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庭萱 KID 劉致榮

二手車辯駁管線核准事,吳敦義卑劣無情!

美麗島電子報/周玉蔻 2014.08.06 00:00
三十條人命;枉死。兩位消防打火兄弟,屍骨不存。亡魂灰飛,仙靈數縷,知也不知也?到底是「言有窮而情不可終」,聲聲哀嚎喚不回,徒留悲思在人間。

今天是高雄氣爆大慘案的第七天「頭七」,倖存受傷受難者,掙扎奮力和命運挑戰;死難的,再多的金錢賠償無以回報。這一場血淚教訓,赤裸裸的揭穿財團企業主,李長榮化工董事長李謀偉的殘酷無情與無恥;活生生看到中央和地方政府公部門推諉塞責的麻木不仁和可惡;眼睜睜目睹一條條生命在資訊盲目的無知下,無辜犠牲、無畏送命的不值得!

更鬼魅可怕的,是這幾日一股藍綠政治清算大戰,即將吹起號角,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沉重低氣壓。

地下水道箱涵包裹三條石化管缐?不論箱涵是1990年管線開挖裝置前就有的;還是2009年石化管線存在十幾年後,才便宜行事將殺人管線包在新建箱涵之內的,現任的高雄市政府都脫不了責任。主管箱涵維修,災害演練的高雄市工務局、水利局等相關單位,在檢調搜全事證後,被依法追究刑責,已無可避免。

這也是國民黨上下目前待命出手,進行反撲的主要依據。他們說,陳菊跑不了;陳菊必須負起相當程度的政治責任。

問題是,追殺陳菊,終結得了她南霸天,連任戰必然獲勝的大勢所趨嗎?

畢竟,地下管線的埋設,始自吳敦義做市長的國民黨執政時代,到現在歷經謝長廷和陳菊,及代理市長葉菊蘭等人;又涉及中央經濟部和地方高雄市政府權責交疊,再怎麼揪著陳菊算總帳,國民黨也不可能全身而退。國民黨黨中央和行政院執政當局暗暗心喜,以為可以藉此扳倒陳菊的盤算,太過一廂情願;更誤導馬英九總統和行政院長江宜樺,被政治對立的仇視偏見沖昏了頭,失去一以擁抱高雄市民,展現藍綠和解大胸襟、大器度的機會。

這其中,副總統吳敦義撇得一乾二淨,毫無「我不殺伯仁,伯仁因我而死」愧疚、悲憫之心的言談,殘忍無情,卑劣至極,最為可恨。

吳敦義是李長榮化工致命管線前身,中油高雄煉油廠地下輸油管線的核准者。當時,他是高雄市長。媒體昨天拿出公文詢問吳副總統當年往事時,他沒有一絲自慚檢省之意,立刻辯解說,他批核公文時是中油用的管線,與李長榮無關。

為了辯駁自保,吳敦義竟然說,「李長榮是在九十五年(2006年)才收購了當年福聚公司的產權,就像車子一樣,七十九年(1990年)買的,後來到九十五年(2006年)轉手,再過十幾年後發生車禍,那你要怪廿四年前買車的那個人嗎?」」

好一個冰冷麻木的二手車比喻,好沒有鮮血熱情、同理心的中華民國副總統。

吳敦義曾任高雄市長,高雄市民卻在1998年以選票趕走了吳敦義。對這位當今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副元首而言,高雄也許真是一個酸甜苦辣、錯綜複雜,情感和理智可以清楚分割的地方。他看高雄氣爆案的前因後果,超越溫情,擁抱理性,甚至尋求法律真相的釐清,口口聲聲保全自身清白,或者是基本的人性人情,未可厚非。但人命關天,死難當前,兩位公務員打火弟兄蹤跡不明、屍骨不全的悲慘畫面,歷歷在目的血淚情景下,吳敦義不能感同身受也就罷了,居然還氣急敗壞為一己爭辯,拿車子的買賣做比方,匪夷所思。

政治人物以偽裝假意,攫取權力富貴,有為者亦若是,並不稀奇;關鍵時刻,這些人士政治嘴臉的虛與實,卻是公平正義是非的天道平台。

高雄氣爆案,死難者和受災戶,面對的是生命的終結,和荊棘艱難的未來生命路途。高雄市長呢?今日的眼淚,阻擋不了幾個月後陳菊歡欣連任勝選的慶賀。

行政院長?一周前,下令國殤,全台降半旗三天;一個禮拜後,江宜樺院長對高雄氣爆案重建善後,宣布「三不」。國殤的痛呢?前後立場變化之快,難以理解。

吳副總統夫人陪同副總統赴高雄災難現場,有媒體記者追究她穿著洋裝、高跟鞋前去不妥當,我不贊成。吳夫人的回答,穿高跟鞋「是配合老公的身高」,很刺耳。

原來她只是「陪同」老公去現身的,她的心呢?慘劇當前,副總統夫人只關心身高和副總統相配與否;她知道有多少災難受害者有家歸不得?有多少人復健之路漫長痛苦?有多少受傷女性下半輩子都可能無法穿上高跟鞋;沒辦法配合「老公」的挺拔身高嗎?他們的心目中有人民嗎!他們這些政治掛帥的政治人物,對得起死難者嗎?

再多的不平,也救不回枉死者了。嗚呼哀哉。

社群留言