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專欄/《格雷的五十道陰影》氣壞護家盟,女性能不能「選擇成為順從者」?

蕃論戰/陳妤寧/專欄 2015.02.16 00:00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在國內外磅礡上映,大概是古今中外大量情色言情小說作品中,少數以主流電影之姿搬進戲院大銀幕者。格雷打破過往「色色的東西要在檯面下低調的傳播」的潛規則,這點恐怕比它任何的 SM 床戲內容都大膽,同時也是讓護家盟等團體不安或憤慨的主要原因。 不過要說 SM 和女權之間的爭議,2002 年瑪姬吉倫荷主演的《怪ㄎㄚ情緣》就有過類似的主題:男主角有虐待傾向、女主角有被虐傾向,兩人幾經曲折最後終於有情人終成眷屬。這部電影在女性主義的基本教義派眼中恐怕也是極為政治不正確:身為一個有自覺的新時代女性,怎麼能接受「男主導女順從」的情節?但在愛情的世界裡,新時代女性在深明自己的權利和能力的同時,為何不能被一段愛情(未必是一個男人)所征服?為何不能讓「家庭主婦」成為自己的理想志願之一? 女性主義中的派別也有很多,像是女性要不要被制度特別保護的這類問題,就各有擁護者。早期女性連投票權都沒有的時候,女權主義者抗議的是「我們要和男人平起平坐」,要讓女人從家務中解放出來、要踏入職場、要有最低保障名額。但當女性踏入職場的困難已經大幅降低之後,這一輩的女性主義開始追求「我不要被標籤成女生」:我們希望做一份工作的成敗是源於我個人的能力,而無關乎我的性別是男是女。訴求看似幾乎和前一代相反,但實際上卻也證明了上一代運動的成功。這點和原住民運動或其他弱勢族群運動的發展過程不無類似之處,「凸顯差異」是種手段,唯有當社會對多元的差異習以為常,才能談得上「忽視差異」。 如果你有認真看選舉公報的習慣的話,一定會發現選舉公報上的世界進步的比真實世界慢上不少,社會進步的推動成果,往往需要再經過幾年的醞釀才能轉化為投入選舉的力量。而如果特別選女性候選人出來比較,就會發現她們幾乎主打兒福政見-例如建立更多托嬰中心等等,這點在地方層級的選舉尤其明顯。這個現象讓我感到彷彿身為女性就是她們最大的競選賣點、兒福領域是他們對於女性選民唯一具有同理心的政見。然而未來世代的女性會遭遇的問題仍會持續轉變,例如我是否需要一個理解不婚女性選民的候選人來捍衛我的稅金我的福利?避免有議員讓「30歲沒婚沒生不能選公職」這樣的建議成真?有沒有結婚生子、是不是職業婦女都不是女性主義的重點,腦子裡面裝的東西才是。否則即使身為女性,仍有許多人懷著傳統的觀念在不自覺中為父權主義發聲。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