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台人巴黎遇襲 颱風假

爸媽必學!別過早涉入孩子紛爭,這樣做觀察行為始末

華人健康網/圖文提供/野人文化 2017.02.17 00:00

還原一下15分鐘前的情況。當艾瑞克被兩位大男孩擋在門外的時候,跟先前里歐不一樣的地方是,他沒有太多情緒化的反應,也沒有立刻離開,過沒多久他把沙坑裡的玩具帶過來屋子外頭玩,像是要菲力和史蒂芬兩人習慣他的存在似的,一個人待在屋子外玩。

過了一陣子,不知哪來的想法,因為那間小屋兩側各有一扇窗戶,他先跑到窗戶的一邊對著菲力和史蒂芬兩個人拉長了嗓子喊著「哈~囉!」,當屋子裡的兩人回過頭去,他又立刻跑到另外一頭從窗戶外喊叫,像玩躲貓貓似的,來來回回繞了好幾次,兩位大男孩也開始覺得很有趣,在小屋子裡就繞起圈圈來回追著跑,跑著跑著就追到外頭來。艾瑞克機靈地溜進小屋裡,又趕快跑出來,三個人追來追去,這時剛剛劍拔弩張的對立氣氛已經消失不見,三個人很快地就在小屋裡玩在一塊了。

我從旁觀察整個過程後,在心裡歸納了幾個重點,回到幼兒園後跟幾位德國老師討論今天在公園裡的狀況。

「這年紀的小孩很常認為東西都是自己的,或是你不准跟我玩之類的,這是否構成霸凌需要再觀察。」安妮老師聽了我的描述後說:「但如果妳已經發現里歐常常成為被欺負的對象,我們就要及早介入避免情況惡化。」

「我知道,所以覺得有必要大家一起討論對策。」我接著問:「同樣的情況,艾瑞克卻成功化解了衝突,你們覺得原因是什麼?」

「他的反應。」另一個艾拉老師說道:「他沒有尖叫大哭或是屈服於有力量的一方轉身離開,他留下來了,就算是待在屋子外面玩,但是他的平靜情緒讓另一方沒有勝利的感覺,這就不會強化對方想要霸凌的想法。」

「他也沒有強行闖入小屋,否則很可能會使對立的情況更加惡化,而演變成肢體衝突,對方是兩位個頭高他一截的大男孩,捍衛自己之前也要懂得適度保護自己。」我說。

「就算他贏了,這也不是孩子們應該學到解決問題的方式。」艾拉接著說:「總不可能每次遇到同樣狀況都來打一架吧。」

「沒錯,面對衝突,教孩子以牙還牙絕對不是最好的辦法。」我補充說道:「我們若希望創造一個沒有暴力的環境給孩子,就不應該告訴孩子以相同錯誤的方式回應。」

「我同意。」安妮對著我說:「處理孩子的霸凌問題,大人不能跟著情緒化,凱特前一天的做法很正確,她讓菲力明白他的行為是不對的,也沒有以威權去喝止他,而是藉由問答的方式使他明白,公園是屬於大家的。老師先在一旁觀察事情發生的緣由很重要,我們也不可能完全一對一的保護孩子,他終究必須學會為自己挺身而出。」

全體討論過後,我們很快地告知里歐父母事情的始末,也向他們說明我們已經告知其他孩子的家長請他們留意孩子的行為,里歐父母的回應很平和,他們表示會加強孩子的情緒教育,也會多安排活動讓里歐習慣如何在大團體和其他孩子相處。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他們絲毫沒有要怪罪對方家長的想法。我記得里歐的爸爸說了一段話:

「遊樂園和公園是屬於孩子的世界,那裡的遊戲規則常常並不是大人說了算,里歐不能一直害怕比他高大的孩子,他若不想接受別的孩子訂的規矩,就得找出方法來。」

鐵了心腸不出頭,孩子必須學會捍衛自己

後來幾次處理類似案例和德國家長溝通的過程中,我漸漸發現這樣的想法其實與多數的德國家長無異,但這不表示他們漠視孩子受到欺負。他們內心固然很掙扎要不要從中介入,多數最後都只會提供幾個建議給孩子,讓孩子自己決定該如何處理。

德國人堅信孩子必須具備自信心和良好的社交能力才足以應付各種不同形態的霸凌。他們認為應該放手讓孩子去學習如何巧妙的解決衝突,而不是教孩子以相同的暴力方式回應。家長如果只告訴孩子被欺負時要還擊,對幼兒園學齡的孩子來說,就缺乏練習以更理性安全的方式來避免爭執,爸媽原本希望孩子自我防衛的原意,反而容易讓孩子錯誤解讀成「拳頭大才是硬道理」,也可能會因為缺乏判讀情勢的能力,身陷危險中而不自覺。

當孩子在為了搶玩具或遊樂設施而互相推擠時,德國人會避免過早介入孩子間的爭執,他們選擇先在一旁觀察一陣子,讓孩子自己學會判斷情況做出反應,練習用言語和態度來代替拳頭。

有些孩子從一開始玩具被搶走會哭哭啼啼,進步到會拿別的玩具企圖以較文明的方式來「以物易物」,或是被攻擊時會反推回去大聲說「Stop!」。從互動過程中,孩子會慢慢發現,有很多方式比邊打邊哭更有效,試著以堅定的口氣制止對方的行為時,其實正是向霸凌的一方釋出「我並不怕你」的訊息,而大聲喝止也可趁機讓在附近的老師或大人聽到來注意狀況,避免衝突升高。

大部分德國父母會做的,是多帶領孩子去參與不同的課程活動,讓他們有更多的機會去練習與其他孩子的社交互動能力。他們也會在家裡演練可能的霸凌場景或對話,一步步幫孩子釐清過程中是否有更好地對應方法,面對惡意的言語攻擊時,如何以幽默感化解,但絕對不會在知道孩子受到欺負了就立刻氣急敗壞的要對方家長負責。其中也發生過幾位大孩子哭著要求爸媽去找欺負他們的孩子理論,這種情形下多數的德國爸媽都會拒絕,他們只會給予建議並引導孩子找出方法解決。

「我可以幫忙你一起找出方法來,但是我無法代替你去解決問題。」是德國人在面對兒童霸凌問題時的鐵血教育,他們固然會請老師從旁協助孩子面對問題,卻鐵了心腸不替孩子出頭。

如此堅持不干涉「屬於孩子世界的遊戲規則」,其實是深切的希望孩子可以鍛煉出「生存本能」,因為他們很清楚霸凌的現象絕對不會只出現幼兒園裡,往後在學校,在職場,在以任何形式存在的人際網絡中都冷不防會發生類似的事件,若爸媽沒有讓年幼的孩子累積處理人際關係衝突的經驗,往後被霸凌的強度和頻率就可能會增加,因此與其去要求別人「孔融讓梨」,不如讓孩子學會如何捍衛自己。

陪伴孩子走過這個困難的階段,讓他們明白在人際關係中需要尊重他人的底線,而自己的底線也不應該被無故踐踏。同時耐心的解釋,爸媽不直接介入調解並不是因為不關心,正是因為清楚唯有他們自己正面擊破衝突的困境,惡夢才不會一再重演。

本文出自野人文化《德國幼兒園原來這樣教:一位台灣老師的德國教育大震撼》

文章連結 http://www.top1health.com/Article/251/51234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