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專欄/如果一個國家只有30%的勞工不過勞,這才是國家危機

蕃論戰/黃致翰/專欄 2015.02.16 00:00
1930年,偉大的經濟學家凱因斯預言,一百年之內,他們那代的孫輩(也就是我們),將受惠於指數型成長的經濟,且聰明到將世上辛苦的工作「像在麵包上抹奶油一般」分擔到所有人身上,使得我們一個禮拜只需工作十五個小時,其餘的時間將可用來享受生命真正的價值(《Economic Possibilities for our Grandchildren》)。 八十年後的台灣,凱恩斯的預言不但沒有實現,我們的平均工時還勇奪世界第三。科技業的爆肝血尿早已不是新聞,連醫師、消防員、飛行機師等等台灣人無法想像(也只有台灣人無法想像)會走上街頭的職業,都在近年來頻繁上街抗議過勞對自身健康的摧殘,對家庭幸福的戕害,對病人安全的損傷,對救災者與被救災者性命的威脅,以及航空工作者與飛機乘客的命運賭博。 而在即將到來的羊年年節前夕,台鐵駕駛員終於受不了政府與台鐵一再漠視平交道安全未改善與人力不足過勞的問題,發動全台火車通過平交道降速行動抗議。 即便鐵路罷工事件在歐美國家可說是司空見慣,但號稱最具有「國際觀」的馬政府,面對底層勞工這種連罷工都算不上的卑微陳情,卻不見改善的誠意,反倒是不顧交通部官員自身營運鐵路公共財上的失職,而刻意模糊焦點,用「尤其到了過年大量運輸來臨的時候,千萬不能在這方面讓民眾不方便,希望全家團圓的時刻,千萬不能受到影響」這樣的話,企圖將因自身放任勞動條件惡化的失職行為而引發的抗議陳情所帶來的不便,一股腦怪罪到被迫抗議的基層勞工身上。 其實,不單單是上面所說的科技業員工、醫師、消防員、機師、鐵路駕駛員;只要出社會夠久,接觸各行各業的人夠多,就會發現,從法官、教師、基層公務員、超商加盟業者、記者、保全、資訊業等各種基層勞工,整個台灣,幾乎各行各業都處於過勞狀態。而這樣的過勞狀態,使得台灣從司法判決水準、教育品質,到各行各業的創造力與生產力,都處於低劣的狀態。而這樣低劣的創造力與生產力,卻是用更進一步壓榨勞工,延長工時來彌補,使台灣踏進了過勞與生產品質低下的死亡螺旋。 號稱很有國際觀的台灣人,常常告誡自己千萬不要步上希臘的後塵,不要像希臘人一樣懶散而拖垮國家競爭力。的確,希臘的經濟生產力在全歐洲25個國家裡面,排行倒數第八,台灣的確不該不上希臘的後塵。但事實上,根據OECD的資料,希臘卻是這25個國家裡工時最長的一個。甚至,在這些國家中除了希臘之外工時最長的五個國家(匈牙利、波蘭、愛沙尼亞、土耳其、捷克),剛好就是歐洲國家裡生產力排行倒數五名的國家。當然,這樣的強烈相關性並不能夠證明「工時過長導致生產力低下」這樣一個單向的因果關係,但卻絕對值得台灣人深思。 另外,調查數據也發現工時越長,勞工對工作就越不滿意,健康狀態會越差,而這都會進一步降低生產力(《Working and Employment Conditions in New EU Member States》)。 更不用說工時過長與過勞加上低薪的交互作用,使得選擇婚姻與生育的台灣人(男人與女人),根本心有餘而力不足;再加上在當代社會早就該被視為個人生涯的一種正面選擇而不應汙名化的不婚族,一起成為「鼓勵把工作當成休閒這種文化」與「把助理操太兇」的柯文哲市長口中所謂的「國家危機」。 至於對於那些憂心勞工爭取自己權益的罷工行為會造成社會動盪不安的民眾以及馬總統,就讓我用前行政院長江宜樺所潛心研究(但卻在行為上背離了)的自由主義的開山鼻祖洛克(Locke)在四百多年前早就說過的話,來回應你們: 「一個老實人是否可以反抗強盜或海賊?要知道,這可是會引起紛亂或流血的。很顯然,在這些場合造成的任何危害,不應歸咎於防衛自己權利的人,而應歸罪於侵犯他人的權利的人。 如果為了和平,無辜的老實人必須乖乖地把自己的一切交給強盜,那我倒希望人們設想一下,如果只是為了強盜和壓迫者的利益而維持和平,那麼世界上將存在一種什麼樣的和平。 如果羔羊不加抵抗地讓凶狠的狼來咬斷牠的喉嚨,誰會讚許這樣一種和平呢? 如果為了和平而屈從強暴,就意味著被強暴者無情吞噬,那麼,這樣的和平對人類來說又有甚麼意義呢?」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