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桃姐》親如母子的主僕情誼,最溫暖的人生記憶】

滔客/ 2017.03.22 00:00

夜裡為你留一盞燈

在外辛苦拼鬥一整天,電影製片Roger(劉德華飾)回家上樓前都會看見家裡亮著一盞燈,那是家傭桃姐(葉德嫻飾),在等他回家後才會放心去睡。或許我們也幸運的在生命裡出現像桃姐這樣的人,默默關心守護照顧,彼此相處像呼吸一樣自然的存在,也許不多說話,卻是一輩子的牽掛。

真人真事改編的動人故事

桃姐自幼家貧,到梁家幫傭時才13歲,先後照顧過梁家四代,共六十多年。梁家少爺Roger由桃姐一手帶大,梁家人多半移居美國,只有單身的Roger留在香港,由桃姐照顧一起生活。主僕二人情同母子,甚或更親近些,日常生活互相調侃笑鬧默契十足。故事的轉折是年老桃姐中風倒下,不願拖累工作忙碌的少爺,自願請Roger代為安排住進老人院。桃姐一生為梁家的付出遠超過雇傭職責,梁家上下也把桃姐當作「家人」對待,尤其是Roger待她如母親,只要有空就去老人院陪伴她,陪她吃個小館,陪她整理舊物相片,也陪她回憶當年,更陪伴她面對晚年的蒼涼!

靜待人生的黃昏,互相了解安慰,彼此攙扶幫助。

為了要讓Roger放心,超級愛乾淨的桃姐很努力去適應老人院的生活,也漸漸了解這群老人同是「天涯淪落人」,每個人的衰老孤寂都是一段必須坦然接受的路程。本片最動人之處就是只平淡描寫生活細微小事與小人物真情溫暖的互動,卻能讓觀眾看到每個人奮力面對命運的掙扎與接受,我們看到的是別人的人生,也是我們自己的生命課題。

浪漫快樂的「堅叔」(秦沛飾)常常來借錢,借個兩三百說要去看病,有一次被Roger發現,堅叔借到了錢就去巷口找年輕的洗頭妹。後來堅叔再向桃姐借錢,就被Roger斥責,反而是桃姐寬容的掏錢給他,並且低聲對Roger說:「給他吧!找洗頭妹,他還能找多久?」

一生風光威嚴的「校長」,老了一樣住進老人院。看見其他老人吃飯掉滿桌,校長還會出手去擰別人耳朵。總是自以為高高在上的他,終究必須向無情歲月低頭,在知道桃姐住院病危時,校長幽幽口唸李商隱的詩句:相見時難別亦難,東風無力百花殘…。

全院年紀最大的婆婆,在家人全數移民國外後把她遺棄在這裡,老糊塗的她每晚收拾包裹嚷著要回鄉下。年紀輕輕的「梅姑」因為長期洗腎住進有洗腎儀器的老人院,反而是梅姑的白髮老媽常常來探望陪伴她,後來因為梅姑病情惡化急急轉院,來不及說再見的不辭而別,讓桃姐兩眼空洞愣了許久。

重男輕女的金姨,把房產都給了兒子,但是不斷來探望她並幫她支付費用的是女兒,遠住海外的兒子卻一次都沒有回來過。金姨執拗不肯跟女兒回家過年,是因為她相信兒子會來接她的,女兒傷心地抗議過:「兒子你就當寶,而我,你卻當草!」金姨走後,女兒淚眼來收拾老媽媽的用品,枕頭上還留著媽媽的味道。

這不是電影,這是生活

本片的英文片名是A Simple Life(簡單的生活),在第48屆金馬獎獲得最佳導演(許鞍華),最佳女主角(葉德嫻),與最佳男主角(劉德華)等大獎,看過這部電影的人都覺得實至名歸。許鞍華導演總能細膩平靜的把生活故事娓娓道來,像是料理一道平凡無奇的清粥小菜,但是其中生活滋味濃厚醇美足以撼動人心。葉德嫻和劉德華的對手戲,總是自然順暢默契貼合,情感守護細緻地流瀉在每一次互動與眼神顧盼之間。彷彿他們並不是在演戲,而是在某個角落過著簡單真實的生活,像我們一樣。

最真實的疼惜是陪伴

片中處處是桃姐和Roger的貼心尊重,精選兩個我最喜歡的。Roger邀請桃姐參加他的電影首映會,桃姐找出最好的衣服盛裝打扮,當旁人問起,Roger介紹:「這是我乾媽。」桃姐露出以他為榮的驕傲笑容,兩人勾著手談笑走回家。桃姐最後病重體衰,但仍是喜歡Roger幫她推輪椅去公園走走,笑鬧中桃姐喘著氣嚷著說熱,要求想吃涼粉,這時Roger難過地背過身去找面紙幫桃姐擦口水,他知道桃姐時日已盡就要走了!

面對生命終站的人,都須經歷茫然未知的恐懼,但是有了生命中重要的人陪伴,能給予安定面對的勇氣,這一點桃姐是幸福的。對於Roger來說,桃姐是他無法挽回的就將要失去的美好記憶,電影最後鏡頭是Roger在辦完桃姐告別式後搭車離去的孤單身影。有沒有一個人讓你覺得,失去他,自己在世上從此孑然一身?趁來得及的時候,珍愛生命中的桃姐!

(圖片來源:豆瓣電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