死後讓一切歸零,就如知名作家瓊瑤曾言:「生時願如火花,燃燒到生命最後一刻。死時願如雪花,飄然落地,化為塵土。」她上週寫了一封公開信給兒、媳,提到現代社會的生死觀仍受習俗與顧忌束縛,憂心等不到台灣通過安樂死的她,只寄望能夠「尊嚴死」,並囑咐兒媳不必辦任何形式的祭拜、喪禮,僅需讓她歸於大地、為她走完人生旅途而歡喜。

 

寫過無數觸動人心的愛情故事,79歲的瓊瑤看慣了悲歡離合,也坦然面對生命終結。漫長人生經歷戰亂、貧窮、天災人禍與病痛,瓊瑤認為,能活到這年紀已是上蒼恩寵,她也說到:「『生是偶然』,不止一個偶然,是太多太多的偶然造成的。死亡卻是當你出生時,就已經註定的事!那麼,為何我們要為『誕生』而歡喜,卻為『死亡』而悲傷呢?我們能不能用正能量的方式,來面對死亡呢?」

 

瓊瑤:「儘管火花會隨著年邁越來越微小,我依舊會燃燒到熄滅時為止。至於死時願如雪花的願望,恐怕需要你們的幫助才能實現,雪花從天空落地,是很短暫的,不會飄上好幾年。」/BOSS FIGHT

 

瓊瑤:「生是偶然,死是必然。」

 

對於生死釋然,瓊瑤怕的是成了「求死不能」的臥床老人,於是公開囑咐兒媳,若她真的生了重病,讓她「死得快」最重要。硬要動大手術、插管,甚至葉克膜、電擊等急救措施讓她苟延殘喘,才是兒媳的大不孝,瓊瑤認為:「幫助我沒有痛苦的死去,比千方百計讓我痛苦的活著,意義重大!千萬不要被『生死』的迷思給困惑住!」

 

強調自己是無神論的她,也交代自己的身後事。瓊瑤闡明,不必透過任何宗教儀式、公祭悼念,私下家祭即可,「死亡是私事,不要麻煩任何人,更不可麻煩愛我的人」。

 

瓊瑤也說道,死後將她儘速火化成灰,讓她歸於塵土,不用替她設靈堂,甚至年年燒紙錢祭拜,因為她早已不存在,「何況地球在暖化,燒紙燒香都在破壞地球,我們有義務要為代代相傳的新生命,維持一個沒有污染的生存環境。」

 

瓊瑤認為,「死後哀榮」是生者的虛榮,對往生者而言毫無意義,擔心兒媳為了她的「遺言」而受外界評論,她也希望自己的後事解決了,再將死訊傳達給親友。「如果他們真心愛我,都會瞭解我的決定。」瓊瑤預約自己的美好告別,引起上萬人討論,不過「零葬」的想法是否能被台灣大眾接受,還需要時間證明。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